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理论研究

临沂人民的革命道德传承

时间:2018-11-23 14:57:01  作者:耿志刚  来源:  查看:33  评论:0

   临沂是一座具有2500多年悠久历史的传统文化名城,更是一座具有光荣革命传统的城市。在革命战争时期,临沂曾经是山东省政府、中共华东局、八路军一一五师驻地,一度成为山东省政治、军事中心,是历史上著名的革命老区。临沂地方文化中的优秀传统文化注重伦理道德和人性修养,在今天仍然具有重要的道德规范意义和理性价值的光辉;而临沂地方文化中的红色文化是新民主主义革命以来形成的革命精神、革命道德传统,与社会主义荣辱观、道德观一脉相承。临沂是红色老区,无论是在战争年代还是在建设时期,都是道德文化的传承者、实践者、引领者、弘扬者。

一、红色文化彰显道德力量

沂蒙山区是全国著名的革命根据地之一。先进的红色文化在沂蒙山区形成是历史的必然和现实的需要,是中国革命和沂蒙人民双向选择的必然结果。

早在北伐战争时期,沂水、蒙阴、莒南、费县等地,就有了党的活动。20世纪30年代初,当土地革命燎原烈火烧遍大江南北时,沂蒙山区就发生过多次由共产党领导的武装暴动,并先后成立了“中国工农红军鲁南游击纵队”“中国工农红军鲁南游击总队”。沂蒙革命根据地的建立和蓬勃发展,为该地区带来了先进的革命思想,不仅影响教育了广大的根据地人民,提高了他们的革命觉悟,也辐射影响了更广泛的地区,影响了中国革命的历史进程。

在艰苦卓绝的中国抗日战争和波澜壮阔的人民解放战争中,沂蒙山区一直是中国革命最重要的战略基地。八路军第115师在这里与日寇厮杀,华东野战军在这里与国民党军血战,刘少奇、罗荣桓、徐向前、陈毅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和近500名开国将军在这里转战。富有光荣革命传统的沂蒙军民,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同生死,共患难,在极端困难的环境中,粉碎了日伪军无数次“扫荡”,打退了国民党反动派无数次进攻,其中比较著名的战斗有大青山突围战、孟良崮保卫战、青口战役等,沂蒙人民用生命和鲜血谱写了中国抗战史上的壮丽诗篇。

从沂蒙山区出发,罗荣桓率雄师挺进东北,陈毅率大军直下江南。在中国革命胜利的征途上,深深地印下了沂蒙人民支前车轮的辙印。1949年初,为准备渡江迎接全国解放的新形势,中共渤海区委抽调5500多名党政军干部,随军南下,接管新解放区,占全国南下干部的三分之一还要多。沂蒙人民用自己的行动,丰富、润色着老区红色文化。

红色流芳燕翼堂。蒙阴县垛庄镇北庄刘氏,明初由江苏省东海县迁徙而来,落户蒙阴县北庄后人口迅速繁衍生息,目前可查者有“燕翼堂”“德裕堂”“广合堂”“德胜堂”四个堂号,四个堂号中“燕翼堂”这一支以深厚的家族文化、坚定的革命思想而名震沂蒙。沂蒙抗日根据地成立之初,“燕翼堂”凭借优厚的家业,先后为驻垛庄一带的部队提供后勤供应。此外,肖华曾带领一一五师东进支队全部进驻“燕翼堂”。为了响应革命号召,“燕翼堂”主动捐出40余支长枪,捐卖300亩土地,支援革命。“燕翼堂”以其高耸、坚固的院墙闻名乡里,易守难攻。在侵华战争时期,这也成了日军抢占,作为据点的一个绝佳宅院。“燕翼堂”被日军侵占后,我军曾多次攻打未果。事后,为了抗日,在攻下“燕翼堂”后,刘氏主动拆除了庭院。

渊子崖村自卫战。19411220日,一千多装备精良的日伪军突然包围了渊子崖村,英勇的渊子崖人民奋起自卫,全村男女老少齐上阵,父亲死了,儿子上;丈夫死了,妻子上,连十几岁的娃娃也搬运石头和砖块。日寇冲进村子,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村长林凡义手持大刀片指挥村民,同穷凶极恶的日寇展开了激烈的巷战。村民林九兰抡起铡刀连砍7个日本兵,最后壮烈牺牲。大刀、长茅、雁枪、镢头成了杀敌的武器,村民林九乾牺牲后,妻子含泪挥起镢头劈向鬼子。战斗持续到傍晚,八路军和区武工队赶来,为渊子崖村民解了围。在这场惨烈的战斗中全村共有147人壮烈牺牲。板泉区委书记刘新一、区长冯干三也血洒渊子崖,而100多名鬼子兵也成了渊子崖村民刀下鬼。渊子崖村自卫战后,在延安《解放日报》上,毛主席高度评价该村是“村自卫战的典范”。1942年该村被滨海专署授予“抗日楷模村”,成为闻名全国的“中华抗日第一村”。

“一门三英烈”。1939年,八路军115师挺进沂蒙山,开辟沂蒙革命根据地,驻地莒南县成为党领导下的红色圣地。县里的普通村民刘永良积极参加抗日活动,1940年,他把长子刘福林送到了抗日战争的战场,成为一名出色的八路军战士;1942年,抗日战争进行到艰苦卓绝的相持阶段,他又将年仅17岁的次子刘孟林送到了区中队,参加地方抗日武装;1946年,为夺取解放战争的全面胜利,人民解放军急需补充兵源,他的小儿子刘洪林也走上解放战争的最前线。战争是残酷而无情的。1947年春,刘永良的长子在对敌作战中不幸牺牲,1948年夏,次子刘孟林也血洒疆场。1950年冬,在抗美援朝战争中,三儿子刘洪林也壮烈牺牲。

沂蒙六姐妹。是革命战争年代在沂蒙老区涌现出的一个女英雄群体,她们居住在蒙阴县野店镇烟庄村,分别是:张玉梅、伊廷珍、杨桂英、伊淑英、冀贞兰、公方莲。在莱芜战役、淮海战役,特别是孟良崮战役期间,沂蒙六姐妹不分昼夜,在村干部和民兵都上了前线的情况下,奋勇承担起了支前重任,发动全村男女老幼为部队纳军鞋、缝军衣、推小车、抬担架、护理伤病员,上前线搞宣传,鼓舞士气。据不完全统计,仅孟良崮战役,她们为部队烙煎饼7.5万公斤,凑集军马草料1.5万公斤,洗军衣8500多件,纳军鞋500多双,为战役的胜利做出了突出贡献。

沂蒙红嫂。在战争年代,沂蒙山区有一个伟大的母性群体,她们送子参军、送夫支前,舍生忘死救伤员,不遗余力抚养革命后代,谱写了一曲曲血乳交融的军民鱼水情。她们的代表有:明德英,沂南县马牧池乡横河村人。1942年底,日本侵略者对沂蒙山区进行了拉网合围大扫荡,年仅13岁的八路军战士庄新民负伤后,被马牧池乡横河村的哑女明德英发现。在庄新民昏迷不醒时,明德英用乳汁将其救活。鬼子搜村时,明德英与丈夫李开田把庄新民当作自己的儿子躲过一难。祖秀莲:沂水县院东头乡桃棵子村人。1941年冬,在日寇扫荡沂蒙山时,八路军山东纵队司令部侦察参谋郭伍士身负重伤生命垂危,祖秀莲不畏艰险把他救回藏在一个石洞里,喂饭喂药端屎端尿月余,终于使郭重返部队。1947年,郭复员后不回山西老家,到祖秀莲身边生活,去世后埋葬在桃棵子村南。19777月,祖秀莲去世。1984年,郭伍士也去世了,家人把他葬在了村南的山坳里,与“祖秀莲纪念墓”隔村相望。此后两家人依然亲如一家。

“沂蒙母亲”王换于。徐向前元帅的女儿小何,罗荣桓元帅的女儿罗琳,原中共上海市委副书记陈沂的女儿陈小聪,以及其他80多名革命后代,在抗战时期,都曾在一个小小的石屋里共同生活过,都曾经有一个共同的母亲,这就是“沂蒙母亲”王换于。当时,在王换于开办的战时托儿所里,这些孩子最大只有78岁,最小的生下来才3天。王换于为了抚养好这些革命后代,自己的4个孙子均因营养不良先后夭亡。为了安葬陈若克烈士,她变卖了家中的全部田地。

“识字班”梁怀玉。1944年,在抗日战争最关键的年头,19岁的梁怀玉作为洙边村的识字班的队长,带领本村识字班的学员为村里的大参军活动做了大量宣传工作,她在全区的动员参军大会上踊跃发言:“谁第一个报名参军我就嫁给谁!”村里的参军大会顿时沸腾了,青年刘玉明第一个报名参军。在梁怀玉的鼓动和带领下,全村、全县都掀起了报名参军的热潮,全县一次参军达到1488人。事后,梁怀玉为了兑现诺言,真的嫁给了本村第一个报名参军的刘玉明。刘玉明走向前线以后,梁怀玉不仅精心侍奉年老多病的公公婆婆,担负起春耕春种的繁重农活家务,而且还组织识字班抬担架、做军鞋,全力支援八路军抗日。解放战争时期,她又组织民工担架队去淮海、下江南,成为拥军支前的模范。

半个多世纪过去了,在战火洗礼中形成发展起来的沂蒙革命文化,把青山绿水中的古老沂蒙山变成了革命的山;被先进革命文化武装起来的沂蒙人,不仅“以小米供养了革命,用小车把革命推过了长江”,而且通过她们的子女以及她们抚养过的革命后代,延续传承,从沂蒙山区走向全中国,成为激励一代又一代人牺牲奉献、报效国家的宝贵精神财富。

二、沂蒙精神蕴含道德基因

沂蒙精神的形成是一个总结提炼升华的过程。1989年底,为落实党中央关于充分发挥党的政治优势、大力加强党的建设和思想政治优势的要求,临沂地委号召全区继承和发扬“团结奋斗、无私奉献、艰苦创业、求实创新”的沂蒙精神,并于第二年春,组织5位基层党支部书记组成“沂蒙精神”报告团赴山东济南作了7场报告。19909月,中办调研室赴临沂进行调查,写成题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强大精神支柱》的调查文章发表在《人民日报》上,沂蒙精神从此为全国人民所知晓。1997年,中共临沂市委、市政府广泛吸纳各界的研究成果,将沂蒙精神重新概括定义为——“爱党爱军、开拓奋进、艰苦创业、无私奉献”。

沂蒙精神孕育于战火纷飞的革命战争时期。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沂蒙根据地始终是我们党和军队重要的根据地之一。从1938年山东省委领导抗日武装起义开始,到1949年解放战争胜利,在长达12年的革命斗争岁月里,蒙山沂水间发生大小战斗4000余次,在当时根据地420万人口中,有120万人拥军支前,20多万人参军参战,10多万人血染疆场。沂蒙妇女也同沂蒙汉子一样,成为革命时代最可靠的后援力量。据统计,抗战期间,沂蒙老区15.5万余名妇女先后以不同方式掩护了9.4万余名革命军人和抗日志士,4.2万余名妇女参加了救护八路军伤病员的工作,共救助伤员1.9万余人。临沂人民用参与革命、支援革命的实际行动表达了对党的忠诚,诠释了普通民众对民族独立和解放的向往,以实际行动表达永远跟党走的坚定信念。“最后一碗米,送去做军粮;最后一块布,送去做军装;最后一个娃,送去上战场。”这是临沂人民支援革命战争的真实写照。

新中国成立之初,沂蒙人民怀着对美好生活的向往,继续发扬革命战争时期的精神,战天斗地,把革命精神转化成改变生存环境、整山治水的强大动力,使沂蒙山区成为当时全国农业先进地区之一。这其中的典型就是被毛泽东同志称赞为“愚公移山,改造中国”的厉家寨。1957109日,毛泽东主席在《厉家寨大山农业社千方百计争取农业丰收再丰收》的报告上亲笔批示:“愚公移山,改造中国,厉家寨是一个好例。”解放前,莒南县厉家寨流传着这样一条谚语:“穷山恶水种地难,既怕涝来又怕旱,十年就有九年欠;沙石盖子旱龙岗,锄地丁当响,种地不打粮。”1951年,厉月坤任厉家寨乡党总支书记,同时兼任厉家寨村党支部书记,领导着厉家寨人改造家园。1954年冬至1955年春,他带领全乡干部群众发起了治山治水的攻坚战,凿平了11个岭头,填平了70多个大汪和300多条大沟,凿通了三道大岭,迫使13条山河改了道,把1180块小地整成了“三合一”标准梯田。

改革开放以来,沂蒙人民继续发扬沂蒙精神,以开拓奋进、无私奉献的精神面貌,实现了发展的新突破。198411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关于帮助贫困地区尽快改变面貌的通知》,把当时的沂蒙山区列为全国18个连片扶贫地区之一。沂蒙人民以敢为人先的精神,抓住扶贫开发的机遇,把自力更生、苦干实干与扶贫支持紧密结合起来,打响了扶贫攻坚的战役。经过10年的艰苦努力,到1995年底,临沂在全国18个连片贫困地区率先实现整体脱贫。这其中有全国熟知的村党支部带领群众致富的典型——平邑县九间棚村。九间棚村位于平邑县天宝山,其村旧址为天然形成的奇特巨大的石棚,长30米,深10米,高3米,棚内原有石龙、石虎、石牛等自然景观。后因一刘姓夫妇至此,穴居石棚,刀耕火种,繁衍子孙,砌石为墙分为九室,故名九间棚。九间棚村四面悬崖,山高涧陡,自然环境十分恶劣,村民生活十分艰苦。上世纪80年代,九间棚村党支部书记刘嘉坤与其他八位共产党员一起,带领全体村民架电、修路、治水,并积极发展种养殖业,经过多年的艰苦创业,彻底改变了贫穷落后的面貌。之后又下山进城发展特色经济,先后办起了中药材深加工基地,新上了花岗石厂、农业生态园和房地产开发等20多个项目,成为远近闻名的“小康村”。

沂蒙精神已经成为临沂市一张耀眼的城市名片、道德名片,吸引着全国乃至世界注视的目光。20131125日,习近平总书记来到华东革命烈士陵园,向革命烈士纪念塔敬献花篮,并参观沂蒙精神展。在展厅,他会见了“沂蒙母亲”王换于的孙女于爱梅等模范人物。他表示,这次来沂蒙就是看望老区人民,重温沂蒙精神。革命胜利来之不易,主要是党和人民水乳交融,党把人民利益放在第一位,为人民谋解放,人民跟党走,无私奉献,可歌可泣啊!沂蒙精神要大力弘扬。习近平在这次视察临沂中指出:“沂蒙精神与延安精神、井冈山精神、西柏坡精神一样,是党和国家的宝贵精神财富,要不断结合新的时代条件发扬光大。”这是对沂蒙精神的最高肯定和认可,也是对新时期弘扬沂蒙精神提出的新要求。

处于不同地域的道德文化受到当地特色文化的滋养,必然会呈现出不同的文化特征和风范。地处鲁南的沂蒙山区,是著名的革命老区,也是东夷文化、龙山文化和齐鲁文化的发源地,深受儒、道、释各家影响。道德文化在形成和发展过程中,也会吸收齐鲁文化和革命老区文化中诚实、纯朴、和谐、仁爱等优良传统和革命战争时期沂蒙人爱国、奉献的革命传统,富有鲜明的地方特色。今天的道德建设仍然需要从本地的特色文化包括传统文化中汲取营养,特别是我们面对现代社会的极端功利主义的生活和文化生态,更应当强调这一点。临沂的道德建设有着各种文化资源丰富多彩、交汇互补的优势,我们应该发挥资源优势,取得更好效果,让道德文化深入人心,为建设社会主义“大美新临沂”做出积极贡献。

三、四德工程引领道德建设

20019月,中共中央印发了《公民道德建设实施纲要》,对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形成良好的社会道德风尚,促进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协调发展,全面推进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提出了指导意见。临沂各级在市委市政府的领导下,认真贯彻落实这一要求和任务,深入开展家庭美德、职业道德、社会公德、个人品德“四德工程”建设,为加快经济社会发展、建设“大美新”临沂提供重要的思想保障和精神支撑。

围绕“四德”内容,结合春节、清明、端午、中秋等主要民俗节日和“五一”“六一”“七一”“八一”“十一”等重大节庆日,开展了一系列以感恩、诚信、敬业、友善、爱国、责任为重点内容的主题教育活动。以沂蒙精神为重点,充分发挥沂蒙精神政治品牌优势,开展了弘扬沂蒙精神系列主题实践活动,组织了沂蒙革命军事题材影视作品回顾展和革命传统影视作品展映、展播活动,以及“说沂蒙、唱沂蒙、写沂蒙、画沂蒙”系列活动。

坚持把“四德”工程建设作为推进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的重要载体,突出先进典型示范引领作用,坚持用先模人物的榜样力量推进“四德”工程建设。突出“四德榜”建设,全市农村、社区、企业、机关和学校普遍建立了善行义举“四德榜”,组织开展了沂蒙最美人物、善行义举四德榜“榜上有名”等评选活动,推出了一批沂蒙最美人物、“榜上有名”先模人物等先进典型,善行义举四德榜村居覆盖率达95%。建成一大批四德工程建设示范县区、乡镇、村居、单位,在全社会营造孝老爱亲、助人为乐、见义勇为、重信守诺、敬业奉献的浓厚道德氛围。

以解决道德领域的突出问题为突破口,从具体事情做起、从群众最关心的事情抓起,从群众“看得见、摸得着、做得到、见效快、影响远”的“小事”抓起,尤其要从解决实际问题入手,明确方向要求,选好活动载体,通过开展多种形式的道德实践活动,培养提高群众的文明素质,引导群众多做善举、帮助别人、善待老人、济弱扶困、讲究诚信等,让群众自觉践行社会主义道德。

切实加强社会诚信体系制度化建设,精心组织诚信创建活动,在全社会大力培育诚信文化,引导人们树立守信光荣、失信可耻的观念,在各行各业中开展了诚信守诺教育,完善监督机制,突出“忠诚事业、诚实劳动、诚信待人”的主题,建立健全诚信社会评价体系,在干部群众中牢固树立诚信为本、操守为重、守信光荣、失信可耻的信用意识和道德观念,使“诚”渗透在经济社会建设的各个领域。

在党的十九大精神和习近平总书记十九大报告的指引下,在全市各级党组织和人民群众的共同努力下,临沂地方文化中的道德精髓一定会得到发扬光大,在继承中创新发展,结出更加璀的硕果。

(作者系临沂道德教育研究会副秘书长、河东区原区长助理)


 山东省沂蒙文化研究会 © 2015-2016 All Rights Reserved!任何转载须经本会书面授权

地址:济南市历下区燕子山路2号 邮编:250004  

主编QQ:85739096 qq群:176696276 

鲁ICP备1400815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