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革命历史人物

革命伴侣——陈明、辛锐烈士

时间:2014-6-10 9:36:04  作者:刘亚男  来源:  查看:1267  评论:0

     华东革命烈士陵园里,有我党革命斗争史上唯一的一座夫妻合葬墓。牺牲于沂蒙山抗日根据地的一对相爱至深的革命伴侣——陈明烈士、辛锐烈士。

陈明烈士,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7年任中共福建省临时省委书记,曾经留学苏联,参加了长征,抗战初期任中共山东分局党校副校长,山东省战工会副主任兼秘书长,对山东抗日根据地的政权建设有卓越的贡献。

辛锐烈士,1918年出生在风光秀丽的济南大明湖畔,父亲是一位思想进步的银行资本家,生活条件优越的辛锐从小就接受了良好的教育,是远近闻名的才女,她的梦想就是在全国开一场个人画展。抗战爆发后,辛锐毅然放弃了富裕的生活,追随着自己的信仰参加了革命,并于1938年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多才多艺的辛锐在部队从事文艺工作。1939年元旦《大众日报》创刊号上的毛主席木刻像就是出自辛锐之手。194138,为加强阵地宣传,中共山东分局成立了姊妹剧团,能歌善舞的辛锐任团长,也就是在也一天陈明与辛锐结为夫妇。

婚后,他俩相敬如宾,但因忙于工作,很少生活在一起。虽然聚少离多,虽然生活中弥漫着战争的硝烟,他们的爱情仍然甜蜜,仍然热情。辛锐有了身孕想吃酸的东西,陈明就高兴地带着她上山摘酸枣。并以革命乐观主义精神安慰脸色微黄的妻子:“现在是战争年代,条件差,只好委屈你了”。说着,他牵着妻子的手,爬上一个小山岗,兴致勃勃的说:“辛锐,等到革命胜利了,咱们回龙岩家乡,那里有桔子、枇杷,农家还腌有香喷喷的酸菜,味道可好啦!

遗憾的是,就是这样一个对于普通人来说再普通不过的愿望,他们永远都无法实现了。 1941年的沂蒙山区是战事最为繁忙的时期,为了不耽误工作,已经怀有三个月身孕的辛锐还没有来得及体会为人母的幸福含泪吞下了18片奎宁流了产,她的身体也因此受到了巨大的伤害。1130,日军向沂蒙山区展开铁壁合围,已经很久没有见面的陈明和新锐在急行军途中相遇了,当时陈明正在率领部队准备阻击敌人,他只深情地看了妻子一眼便匆匆的离开了,这匆忙的沉默相向,短促的眼神接触,寄托了一种深沉而又美好的期望,那就是:“保重自己,要活着回来。”之后就发生了惨烈的大青山突围战,陈明率部与敌血战,双腿负伤,无法行走。当他掩护警卫员突围后,敌人已包围上来,他用剩下的4发子弹击毙了3个敌人后,把最后一发子弹留给了自己,英勇地为国捐躯,我们不知道当他把枪口对准自己头颅的那一刻,他的脑海中是否闪现过辛锐的面孔,他是否呼唤过爱人的名字。

就在陈明同志牺牲的同时,辛锐也身负重伤,右膝盖骨被打掉,左膝盖骨被打掉一半,小腹中弹,满身是血的辛锐被抬到山洞里抢救治疗。在敌人围剿扫荡、医药奇缺的情况下,负这样的伤是要忍受极大痛苦的,每当伤口剧痛时,她都会昏死过去。苏醒过来的辛锐惦记着陈明,便问身边的护理员徐兴沛:“这些天来一直没有陈明同志的信息,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昨天晚上,我做了个梦,梦见他和警卫员骑着马来看我。我小时候常听老人说做梦和实际是相反的,照这个逻辑推测,他已经不在人世了。”说着,一串串的眼泪挂在脸上。徐兴沛不忍增加她的痛苦没有告诉她实情,1217,日军突然来搜山,发现了辛锐同志藏身的山洞,两位医务人员急忙抬着辛锐往外突围。但敌人追上来了。为了不连累同志,辛锐硬是从担架上滚了下来。两位同志只好将身上的手榴弹给她留下。

辛锐把手榴弹掖在胸前,用棉被裹着前胸,背靠着大石头庄严地坐在地上。穷凶极恶的鬼子叫喊着“女八路”冲了上来,辛锐沉着的扔出了一颗手榴弹。一个鬼子军官叫嚣着捉活的,视死如归的辛锐又扔出一颗手榴弹。气急败坏的鬼子大喊:“打死她!”一颗子弹击中了辛锐。当围上来的鬼子用力拉开辛锐的被子时,突然一声巨响,第三颗手榴弹在鬼子中间炸开了。辛锐同志被炸得粉身碎骨。当晚,同志们把辛锐能拣的骨头拣了,还有留下来的衣服,把她埋在两堆大石头中间,立了个碑。

我们不知道这位美丽端庄的才女在她牺牲的最后时刻想些什么,我们只知道他再也不能实现她开画展的愿望了,也不可能实现与爱人的约定了。但她却是一个坚定地、英勇的、为革命流尽最后一滴血的共产主义战士,她23岁的年轻生命奉献在了沂蒙山这片红色的热土上。辛锐追随她的丈夫而去,他们年轻的生命连同他们对美好生活的憧憬永远留在了大青山!但他们对共产主义的坚定信仰对革命的无私奉献精神却穿越时空、历久弥新成为一代又一代共产党人心中永远的丰碑。


 山东省沂蒙文化研究会 © 2015-2016 All Rights Reserved!任何转载须经本会书面授权

地址:济南市历下区燕子山路2号 邮编:250004  

主编QQ:85739096 qq群:176696276 

鲁ICP备1400815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