• WAP手机版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理论研究

沂蒙精神的鲜明特质——“水乳交融、生死与共”

时间:2018-11-14 16:11:52  作者:冯 锋  来源:  查看:91  评论:0


 

 

无论你是走进沂蒙精神展览馆,踏入渤海革命老区纪念园,还是进入英灵山胶东革命烈士陵园,一组组数据、一幅幅画面立刻潮水般地涌入你的眼帘、震撼着你的心灵,深刻诠释着党及其领导下的人民军队与沂蒙人民“水乳交融、生死与共”的鱼水深情……

一、什么是沂蒙精神?

沂蒙精神是中国共产党领导沂蒙山区人民共同创造的宝贵精神财富和先进文化形态。沂蒙精神植根于中华优秀文化特别是齐鲁优秀文化传统,诞生于革命战争年代,发展于社会主义建设时期,是山东人民在革命、建设和改革开放的历史进程中,逐步砥砺形成的具有浓郁地方色彩的时代精神。这一精神集中体现了沂蒙人民乃至山东人民在不同历史时期的精神风貌,其内涵特质集中展现在我们党、军队同人民群众“水乳交融、生死与共”的鱼水情谊和血肉联系。

沂蒙精神作为山东党政军民水乳交融、生死与共铸就的先进群体意识,在不同历史时期有着不同的内涵特质。革命战争年代,沂蒙精神主要有两种表现,一种是共产党人及其领导下的人民军队以无比坚定的共产主义理想信念,忠诚践行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根本宗旨,对党无限忠诚,对人民群众无比热爱。另一种是人民群众始终相信党、热爱党、拥护党,坚定跟党走,始终相信、热爱和支持党领导下的人民军队,并与党和人民军队同生死、共命运。

到了社会主义建设时期和改革开放新时期,沂蒙精神则突出表现为党团结带领人民群众,坚决贯彻党的基本理论、基本路线、基本方针、基本方略,不断坚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不断增强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为山东建设经济文化强省,为国家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勇于奉献,艰苦创业,开拓创新。

历史是过去的现实,现实是未来的历史。作为著名革命老区,沂蒙地区在革命战争年代和建设与改革时期都充分彰显出了其独特战略地位和重要历史价值。在革命战争年代孕育、铸就与发展的伟大的沂蒙精神,历经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开放时期沧桑岁月的洗礼和锤炼,蕴涵着穿越时空的历史、现实和未来价值。201311月,习近平总书记在视察山东时指出:“山东是革命老区,有着光荣传统,军民水乳交融、生死与共铸就的沂蒙精神,对我们今天抓党的建设仍然具有十分重要的启示作用。”总书记的这段讲话一语道破了沂蒙精神的实质,即党和人民群众共同铸就了沂蒙精神,沂蒙精神蕴含着党政军民水乳交融、生死与共的精神实质。由此可见,沂蒙精神的本质内涵,应该就是党政军民水乳交融、生死与共,党群干群血肉相联、鱼水深情。这是沂蒙精神思想价值体系的核心所在,也是沂蒙精神的根与魂所在。

二、沂蒙精神的形成和发展

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有着浓厚红色基因的沂蒙精神,其形成和发展离不开齐鲁大地尤其是沂蒙山区这片底蕴丰厚的沃土,离不开革命战争、社会主义建设和改革的时代背景,更离不开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的军队与政权在沂蒙地区的丰富实践。

作为一种具有浓厚红色基因的优秀文化,沂蒙精神发源于源远流长的沂蒙文化,诞生于革命战争年代,发展于社会主义建设阶段,丰富于改革开放时期,拓展于协调推进“四个全面”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

沂蒙山区,古有“四塞之崮,舟车不通,内货不出,外货不入”之称。艰苦的自然环境和长期的生活磨炼,培育了沂蒙人民任劳任怨、兢兢业业、不计得失、甘于奉献的优秀品格。而特有的文化积淀更是沂蒙精神生成的人文基因。沂蒙文化源于史前东夷文化,后来又历经与齐鲁文化、琅琊文化、南方区域文化的相互融合,形成了多元交汇、包容开放、善于创新的人文基因,容纳了儒学文化、兵学文化、革命文化等子文化体系,这都为沂蒙精神的孕育奠定了文化基础。

沂蒙精神诞生于战火纷飞的革命战争时期。早在二十世纪初期,中共一大代表王尽美就在沂蒙山区播下了马克思主义的种子,燃起了革命的星星之火。进入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党领导人民军队和人民群众共同铸就了“水乳交融、生死与共”的沂蒙精神。在这种精神的感召下,沂蒙人民“爱党爱军”“无私奉献”,宁愿最后一口粮做军粮,最后一块布做军装,最后一个儿子送战场。而党及其领导下的政权和军队也都“爱民为民”甚至可以“以死卫民”。

新中国成立后,党带领人民改造旧山河、开创新生活,投身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使沂蒙精神有了新的发展。在党员干部的带领下,沂蒙人民向恶劣的自然条件和贫穷落后的生存状态宣战,涌现出王家坊前、高家柳沟、厉家寨等先进典型。沂蒙地区的老百姓和党政干部继续发扬优秀传统,把革命激情转化为建设热情,勇于开拓、勇于创新、勇于奋斗,赋予了沂蒙精神以新的时代内涵。

改革开放以后,党带领沂蒙人民发展经济、改善生活,进一步密切了党群关系,沂蒙精神得到进一步弘扬。这一时期,沂蒙地区党政干部执政为民、勇挑重担,涌现出了九间棚、后峪子村、宁家沟村等先进典型。1995年,沂蒙老区在全国18个连片扶贫地区中率先实现整体脱贫。2000年,沂蒙地区与全国同步基本实现小康,2013年农民人均纯收入过万元。沂蒙人民用一场没有硝烟的脱贫攻坚战,进一步发展了伟大的沂蒙精神。

党的十八大以来,沂蒙精神得到了进一步升华。特别是2013年习近平总书记来临沂视察后,对沂蒙精神的内涵重新进行了科学界定,多次强调要大力弘扬沂蒙精神,为新时代大力弘扬沂蒙精神指明了发展方向。当前,沂蒙地区正处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决胜时期,要把短板拉长补齐、优势发扬放大、实现新的跨越发展,最为关键的还是要继续继承和发扬水乳交融、生死与共的沂蒙精神。

三、弘扬沂蒙精神的重大意义

当前,随着世情、国情、党情已经发生的深刻变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已经进入了新时代,我国正处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决胜期和全面深化改革的关键期,由此引发的各种思想文化交锋和意识形态嬗变以及价值多元化趋势使得各种深层次矛盾逐渐浮出水面。这种情况下,继续大力弘扬沂蒙精神,保持党同人民群众水乳交融、生死与共的密切联系,使人民群众紧密团结在党的周围,坚定不移跟党走,显得尤为重要。

回首以往,历史的硝烟已经散去;展望未来,宝贵的精神仍然在跨越时空。沂蒙精神创造的物质形态已经定格在战火纷飞的蒙山沂水之间,留存在齐鲁大地这片热土之上。但随着时代的展,沂蒙精神创造的精神财富却跨越时空,历久弥新。沂蒙精神以其强烈的历史穿透力和现实感召力,必然会在推进山东建设经济文化强省,进而推进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推进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进程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对于广大党员干部来说,大力弘扬沂蒙精神有利于增强其党性修养、坚定其理想信念。党员干部要坚持党的群众路线,必须牢牢记住习近平总书记的相关要求,经常“照镜子、正衣冠、洗洗澡、治治病”。军民水乳交融、生死与共铸就的沂蒙精神本身就是一面镜子,同时也是一把标尺、一泓清水、一剂良药。对照沂蒙精神树立起来的坐标系,党员干部可以经常借此来醒醒脑、提提神、补补“钙”,这样才能更好地投入党和人民事业,更好地团结带领人民群众共创新时代伟业。

沂蒙精神作为一种先进文化形态和重要精神力量,不仅能够激发党员干部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热情与激情,而且有利于沂蒙人民乃至山东人民、全国人民振奋精神、锤炼气魄、坚定信仰。沂蒙精神既是沂蒙党政军民的宝贵精神财富,也是中华各族儿女共同的精神宝藏。大力弘扬沂蒙精神,不仅有利于将山东人民紧密团结起来,共同推进社会主义现代化强省建设,也有利于激励中华儿女斗志昂扬、艰苦创业,引领整个民族迈向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

简而言之,沂蒙精神既是不朽的丰碑,以人民的名义永驻共产党人心中,也是闪耀的灯塔,以历史的名义昭示后人,还是光辉的旗帜,以人性光辉和大爱无疆的名义引领未来。

四、沂蒙精神与井冈山精神等其他红色精神的关系

以水乳交融、生死与共为鲜明特质的沂蒙精神,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山东党政军民的革命、建设和改革实践中培育和发展起来的。它既是沂蒙人民的宝贵精神财富,也是山东人民的宝贵精神财富,同时也是全国人民共同的宝贵精神财富。沂蒙精神跨越地域界限,超越历史时空,同延安精神、井冈山精神、西柏坡精神等其他红色精神一样,都是中华民族精神的重要组成部分,都是党的优良传统和作风的集中反映。

沂蒙精神的产生与发展,从一开始就注入了中国共产党的先进理念和革命基因。革命战争年代,沂蒙根据地一直受到延安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的直接指挥。毛泽东曾经多次发电报就山东党政军各项工作做出明确指示。刘少奇、罗荣桓、黎玉等一大批曾经在沂蒙地区工作的干部,都是历经井冈山精神、长征精神、延安精神洗礼的久经考验的优秀领导干部。由此可见,沂蒙精神诞生之初,就已经被注入了红色精神的因子,就已经承袭了党的优良传统。正是由于深受党中央精神影响的一大批优秀领导干部以各种形式对具有光荣革命传统的井冈山精神、长征精神、延安精神的承袭和传播,才孕育、催生和拓展了以水乳交融、生死与共为鲜明特质的沂蒙精神。

沂蒙精神与井冈山精神、延安精神、西柏坡精神一起构成了中国革命的四大红色精神。这四大红色精神尽管在发展源头、具体内涵、承载主体上等都表现出各自不同的特质,但是却都蕴含着坚定的理想信念、昂扬的革命斗志、为民的感人情怀以及不懈的艰苦奋斗等内容。就其四者的联系和各自发挥的作用来看,井冈山精神可谓是中国红色精神发展的总源头,延安精神是指引中国革命取得胜利的指导精神,西柏坡精神是实现中国革命工作中心转移的指导精神,而沂蒙精神则是介于延安精神与西柏坡精神之间的桥梁和纽带,是推动山东解放和中国取得新民主主义革命胜利的重要红色精神。

五、新时代要以新高度新视野升华沂蒙精神研究

党的十九大作出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的重大历史判断。新时代,我们正向着“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迈进,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已经进入到决胜阶段,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新征程也即将开启。在这种新背景新形势下,我们特别需要健康向上精神力量的引领,而沂蒙精神就是这样一种精神力量,作为一种发展、进取、深远的精神文化形态,作为一种具有普遍意义和强大感召力的、可传承的精神力量,在新时代条件下它仍然具有重要的导向意义和育人价值。

沂蒙精神自诞生以来就一直在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各个阶段发挥着积极向上的引领作用,但是,作为一项专门的理论研究,直到20世纪90年代才起步。19891212日,李祥栋在《临沂大众报》发表了《发挥老区优势,弘扬沂蒙精神》的文章,第一次提出了“沂蒙精神”的概念。之后的二十几年来,在学界的广泛关注下,“沂蒙精神”的理论研究取得了很大成绩,形成了若干个研究高潮,在全国范围内也产生了较大大的影响。然而,从总体上看,沂蒙精神的研究与井冈山精神、延安精神、长征精神等的研究相比较,无论上研究成果的数量上还是质量上以及学术影响上都还有一定的差距。

一组数据可以说明沂蒙精神研究与其他红色精神研究的差距:检索中国学术期刊网络出版总库,中国红色精神研究成果数量排名顺序是延安精神、井冈山精神、长征精神、西柏坡精神、红岩精神、沂蒙精神;检索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中国红色精神研究成果数量排名顺序是延安精神、长征精神、井冈山精神、太行精神、西柏坡精神、沂蒙精神;检索中国优秀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中国红色精神研究成果数量排名顺序是延安精神、井冈山精神、长征精神、西柏坡精神和沂蒙精神。

新时代要提高沂蒙精神理论研究水平,必须有更新的高度和更宽的视野,那就是要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沂蒙精神的重要指示和重要论述。这些重要指示和论述,既深刻阐明了沂蒙精神与井冈山、延安、西柏坡精神都是党和国家宝贵精神财富的明确定位,又深刻阐明了沂蒙精神水乳交融、生死与共的精神实质。沂蒙精神研究只有以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重要论述为根本指导,才能从历史与现实、内涵与外延、理论与实践等多个维度、多个角度对其进行研究和阐发。

除此之外,新时代研究沂蒙精神还要更多地从人财物等各个方面给予大力支持。既要增加沂蒙精神研究成果的数量,广泛扩大宣传,使沂蒙精神真正成为全国人民家喻户晓的时代精神,又要增加沂蒙精神研究经费的数量,逐步加大对沂蒙精神研究的资金支持。同时,还要注重对沂蒙精神的理论成果研究质量的提升,要跳出沂蒙、跳出山东,站在全国高度,深入挖掘沂蒙精神新的时代内涵,使之成为全国人民坚定地跟党走、共圆民族复兴梦的强大精神动力。

 

 

(作者单位:山东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中心)


 山东省沂蒙文化研究会 © 2015-2016 All Rights Reserved!任何转载须经本会书面授权

地址:济南市历下区燕子山路2号 邮编:250004  

主编QQ:85739096 qq群:176696276 

鲁ICP备1400815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