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沂蒙文学

一件的确良衬衣

时间:2018-11-23 16:31:01  作者:刘中堂  来源:  查看:28  评论:0

在我家的衣橱里,至今还保存着四十多年前的一件白色的确良衬衣,尽管衣领、衣袖有点破损,但我依然十分珍爱。去年搬家时,女儿看到这件旧衬衣,随手扔到地上说:“老爸,这件旧衬衣扔了吧,我再给您买件新的,”我揪心的赶紧拾起来说:“不能扔,这可是我的宝贝……”

1975年,我高中毕业回家务农,那时我们姊妹7个,爷爷常年患病,父母整天累死累活地干,也不能维持一家正常的生活,我家是全村有名的“缺粮户”。就是逢年过节买件新衣服也是老大穿了老二穿,缝缝补补又三年。19766月,经考试选拨,我被上冶镇双邱联中录用为民办教师,有一天,父亲看我穿的带着补钉的蓝褂子,跟母亲商议说:“孩子大了,也参加工作了,到集上卖点瓜干给老大做件褂子吧!”这一天早晨,正逢星期天,父亲推着一车子地瓜干去赶薛庄大集,我拉着车子。那时的土路坑坑洼洼不好走,20多里的路,走了近3小时,累得我腰酸腿疼,口干舌燥。大集上人来人往,非常热闹,可卖粮食的多,买粮食的少,等得让人着急。心急也没用,只能耐心的等待。太阳偏西了,才把瓜干卖掉,父亲带着我走进了布料市,问了白洋布的价格。父亲又问旁边的另一种白布(当时不知道叫的确良,只是看着很白、很细)多少钱一尺,卖布的上下打量了一下灰头土脸的我爷俩,爱答不理地说:“这种布很贵,只有上班的人才能买得起。”父亲说:我想给孩子做件褂子,你算算得多少钱。售货员回答后,看到我父亲从上衣袋里往外掏钱,赶紧笑脸相迎,很麻利地给我们裁了布。

父亲和我饿了一天,连一个馒头都舍不得买,确花了半车地瓜干钱,给我买了这么好的一块布料,当时我心里非常难受。衬衣做好后我非常爱惜,平时在家舍不得穿,只是去学校给学生上课时才穿上,回家干农活时,再换上旧衣服。

前不久我回老家看望父母,同87岁高龄的老父亲拉起这件事,父亲一笑说:“当时卖布的认为咱不敢买,也买不起,咱偏要买,人活一口气,你看你姊妹几个都争气,过得都不孬,我现在享的福,过去的地主、老财主也没有享受到。这都托共产党的福,咱老百姓的生活真是芝麻开花节节高。”

所以,四十多年来,每当我看到这件的确良衬衣,就想到了小时侯生活的艰辛和困苦,感受到了伟大的父爱,感觉现在的生活是多么的美好。我要像保存一件珍贵文物一样,永远把它保存起来,并传给子孙后代,因为他已成为我心中永恒的记忆。

 

 


上一篇:家乡的“二月二”
下一篇:关于乡愁

 山东省沂蒙文化研究会 © 2015-2016 All Rights Reserved!任何转载须经本会书面授权

地址:济南市历下区燕子山路2号 邮编:250004  

主编QQ:85739096 qq群:176696276 

鲁ICP备1400815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