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历史文化

范十隐居何处?

时间:2018-11-23 16:12:27  作者:平凡  来源:  查看:20  评论:0

 

唐代诗人杜甫写有一首《与李十二白同寻范十隐居》诗:“李侯有佳句,往往似阴铿。余亦东蒙客,怜君如弟兄。醉眠秋共被,携手日同行。更想幽期处,还寻北郭生。入门高兴发,侍立小童清。落景闻寒杵,屯云对古城。向来吟橘颂,谁欲讨莼羹。不愿论簪笏,悠悠沧海情。”

 

据《杜甫年表》记载,《与李十二白同寻范十隐居》这首诗写于天宝四载(745年)。此前一年(744年)秋末,李白回兖州任城(今山东济宁)探视家小。岁暮,杜甫也到兖州省父(杜甫的父亲杜闲,曾任兖州司马),李杜两人在兖州相会。这是李白与杜甫继陈留聚会之后重聚东鲁。天宝四载(745年)春天,杜甫与李白同游于泗水之上。此时,北海(山东益都)太守李邕的从侄李之芳担任齐州(今山东济南)司马,杜甫与李之芳是童年之交,于是杜甫邀请李白同游齐州。盛夏,李邕也自益都来会,一同宴饮于历下亭,杜甫写有《陪李北海宴历下亭》诗。秋天,杜甫与李白返回兖州,曾一同拜访范隐士和董炼师,杜甫写下了这首《与李十二白同寻范十隐居》诗。秋末,杜甫回洛阳,与李白分手,杜甫写有《赠李白》诗,李白也有《鲁郡(兖州)东石门送杜二》诗赠别。此后二人再未相见。

临沂人对这首诗非常熟悉,因为很多临沂人都认为,杜甫的这首诗写于临沂的蒙山。他们最有力的证据,就是诗中的“东蒙客”三个字。蒙山又称东山、东蒙,《论语·季氏》说“夫颛臾,昔者先王以为东蒙主”,因此杜甫诗中的“东蒙”指的就是临沂的蒙山。明清时期的《沂州志》《沂州府志》,蒙阴、费县等蒙山周边各县的县志,以及新编的《临沂地区志》《蒙山志》,全都收录了这首诗。

不过,也有人对上述说法提出质疑。在《杜甫写于济宁的诗》一文中,济宁作者认为杜甫这首诗写于曲阜。而《兖州史话》一文则认为,杜甫的这首诗写于兖州。

那么范隐士到底住在何处?

杜甫诗中只是比较含糊地提到了“古城”,并没有确指。不过,杜甫不是独自出行,而是和李白一起寻找范隐士的。大诗人李白此行也写了一首诗,题为《寻鲁城北范居士失道落苍耳中见范置酒摘苍耳作》,可以作为参照。其实,不必看李白诗作的内容,仅从题目就可以知道,这位范隐士的住处,是在“鲁城北”。他俩出了鲁城北门,秋草丰茂,路径迷离,走不多远,走在前面的李白就迷了路,钻到了苍耳丛中去,粘了一身的苍耳(又称“苍耳子”,临沂人称作“粘抢子”)。

那么,这个“鲁城”又是哪里呢?

一种说法,“鲁城”是曲阜的别称。曲阜曾为鲁国都城,故名“鲁城”。明代李东阳《谒少昊墓》诗有“建都鲁城东,遗址有轩辕”,《谒尼山庙有述》诗有“迢迢鲁城路,望望尼山峰”,指的都是曲阜。鲁城位于泰沂山脉西南麓的曲阜县,在泗河和小沂河之间,面积约10平方公里。泗河绕于城的西北,小沂河流经城南。城的西南到西北面有辽阔的原野。

另一种说法,天宝元年(742年),兖州改称鲁郡,李白诗题中的“鲁城”二字,指的是兖州。李白还写过一首《酬张卿夜宿南陵见赠》诗,开头两句是:“月出鲁城东,明如天上雪。”此处的“鲁城”,指的是唐代兖州(鲁郡)之治所瑕丘城,即今山东兖州市。根据历史记载,曲阜称作鲁城,是在春秋至隋朝之间。鲁顷公二十四年(公元前249年),楚国灭鲁国,始设鲁县。秦始皇二十四年(公元前223年),秦灭楚,鲁县入于秦。秦始皇二十六年(公元前221年)统一中国,始实行郡县制,鲁为薛郡,郡治在曲阜。汉景帝三年(公元前154年),帝刘启改封皇子、淮南王刘余为鲁王,以鲁县为国都。隋文帝开皇四年(584年),诏改鲁县为“汶阳”,开皇十六年(598年),又改为“曲阜”,此后不再称“鲁县”“鲁城”。

兖州是古九州之一。隋代大业二年(606年),兖州改为鲁郡。唐高祖武德五年(622年)置兖州,治所设在瑕丘。唐玄宗天宝元年(742年)改兖州为鲁郡,唐肃宗乾元元年(758)复为兖州。李白、杜甫寻访范隐士时,恰是兖州称作“鲁郡”期间。此时,李白的家在兖州(据考证,是在瑕丘城东门附近,大约在今天的兖州火车站一带),他俩一起到兖州城外寻访朋友,也是合乎情理的。当时住在兖州城外的,除了范十,还有孔巢父、韩准、裴政、陶沔、张叔明等人,都是李白的好朋友。因此,范十隐居之处,既不是临沂的蒙山,也不是曲阜城北,而是兖州城北。

之所以让临沂人误认为杜甫的这首诗写于临沂的蒙山,全是因为诗中的“东蒙客”三个字误导所致。杜甫的这首诗并不是在临沂蒙山所写,查阅年谱、传记,杜甫和李白也从来不曾到过临沂蒙山。

“东蒙”是临沂蒙山的古称,“东蒙客”却不是字面意思的“蒙山之客”,而是“隐士”的代名词。典故出自皇甫谧《高士传·老莱子》:“老莱子者,楚人也。当时世乱,逃世,耕于蒙山之阳。”后世因以“东蒙客”泛指隐士。例如唐代诗人高适《送郭处士往莱芜兼寄苟山人》有“君为东蒙客,往来东蒙畔”,宋代诗人卫博《病中书怀》有“怜我已深兄弟好,原从之子客东蒙”,都是引用了这个典故。杜甫诗中有“东蒙客”三个字,并不能证明这首诗就是在“东蒙”(蒙山)所写。

(作者单位:费县史志办公室)


上一篇:琅琊宋氏考
下一篇:北魏宰相王肃一家

 山东省沂蒙文化研究会 © 2015-2016 All Rights Reserved!任何转载须经本会书面授权

地址:济南市历下区燕子山路2号 邮编:250004  

主编QQ:85739096 qq群:176696276 

鲁ICP备1400815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