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高山仰止

“惟楚有才,于斯为盛”--《毛泽东的教师情愫》引言

时间:2019-12-25 11:11:33  作者:韩延明  来源:本网  查看:478  评论:0

 

 

《中庸》曰:“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这个命题,把天道、人道和修道(教育)密切结合起来,而“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也就是说,社会中任何一个人的成长和发展,都离不开教育。开启了20世纪新中国历史辉煌篇章的一代伟人毛泽东,亦复如此。

传说,贤明的舜帝乘风而下翠微,南巡苍梧之野,见一地山泽如黛、树木葱茏,流水潺潺、鸟啼嘤嘤,顿觉爽心悦目,“遂命奏《韶乐》,引凤来仪,百鸟和鸣”,“韶山”由此得名。18931226日,在湖南湘潭韶山冲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里,诞生了一位叱咤风云、震古烁今、闳中肆外、智勇双全的非凡人物。他,就是使“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的一代伟人毛泽东。

“欲溯河源到星宿,韶山风物耐人思”,这是叶剑英在参观完韶山后留下的两句诗作。毛泽东是20世纪中国大地上崛起的历史巨人,也是世界伟人。日本前内阁总理大臣大平正芳评说道:“我对毛主席的印象是,他是一位无限深邃而豁达的伟大思想家、战略家。他非常真诚坦率,谈起话来气势磅礴,无拘束,富于幽默感,而且使人感到和蔼可亲。”[1]

马克思曾指出:“如爱尔维修所说的那样,每一个社会时代都需要有自己的伟大人物,如果没有这样的人物,它就要创造出这样的人物来。”[2]毛泽东是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战略家和理论家,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伟大开拓者,是近代以来中国伟大的爱国者和民族英雄,是党的第一代中央领导集体核心,是领导人民彻底改变自己命运和国家面貌的一代伟人,也是举世公认的哲学家、书法家和诗人,众“家”交相辉映,令人高山仰止。不仅改变了中国的历史面貌,而且影响了世界的历史进程。他的生命之树,无法用正常的生存年轮计数,也难以用一般的人生价值描述。可以说,像毛泽东这样一个治理人类 1/4 人口达 1/4 世纪之久的伟人,在世界历史上也是罕见的。尽管他也有过严重的失误,但他的丰功伟绩是永存的,他对中华民族和世界的贡献是巨大的。

毛泽东是属于中国的,也是属于世界的。他于197699日逝世后,联合国降半旗、53个国家降半旗致哀,其中4个国家下半旗致哀期达9 天;123个国家发来唁电,105个国家的代表到中国使馆吊唁;国外一些进步的政党、团体、友好人士还组织各界群众举行集会、游行等悼念活动。如9 11 日,法国巴黎1万多名工人、农民、学生、教师、妇女和其他各界群众,从“共和国广场”出发,游行至巴黎公社社员墙前,然后举行追悼仪式。联合国科教文组织执行局主席赫拉托·温特说:“现代中国的缔造者和国父、具有伟大思想、行动谨慎、目标坚定的人物、历史学家、哲学家和诗人毛泽东,是本世纪的巨人中的最后一位巨人,是不仅为他自己的人民而且为全世界人民向未来打开了门窗的世界性人物。”[3]

美国总统福特在唁电中说:“在任何时代成为历史伟人的人是很少的。毛主席是其中的一位。他的领导是几十年来改造中国的决定性因素,他的著作给人类文化留下了深刻的印记。他的确是我们时代的一位杰出人物。”[4]法国总统德斯坦说:“由于毛泽东主席的逝世,人类思想的一座灯塔熄灭了。”[5]英国首相卡拉汉的唁电说:“他的影响远远超出了中国的疆界,无疑他将作为世界闻名的伟大政治家而被人们所缅怀。”又说:“中国今天在世界上的地位就是他的无与伦比的成就的纪念碑。”[6]巴基斯坦总理布托在声明中说:“毫无疑问,毛泽东主席是巨人中的巨人。他使历史显得渺小。他的强有力的影响在全世界亿万男女的心中留下了印记。毛泽东是一位革命家,是革命的精髓,是革命的旋律和传奇,是震动世界的出色的新秩序的最高缔造者。”又说:“毛泽东没有死,他永垂不朽,他的思想将继续指导各国人民和各民族的命运,一直到太阳永远不再升起。”[7]

应该说,这些外国领导人的论述和评价是真实的,也是发自肺腑的。因为,毛泽东历来反对以大国之势“向外国人自吹自擂”、把自己的思想和意志“强加于人”。1970126日,他在一个批示中写道:“对于一切外国人,不要求他们承认中国人的思想,只要求他们承认马列主义的普遍真理与该国革命的具体实践相结合。这是一个基本原则。我已说了多遍了。”[8]

毛泽东那“四面云山来眼底,万家忧乐系心头”的伟大胸怀、“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的豪情壮志、“改造中国与世界”的远大抱负与“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的胆略和气魄,真的是无人所及!正如被誉为世界上“最了解中国和毛泽东的美国人”斯诺所言:“毛泽东在群众中的形象,……他不但是一个党的领袖,而且是一个公认的名副其实的导师、政治家、军事家、哲学家、桂冠诗人、民族英雄,全民族的领导以及历史上最大的人民救星。”[9]美国最近有一本畅销书叫《Eastern Black》,书名是由《东方红》而来,直译《东方黑》,讲的是毛泽东思想对于黑人民权运动的重大影响。

然而,就是这样一位举世景仰的“巨人”和“伟人”,却一直对教师职业情有独钟。他终生对“教师”孜孜以求的志向和愿望,令人感动至深!毛泽东浓郁的教师情结和坚定的教育志向,与他青少年时代的学前老师、私塾老师、高小老师、中学老师,以及师范老师对他的巨大影响息息相关,还与他曾经当过一段时间的长沙修业学校高小部历史教员、湖南一师附小校长和一师国文教员密切相连!

作为一个自然人,毛泽东已经消失在天地造化之中,但作为社会历史造就的“能把沙子拧成绳子”的一代伟人,他的遗产将与人类精神遗产一起,长留青史。鲁迅先生曾说过:“伟大也要有人懂。”[10]为了切实读懂一生具有浓郁教师情结和尊师情怀的毛泽东,本书记述了毛泽东青少年时代接受教育的故事、他与其诸多教师的深情厚谊,以及他终生倾慕教师职业、关注教育事业的殷殷情愫。在撰写过程中,笔者阅读了380余本有关毛泽东及研究毛泽东的书籍,参阅了大量翔实的相关书籍、论文、书信、档案、文库、会议记录等,特别是毛泽东的自述、年谱、传记、文集、讲话、报告、书信、谈话、电报、手稿、题词等,还到韶山、长沙、井冈山、瑞金、遵义、延安、北京等毛泽东成长、学习、战斗、工作过的地方进行了考察,力求实事求是、有理有据地再现毛泽东当年的历史真实。

多年来,毛泽东一直不愿意看到那些不符合历史事实的甚至夸大了、神话了的描述自己的故事和传闻面世。1943年春,时任中共中央秘书长任弼时曾安排在延安的著名作家、毛泽东的少时学友萧三:“写一本毛泽东传,以庆祝他的五十大寿。”胡乔木也深表赞同,并为此免除了萧三的不少“杂务”。这样,在广泛搜集资料、遍访知情人士的基础上,萧三写出了《毛泽东同志传略》一书,但毛泽东坚决不肯做寿,也不同意出版自己的传记。422日,毛泽东致函凯丰:“生日决定不做。做生的太多了,会生出不良影响。……我的思想(马列)自觉没有成熟,还是学习时候,不是鼓吹时候。”[11]

20世纪50年代初,他的私塾老师毛宇居撰写了《毛泽东轶事》、一师老师罗元鲲撰写了《第一师范时代的毛主席》等回忆毛泽东青少年故事的长篇文章,想请毛泽东审阅后公开发表,但都被他毫不犹豫地婉言谢绝了。他在给毛宇居的信中写道:“有些内容不适合,似以不印为宜,原稿奉还。”[12]在给罗元鲲的信中也写道:“得之传闻,诸多不实,请勿公表为荷。”[13]所以,他对宣传自己的东西是极为谨慎的。

1956314日,毛泽东在同越南劳动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长征、印度尼西亚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艾地谈话时,还专门谈到了这一点。他说:“还说一点,现在传播的关于我的故事,有些并不真实,是不可信的。例如,香港有一家报纸说我曾经在一个深夜到离开延安四十里地的地方去看一个伤兵,因为他说在死前一定要见一见毛主席。实际上并没有这回事。伤兵我是去看过的,但就在延安,而且在白天,并不是应一个快断气的伤兵的要求而赶去看他。还有一篇故事,说我八岁就不相信神,成为一个无神论者。但当时我还是相信神的,后来又曾经是唯心主义者、无政府主义者。那篇文章说的话不符合实际。那也是一种迷信,那样是不好的。”[14]

时势造英雄,江海出巨龙。谁能想到,一直向往和追求教师职业的毛泽东,却顺势而为地在革命的大熔炉中锻铸成了民族的英雄和人民的救星!然而,终生渴望当一名教师的热血和激情,却一直涌动在毛泽东的心中!



[1] 苏扬编:《中国出了个毛泽东——中外名人的评说》,解放军出版社1991年版,第227页。

[2]《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七卷,人民出版社1961年版,第72页。

[3]新华通讯社编译:《举世悼念毛泽东主席》,人民出版社1976年版,第180 页。

[4]新华通讯社编译:《举世悼念毛泽东主席》,人民出版社1976年版,第169页。

[5]新华通讯社编译:《举世悼念毛泽东主席》,人民出版社1976年版,第106页。

[6]新华通讯社编译:《举世悼念毛泽东主席》,人民出版社1976年版,第114页。

[7]新华通讯社编译:《举世悼念毛泽东主席》,人民出版社1976年版,第30页。

[8]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12册,中央文献出版社1998年版,第283页。

[9]武际良:《斯诺心目中的毛泽东》,《百年潮》2013年第12期。

[10]鲁迅:《叶紫作〈丰收〉序》,《鲁迅全集》第六卷,人民文学出版社2005年版,第228页。

 

[11]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书信选集》,人民出版社1983年版,第212页。

[12]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等编:《毛泽东致韶山亲友书信集》,中央文献出版社1996年版,第63页。

[13]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书信选集》,人民出版社1983年版,第452页。

[14]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文集》第七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17页。

 

           (本文来自韩延明即将出版的新著《毛泽东的教师情愫》)


 山东省沂蒙文化研究会 © 2015-2016 All Rights Reserved!任何转载须经本会书面授权

地址:济南市历下区燕子山路2号 邮编:250004  

主编QQ:85739096 qq群:176696276 

鲁ICP备1400815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