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红色革命文化

罗生特与山东抗日根据地的卫生事业

时间:2018-11-23 14:51:08  作者:李洪彦  来源:  查看:440  评论:0

罗生特是奥地利人,19388月来到上海。19413月经汉斯•希伯介绍来到新四军军部驻地盐城,在新四军卫生部直属医院工作,并担任新四军卫生部顾问。19439月下旬,罗生特来到地处滨海区的山东军区卫生部工作。194510月底,他随罗荣桓一起奔赴东北,1949年底回国,1951年因心脏病突发去世。罗生特在滨海区工作的两年多时间里,为山东抗日根据地卫生事业的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

一、来到滨海,悉心为罗荣桓治病

1942年底,罗荣桓发生了严重的尿血病。19433月,八路军山东军区致电中共中央,要求批准罗荣桓休养半年。当时,新的山东军区刚刚成立,罗荣桓被任命为司令员兼政委。在这样的关键时刻,毛泽东、朱德复电:“病情如果还不是很严重,暂时很难休息。”罗荣桓想起刘少奇 1942年春来山东时曾谈到新四军有一位奥地利泌尿科专家,于是决定到新四军去治疗。经请示中共中央并与新四军军部联系,罗荣桓在夫人林月琴、山东军区卫生部长谷广善陪同下,于19434月从滨海根据地的临沭县朱樊出发到新四军驻地医治,5月上旬,到达新四军四师驻地洪泽湖畔的半城。罗生特与新四军二师卫生部长宫乃泉奉命由淮南到达半城,为罗荣桓作了细致的检查诊断。经过罗生特一个多月的精心治疗,罗荣桓的病情被控制住了。因山东抗战形势紧张,罗荣桓于 620日离开新四军驻地黄花塘踏上归程。

19439月,罗荣桓病情再次反复。山东军区向新四军军部发电邀请罗生特到山东为罗荣桓诊治。陈毅通过四师师长彭雪枫征求罗生特的意见,原准备去延安拜见毛主席的罗生特接受了任务。新四军派出二师的医生李磊、夏汀、蔡和以及翻译方政、警卫员李光随同罗生特前往。罗生特一行在新四军一个营的部队护送下,于97日由淮北大马庄启程马不停蹄地穿过日伪军的重重封锁线,于9月下旬在八路军滨海军区四团一个营兵力迎接下,顺利到达山东军区司令部驻地滨海区临沭县东盘附近。罗生特顾不上休息,立即为罗荣桓检查治疗。第二天,八路军山东军区政治部、卫生部在驻地举行了欢迎大会,军区政治部主任萧华主持,军区卫生部长白备伍和罗生特在会上讲了话。10月底,罗生特随山东军区卫生部进驻莒南县的杜家岭一带。随后,罗生特在滨海的绝大部分时间里,都是在莒南县度过的。据不完全统计,罗生特在莒南县一共住过二十多个村庄。

罗生特刚来滨海时,罗荣桓肾病很厉害,经过一系列的检查、化验,罗生特发现,罗荣桓的病情反复主要原因是工作劳累所致。为此,罗生特建议罗荣桓暂住到军区卫生部,以便治疗。为了罗荣桓的康复,罗生特费尽心血,反复研究,拟定了一整套治疗方案。他经常守在罗荣桓身边,摸脉搏,量血压,观察小便,随时观察掌握病情的变化。他还亲自检查罗荣桓的饮食安排,陪同罗荣桓一起散步。在医疗器械十分缺乏的情况下,经过罗生特一段时间的精心治疗,罗荣桓的病情有了明显的好转。不久,陈毅又派精通德语的新四军七师卫生部长黄农(王雨田)来山东协助罗生特工作,山东军区任命黄农为军区卫生部长。受根据地医疗设备的限制,罗荣桓的病因一直没有找到。为彻底查清病因,罗生特建议罗荣桓到上海治病。19442月,经电报请示中共中央同意后,罗生特陪同罗荣桓、林月琴经过新四军三师驻地阜宁准备转赴上海秘密治疗。毛泽东对罗荣桓的病情十分关注。罗荣桓在新四军三师师长黄克诚处,看到了毛泽东发来的电报,要罗荣桓充分考虑赴上海治病的安全问题。最终,罗荣桓没有前往上海,于3月初和罗生特、林月琴一起由阜宁返回山东军区驻地莒南县洙边。

罗生特在滨海抗日根据地两年多的时间中,一直紧随罗荣桓转战在滨海抗日根据地的临沭、莒南、赣榆、临沂等地。有时,罗荣桓病情加重只好躺在担架上行军和指挥作战,罗生特寸步不离地照顾在身边,为他及时治疗。经过罗生特的精心护理,罗荣桓的病情虽多有反复,但仍保持了充沛的精力工作在指挥岗位上,领导全山东的抗日战争从局部反攻到全面战略大反攻,最终取得山东抗日战争的胜利。在罗生特与罗荣桓的长期交往中,二人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和友谊,成为患难与共的战友。

二、亲力亲为,全身心投入山东抗日根据地的医疗卫生事业

山东抗日根据地是敌后抗战的主要战场。由于日伪军的疯狂扫荡和经济封锁,根据地长期处于物资匮乏、缺医少药的困难局面,一些八路军伤病员因得不到较好的医治而影响了部队的战斗力。罗生特来到山东抗日根据地不久,就被任命为八路军山东军区卫生部顾问。他和军区卫生部长黄农对山东军区的卫生工作进行了深入的调查研究,提出了加强和改进军区卫生工作的多项建议。

为解决山东抗日根据地军民缺医少药的局面,罗生特帮助山东军区建立健全了多项医疗卫生制度和卫生工作规范。1944年春,他还建议山东军区卫生部在莒南县陈家老窝建立了山东军区战时医院,为军区卫生学校建立了教室。医院由罗生特亲手设计,亲自指挥施工,于夏末建成。整个医院占地60多亩,房屋100余间,建有内科、外科、妇科、手术室、化验室、浴室等,能容纳600位病人,从各部队调来医务人员100多人,成为山东抗日根据地规模最大的正规战时医院,大大改善了山东军区的医疗卫生条件。同时,建设了一所能够容纳200余人的卫生学校。罗生特十分重视对医务人员的言传身教,每次查房总是耐心地进行临床指导;每次手术,总是手把手地传授操作技术、无菌技术,提醒应注意的问题。医院不仅救治部队的伤病员,鲁南苏北的许多老百姓也慕名前来治病。1944年秋,日军对滨海抗日根据地进行大规模扫荡,山东军区在日军扫荡前夕将医院人员和设备及时转移。不久,战时医院被日军飞机炸毁,令罗生特感到十分的遗憾。

当时,山东军区部队医务工作者奇缺,且大都没有受过专业训练,医疗水平普遍较低。为加强部队医疗卫生人才培养,罗生特经常去驻陈家老窝的山东军区卫生学校讲授战伤外科、泌尿外科、妇科等课程。在他任教期间,共培养学员3100多人,为山东军区造就了一批医疗卫生人才。

罗生特还是一名妇科专家,在滨海根据地他挽救了不少难产妇女的生命,为许多女干部做过人工流产手术,为一批女同志做了终止妊娠手术。因此,罗生特在根据地便有了“妇女救星”的称号。战争年代的女同志不仅要工作、战斗,还要生儿育女带孩子。女同志怀孕后挺着大肚子行军作战很不方便,生下孩子也只能寄养在老乡家里。为此,罗生特主张已婚的女同志要避孕,有了孩子的女同志要绝育。应当说,罗生特是我军提倡和实施计划生育最早的医师。

在平时,罗生特总是抓住一切机会,给医务人员作学术报告,提高他们的医学理论水平。对医务行政管理和卫勤组织工作,他也很关心。为了加强卫生防疫工作,他主动协助军区卫生部的领导,制定了部队卫生制度和工作规则;为了提高部队基层卫生领导干部的业务组织能力和技术水平,他较系统地讲授了火线伤员的救治与护理等。他常说:“一个医生,必须有音乐家的耳朵,鹰一样敏锐的眼睛,一双万能的手,戏剧家的嘴巴。”学员们说,罗大夫知识渊博,讲课理论联系实际,深入浅出,生动形象。罗生特为山东军区卫生工作付出了大量心血,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19448月,罗生特作为模范医生出席了山东军区在莒南县十字路召开的英模大会,并应邀在主席台就坐。

临沂城解放后,罗生特随山东党政军机关一起于1945920日进驻临沂。这时,中共中央决定从山东军区抽调大批部队进驻东北。为了使医务工作适应进军东北的需要,山东军区卫生部在临沂天主教堂举办一期医疗培训班,罗生特为学员讲授了防治冻伤、性病诊断和治疗课程。10月上旬,罗生特到临沂卫生学校指导工作,并同从延安赶来的老朋友陈毅见面。1024日,罗生特随罗荣桓由临沂启程赴东北,从此离开了山东。

三、同甘共苦,与根据地军民打成一片

罗生特不愧为白求恩式的国际主义战士。他身为一个外国人,毫不利己,专门利人,把中国军队当作自己的家,把中国人民当作自己的同胞兄弟,把中国革命事业当作自己的事业,始终与根据地人民同甘苦、共患难,并肩战斗。

罗生特始终和干部战士及医务人员打成一片,和人民群众亲如一家,老百姓都亲昵的称他为“大鼻子医生”。在滨海根据地指战员、医务人员及人民群众中享有很高的威望。当时,山东八路军部队的吃饭穿衣都十分困难。为了照顾罗生特的生活习惯,山东军区首长指示对他在生活上特别照顾:每月生活费为300块北海币,和军区首长穿同样的细布军装。罗生特听说后,找到领导恳切地说: “我也是共产党员、八路军战士,给我这么高的生活费会脱离群众的。”军区首长向他解释说:“你的生活习惯和我们不一样,时间长了会把身体拖垮的。”罗生特争辩说:“如果为了享受,我就留在上海了,不会来新四军和山东的!”罗生特就是这样处处按照八路军战士的标准要求自己。在他的一再要求下,他每月的生活费减少到100快钱,实际上还吃不上这个标准。军区首长虽然指示让罗生特吃小灶,但因战斗频繁,物资奇缺,实际上小灶也没什么好吃的。他总是和大家一同睡土炕,点油灯,吃地瓜干、穇子煎饼和窝头,用大葱蘸酱当菜。罗荣桓考虑到罗生特经常外出救治伤病员,决定将缴获日军的一辆摩托车给他使用,但罗生特从来没骑过,成了军区卫生部的公用车。组织上给他的马,他也只是在出诊时骑,行军时都是让给伤病员骑。

罗生特对工作极端负责,对同志对伤员极端热忱。他除为罗荣桓治病外,还要到医院为伤病员诊治、做手术,给军区卫生干部作学术报告,给军区卫校学员讲课。他走到哪里,哪里便有慕名而至的干部战士和驻地老乡找他看病,时常忙的连饭都顾不上吃。罗生特以他高超的医术,治疗与抢救了数不清的军人和老百姓。19431126日,劳累了一天的罗生特得知滨海军区政委符竹庭头部负重伤,生命垂危时,立刻徒步几十里赶去抢救。当罗生特赶到时,符竹庭已停止呼吸,但罗生特仍然对他实行人工呼吸抢救,最终未能挽回生命,令罗生特赶到非常遗憾。1944年初冬,罗生特正在莒南县下峪村为滨海军区政治部主任刘兴元治病,突然数架日军飞机前来轰炸,同志们着急地让他躲一躲,他全然不顾,继续为刘兴元诊治。在滨海根据地期间,只要他住在哪里,方圆几十里之内的老乡有病都来找他,特别是一些妇女难产时,都请他前去救治,表现了罗生特救死扶伤的革命人道主义精神。

四、坚持正义,声援山东人民的抗日斗争

罗生特在奥地利读大学期间,就投身于反对法西斯的斗争。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夕,因参加反对德国法西斯的斗争,被关押到德国布痕瓦特集中营,他始终坚贞不屈。1938年罗生特释放后被勒令出境,他不远万里来到中国上海。就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进入最艰苦的时期,罗生特毅然来到战火纷飞的敌后抗日根据地,参加新四军。他热爱中国共产党,坚信中国的革命事业必定成功。1942年春,经新四军军长陈毅和新四军政治部宣传部长钱俊瑞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一名中共特别党员。

罗生特来到中国之后,在从事繁忙的医疗卫生工作之余,积极参与根据地的各项工作,利用各种形式声援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

罗生特一进入敌后抗日根据地就打算写一本名叫《奥地利——中国》的书,为此专门采访了陈毅、刘少奇、罗荣桓、萧华等人,以自己亲身经历、所见所闻,介绍中国抗日军民的事迹,歌颂中奥人民的友谊。这本书,在他回国之前就已脱稿,但由于种种原因未能问世。后来,由罗生特亲属从遗物中整理出来,德文版由卡明斯基教授整理出版。中文版以《中国的大时代——罗生特在华手记》为名于2003年出版。

罗生特在滨海抗日根据地期间,广泛搜集山东军民抗战的资料,写出了反映山东八路军英勇抗战的文章《旧金山,请看并请听,山东和江苏的实情》在美国民主报刊上连载,揭露日本侵略军的暴行,揭露国民党军队的不抵抗政策,介绍山东八路军在敌后抗日战争中取得的重大成果。罗生特还先后在山东《大众日报》上发表了《喂!喂!9615说话了》《论第二战场》《请英美莫再消耗金钱和时间给中国国民政府》《山东印象记》《山东的冬天》等文章。19446月,中外记者参观团访问延安,和他早就熟悉的爱泼斯坦也在记者团里,罗生特十分兴奋,写信给爱泼斯坦说:“数年来,我在八路军、新四军中当外科医生,这两支军队对于抵抗日寇侵袭的英勇战绩和为了民主主义而奋斗的功勋是人人称赞的。你们组织中外记者团到延安,我希望你把这个新中国重要的政治中心的一切印象,真实地报道到世界各地去。”罗生特在滨海和美国飞行员谢尔曼中尉交往中,用自己独特的身份介绍根据地抗战的真实情况。

在滨海期间,罗生特积极参加中共山东分局、山东省战工会、八路军山东军区以及驻地滨海区和莒南县的各种抗日活动。在各种纪念集会、参议会、英模大会、敬老祝寿大会上,罗生特作为国际友人都积极参加并发表演说,全面介绍国际反法西斯战场形势,揭露日本侵略者的战争罪行,高度赞扬山东军民在敌后抗战中取得的巨大战果,抨击国民党散布的共产党、八路军游而不击的谎言,给山东抗日根据地军民以巨大鼓舞和支持,有力地声援了山东抗日军民。抗日战争胜利后,罗生特曾准备返回奥地利一趟,然后再回中国。可是,当国民党反动派再度挑起内战后,他又毅然放弃了回国的念头,继续在我国解放战场上转战了四年。

罗生特既是一个白求恩式的国际主义战士,又像斯诺、斯特朗、爱泼斯坦、希伯这些进步记者一样,在国内外报刊上宣传抗日根据地的真实情况,争取国际的了解和援助,揭露了海内外对八路军、新四军的虚假宣传,有力地声援了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

(作者系临沂市委党史研究室主任)


 山东省沂蒙文化研究会 © 2015-2016 All Rights Reserved!任何转载须经本会书面授权

地址:济南市历下区燕子山路2号 邮编:250004  

主编QQ:85739096 qq群:176696276 

鲁ICP备1400815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