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传统文化

论“大义临沂”之“义”的传统内涵及发展

时间:2014-6-14 21:58:22  作者:顾向明  来源:  查看:1555  评论:0

 

中国人习惯将思想言行合乎“义”之人称为“义士”,其价值判断标准主要指忠义、侠义。笔者以为,将“大义临沂”之“义”的内涵仅仅理解为忠义、侠义是远远不够的,它还应包括与“义”紧密关联的一系列伦理道德规范和行为准则;其传统内涵在沂蒙古代社会具体体现为忠、孝、礼、仁、道等伦理道德规范,在现当代沂蒙社会则发展为以沂蒙精神为代表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关于“义”之基本涵义,《辞海》对此解释是:“事之宜;正义。指思想行为符合一定的标准。”此意出自儒家经典《礼记·中庸》中孔子“义者,宜也”之语,“宜”乃适合、适当的意思法家代表人物韩非子也说,“义者,谓其宜也,宜而为之”;“义”不仅是人类一种基本行为准则,更是判断人际关系是否合乎伦理规范的道德标准和价值尺度,“义者,君臣上下之事,父子贵贱之差也,知交朋友之接也,亲疏内外之分也。臣事君宜,下怀上宜,子事父宜,贱敬贵宜,知交朋友之相助也宜,亲者内而疏者外宜”(《韩非子·解老》)。

在中国传统社会,“义”的社会价值评判标准是什么?换言之,合乎什么标准的思想言行才可称之为“义”呢?根照儒家的思想观点,“礼义”、“仁义”、“忠义”、“孝义”、“道义”等,都是“义”的价值评判标准。“礼”、“仁”、 “忠”、“孝”、“道”等构成了“义”的传统内涵。

孔子重“礼”,儒家把“礼”放在“义”之首位。“何谓人义?父慈,子孝,兄良,弟,夫义,妇听,长惠,幼顺,君仁,臣忠,十者谓之人义”(《礼记·礼运》)。“礼”是与中国传统等级社会制度相适应的一套礼节仪式。孔子说:“君子义以为质,礼以行之,逊以出之,信以成之,君子哉。”(《论语·卫灵公》)意思是,君子把“义”作为根本,用“礼”来施行“义”。儒家认为,人只有遵循“礼”,使自己的言行举止合乎“礼”,做到:父慈子孝,兄良弟,夫义妇听,长惠幼顺,君仁臣忠,方能称为“人义”成为君子。战国时期儒家代表人物荀子发展了孔子诸如积礼义而为君子之类的思想,第一个系统提出了“礼义” 理论学说。荀子高度评价“礼义”的作用,认为“礼义”是达到天下大治的本源。

儒家认为,“仁”是“义”的根本。“仁者,义之本也,顺之体也,得之者尊”(《礼记•礼运》)。“仁”与“义”二者紧密关联相互依存,“未有上好仁而下不好义者也”(《礼记•大学》)。孔子思想的核心是“仁”,孔子的思想体系中,注重仁和礼的结合,纳仁于礼,孔子说“人而不仁,如礼何?(《论语•八佾》)。儒家在讲仁和礼的同时又强调义,关于“仁”、“礼”、“义”三者之间的关系,《礼记•曲礼》曰:“道德仁义,非礼不成。”孔颖达疏:“仁是施恩及物,义是裁断合宜。”也就是说,仁义是道德的最高范畴,但是抛开礼去追求仁义是做不到的。

“忠”和“孝”同样也是“义”的主要价值评判标准之一。不惟儒家这样主张,就连崇尚以法治国的法家也深以为是,“所谓义者,为人臣忠,为人子孝,少长有礼,男女有别”(《商君书·画策》)。在中国传统主流文化中,“百善孝为先”。儒家认为,“孝”为“仁”之根本,“孝悌也者,其为仁之本欤”(《论语·学而》)。孝顺父母,敬爱兄弟,这是“仁爱”最根本的。“孝”是“忠”的基础,“孔子曰:‘事亲孝故忠可移君,是以求忠臣必于孝子之门。’(《后汉书·韦彪传》)

“道”,常常与“义”并称,此处,“道”应理解为道德,正义。“道义”者,道德和义理也,或曰道德和正义也。《周易·系辞上》:成性存存,道义之门。荀悦《汉纪·高祖纪一》:夫立典有五志焉:一曰达道义,二曰彰法式,三曰通古今,四曰著功勋,五曰表贤能。宋代大文豪欧阳修说过:“君子……所守者道义,所行者忠信,所惜者名节。以之修身,则同道而相益,以之事国,则同心而共济。”(《宋史·欧阳修传》)坚守道义是中国知识分子的优秀传统品格,自古“书生道义之为贵也”(《后汉书·王符传》)。中国共产党创始人李大钊的楹联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更是将道义提升到了为实现共产主义理想而奋斗的崇高境界。

由上可见,在沂蒙古代社会,“义”的传统内涵主要包含“礼”、“仁”、 “忠”、“孝”、“道”等伦理道德规范和行为准则。而“大义”者,是指“义”的思想和言行超越了个人或亲朋好友的狭小利益圈子,符合社会的群体利益和时代的价值需求,从而对社会产生了广泛而深刻的积极影响。

临沂“大义”传统自古有之,从古代至近代,涌现出许许多多的“大义之士”,他们的社会实践或思想建树,从“忠义”、“仁义”、“礼义”、“孝义”、“道义”等不同的测面,谱写了一曲曲动人的“大义”之歌,在临沂大地上产生了深刻而广泛的历史影响,他们的“大义”精神千百年来浸染着临沂的淳朴民风,潜移默化地引导着沂蒙社会前进的步伐。他们或因把“义”的实践活动总结上升为系统的思想理论而成为万世宗师,或以忠烈报国、以身殉道、仁爱至孝的“大义”之举而彪炳史册。兹例举其中的典型代表说明之。

仲由,字子路,春秋时期鲁国卞(今山东平邑县仲村镇)人,孔子最信任和倚重的弟子。子路重友轻利,孔子曾问其有何志向,子路回答说:愿车马衣轻裘,与朋友共,敝之而无憾。(《论语·公冶长》)子路诚实守信,孔子评价他:片言可以折狱者,其由也与?子路无宿诺。《论语·颜渊》)意思是说,断狱要听两面之词,凭人一面之词便可断狱,这么笃实无欺的人只有子路了吧!子路答应今天兑现的事情,决不拖延到明天。子路仁孝,到百里之外背米奉养双亲,父母去世后,子路后来富贵了,却常因不能再为父母背米尽孝而伤心,孔子感叹说:“由也事亲,可谓生事尽力,死事尽思者也。”(《孔子家语·致思》)子路忠直不二,孔子断言能始终如一追随自己的弟子只有子路:道不行,乘桴浮于海。从我者,其由与?”《论语·公冶长》)

子路最后用生命实现了杀身成仁、舍生取义的儒家最高道德理想。子路任卫大夫孔悝的邑宰。蒯聩与孔俚发动叛乱,进攻卫出公,卫出公逃往鲁国,蒯聩立为庄公。子路在外闻讯后,立刻准备进城去讨伐逆贼。有人劝他不要招来杀身之祸,子路说:食其食者不避其难,毅然进城。蒯聩命手下攻打子路,斩断了子路的冠缨,子路高声道:君子死而冠不免。系好帽缨,从容就义。(《史记·仲尼弟子列传》)子路优秀的道德品行在当今社会仍具有积极而广泛的社会意义。

曾参,世称曾子。春秋末期鲁国南武城(今山东平邑县)人,孔子著名弟子之一。曾子从实践上坚持奉行孝道,《二十四孝》记载有曾子“啮指痛心”的孝行。唐代著名诗人皮日休曾说“曾参之孝感天地,动鬼神,自汉至隋不过乎”(《文薮》)。更重要的是曾子著有《孝经》等儒家经典,系统阐述了“孝”的思想主张,对孝的精神实质做了较全面的发挥,发展了孔子的儒学思想,被后世儒家尊为宗圣

曾子将孝视为天之大经、放之四海皆准的道德准则,夫孝者,天下之大经也。夫孝置之而塞于天地,衡之而衡于四海,施诸后世而无朝夕,推而放诸东海而准,推而放诸西海而准,推而放诸南海而准,推而放诸北海而准”(《大戴礼记·曾子大孝》)。在曾子看来,孝是宇宙之中最基本和最主要的道德规范,突出了孝在人伦关系中的重要作用。曾子认为,是“孝”的核心,君子之孝也,忠爱以敬;反是,乱也。尽力而有礼,庄敬而安之;微谏不倦,听从而不怠,欢欣忠信,咎故不生,可谓孝矣”(《大戴礼记·曾子立孝》)。敬养的实质是诚于心,时刻将父母放在心上;不仅养其口体,更要养其心志,孝子之养老也,乐其心,不违其志(《礼记·内则》),乐其心者,即要让父母心情偷悦,不违背他们的意愿。曾子认为,孝有三个层次:尊亲、不辱、能养。孝有三:大孝尊亲,其次不辱,其下能养”(《大戴礼记·曾子大孝》)。尊亲者,扬父母之名;不辱者,不陷父母于不义;能养者,克己奉亲。

曾子的思想学说十分丰富,影响很广,如他的修齐治平的政治观,省身慎独的修养观等,但影响最大的还是他的关于“孝”的理论。曾子以孝为本的孝道观影响了中国两千多年,至今仍具有很强的现实意义,是当今建设和谐社会的宝贵思想财富。

荀子,时人尊称荀卿,战国后期赵国人。曾三为楚兰陵(今山东苍山兰陵)令,并终老于兰陵。荀子是先秦儒家代表人物之一,他对人们的礼义实践活动进行了总结,系统提出了“礼义” 理论学说,发展了孔子的儒学思想。

关于“礼义”的起源,荀子认为:由于人性是恶的,所以才有圣王制定礼义法度,以达到化性而起伪的目的。人之性恶,其善者伪也。今人之性,生而有好利焉,……生而有疾恶焉,……生而有耳目之欲,有好声色焉,“古者圣王以人之性恶,……是以为之起礼义,制法度”(《荀子·性恶)。圣王通过用礼义教化人们,用法度治理人们,从而使天下人之性转化为善,化性而起伪。在荀子看来,礼与义紧密连接,不可分割,却又各自有所侧重。礼的目的就是让人们自生至死,都要向善,“礼者,谨于治死生者也。生,人之始也;死,人之终也。终始俱善,人道毕矣”(《荀子·礼论》);“义”则是阻止人去为奸为恶,“夫义者,所以限禁人之为恶与奸者也”(《荀子·强国》)。荀子高度评价“礼义”的作用,认为“人无礼义则乱,不知礼义则悖”(《荀子·性恶》),认为礼义最恰当地体现了先王之道,“先王之道,仁之隆也,比中而行之。曷谓中?曰:礼义是也”(《荀子·儒效》)。荀子认为礼义是达到天下大治的本源,“天地者,生之始也;礼义者,治之始也”(《荀子·王制》),他从多个角度论述了“礼义”对治国的重要性,“刑政平而百姓归之,礼义备而君子归之”(《荀子·致士》)“故上好礼义,尚贤使能,无贪利之心,则下亦将綦辞让、致忠信而谨于臣子矣”(《荀子·君道》)。主张治国必须隆礼、“重法”,“故人之命在天,国之命在礼。人君者隆礼尊贤而王,重法爱民而霸,好利多诈而危,权谋、倾覆、幽险而亡。”((《荀子·强国》))荀子还从道德修养的角度阐述礼义对个人化性起伪的重要性,如他说,“积土而为山,积水而为海,积善而全尽谓之圣人。……积礼义而为君子”(《荀子·儒效》);又说,“虽王公士大夫之子孙,不能属于礼义,则归之庶人。虽庶人之子孙也,积文学,正身行,能属于礼义,则归之卿相士大夫”(《荀子·王制》)。

荀子的礼义学说对后世影响深远,构成了中国几千年政治统治格局的思想基础。荀子提倡礼法结合,强调礼义教化及使用法制对于个人的道德修养和治国的重要作用,成为后世儒家提倡外儒内法的理论基石,对当代社会也有深刻的借鉴意义。

至近代,沂蒙更有忠义爱国的民族英雄左宝贵。左宝贵,回族,山东费(今属平邑县)人。清末著名爱国将领,以智勇兼全、善于治军著称,甲午战争前已提升为总兵,记名提督。光绪二十年(1894)七月,甲午中日战争爆发。清政府派左宝贵等四将率“四大军”共万余人赴朝鲜平壤。日军对平壤连续发起猛攻,左宝贵率部扼守平壤制高点玄武门,日军大队人马蜂拥而至,清诸军总统叶志超贪生怕死,竟主张弃城逃走,遭到左宝贵的坚决反对。左宝贵亲自登城指挥,部下感奋,拚死力战。在鏖战中,左宝贵中炮身负重伤壮烈牺牲。朝廷闻之,赠太子少保,谥忠壮。左宝贵是甲午战争中清军高级将领血战沙场、壮烈殉国的第一人,与甲午海战中牺牲的邓世昌并称为“双忠”(《清史稿》卷460《左宝贵列传》)。晚晴著名诗人黄遵宪在《悲平壤》一诗中,热情讴歌左宝贵为国捐躯的大义之举:“肉雨腾飞飞血红,翠翎鹤顶城头堕;一将仓皇马革裹,天跳地踔哭声悲。”

左宝贵这种忠勇爱国、视死如归的大义精神,成为革命战争年代沂蒙人民勇于牺牲、无私奉献的精神源泉之一。

至现当代沂蒙社会,“义”的传统内涵“忠”、“孝”、“仁”、“道”等,随着时代的进步又有了新的发展,沂蒙人民用自己的实践将道义、忠义、仁义、孝义等传统“大义”极大地升华,赋予其“沂蒙精神”这一崭新内涵。

沂蒙精神指沂蒙人民所创造的“爱党爱军,开拓奋进,艰苦创业,无私奉献”的精神。这种精神在革命战争年代表现为爱党爱军、不怕牺牲、奋勇杀敌的战斗力,在和平建设时期则转化为开拓奋进、艰苦创业的生产力。

革命战争年代的沂蒙精神最直接的表现就是万众一心支援前线,最突出的代表就是沂蒙红嫂。革命战争年代,沂蒙山区420万人,有20万人参军入伍,120万人参战支前,6万多先烈血洒疆场。乡乡有红嫂,村村有烈士,涌现了一大批英雄群体,如:与日本侵略者血战到底的“全国抗日楷模村”渊子崖村民,用乳汁救治伤员的“沂蒙红嫂”,支前模范沂蒙六姐妹率领儿媳们收养47名革命后代而自己却4个孙子、孙女因照顾不周先后夭折的“沂蒙母亲”王换于,先后将自己的三个儿子送到革命部队当兵后来都光荣牺牲的刘永良。刘永良说过国家危难时刻,我们要为国家出力。”1940年,他把长子刘福林送到抗日战场,是村里第一个报名把儿子送进八路军部队的人1942年,抗日战争到了艰苦的相持阶段,他将年仅17岁的次子刘孟林送到区中队,参加地方抗日武装活动;1946年,为夺取解放战争的全面胜利,小儿子刘洪林也走上解放战争的最前线。战争是残酷无情的。1947年春,刘永良的长子在对敌作战中不幸牺牲1948年夏,次子刘孟林也血洒疆场。1950年冬,在抗美援朝战争中,三儿子刘洪林又壮烈牺牲。淳朴的沂蒙人用最真实的行动与语言诠释了对党和人民军队的爱。在家与国之间,他们舍弃小家,成就国家;别离亲情,铸就大义。革命战争年代的沂蒙人,默默无闻,却又撼天动地。

和平建设时期的沂蒙精神是沂蒙人民宝贵的精神财富,是临沂经济发展的助推器,具有强大的感召力和凝聚力。当代的临沂人秉承“大义”传统,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创业神话,他们中有人们熟知的王廷江、朱呈镕、赵志全等人,还有韩宗锋等一大批默默无闻的创业英雄,更有新一代大学生创业的典范李海鹏。他们心系人民,把自己的聪明才智奉献给社会,带领群众共同进步,用自己的行动向世人诠释了什么是当代的临沂“大义”精神。

韩宗锋,现任罗庄街道焦沂庄社区党支部书记、居委会主任。2007年上任的韩宗锋,面临着很多问题:农民人均收入不足2000元,村里背负着许多外债,民房破旧不堪,交通环境恶劣,道路坎坷不平。他率领社区两委一班人,首先从清查多年积累下的乱圈乱占土地入手,从上任至今,共为集体清理收回乱圈乱占土地529亩,对收回的土地进行公开竞争性发包,为集体挽回收入200余万元。自从集体有了稳定的收入来源,韩宗锋便迅速把社区居民的各项福利及公益事业提上了日程,投资开展了一系列为民便民活动:营建良好的村居文化环境,为居民建起文化活动室、图书室、阅览室、乒乓球室、象棋室等文化体育场所;修路、硬化路面,亮化、美化社区;给全体居民购买了农村合作医疗保险和家庭财产防盗险;为保障夏收夏种工作的顺利开展,实行每户每亩补助10元的惠农措施;为彻底改善困难户及老年人住房条件,出资40万元,筹建一期老年生活中心,为他们老有所乐、老有所养提供了保障,等等。2008512四川汶川地震发生后,韩宗锋先后带头捐款12万元,在他的积极带领下,社区党员、群众纷纷献出自己的爱心,前来捐款的人群络绎不绝,其中80岁以上的捐款老人近百人。韩宗锋用道义之举,彰显了当代沂蒙共产党人艰苦创业、心系民生、勤政为民、无私奉献的优良品质,赢得了群众的爱戴和拥护。

李海鹏,198112月出生,2000年考入临沂师范学院历史与社会学系历史学专业,2004年毕业。现任山东润蒙集团董事长,临沂市政协委员。短短几年创业时间,李海鹏获得了巨大的成功,成立了跨行业经营的综合性集团公司——山东鹏宇集团,下设8家控股或参股子公司,涉及服装加工、化工、金融、IT等领域。被团中央授予“中国青年创业群英榜”;被山东省高工委、共青团山东省委、省教育厅授予“山东高校毕业生十大成功创业者”。

上善沂水风范,崇实蒙山品质”,“80后”李海鹏怀着一颗仁义之心,热心公益事业,积极回报社会,回报母校:2006年为临沂大学捐款12万元;2007年先后共捐款12.5万元给临沂市希望工程办公室;2007年为中国临沂书圣文化节捐助20万元;2008年为四川汶川大地震灾民捐款10万余元。李海鹏对自己的母校更是怀着感恩之心,2011年专门在临沂大学设立了1000万元的李海鹏基金。李海鹏说:“四年的求学时光,为我毕业以后的创业打下了坚实的文化基础,使我在学校期间积累了丰富的创业经验;我尤其要感谢这所大学,她深厚的文化氛围,给了我不竭的动力。我对他们、对学校产生了深厚的感情。也正是这种毕业学子对母校的一种真情,让我下定决心设立这个基金”,“设立这个基金的初衷,就是想给自己母校的教师产学研项目的研究给予一些帮助,给有意自主创业的一些学弟学妹们一些资助”。

李海鹏的仁义善举,在临沂大学师生和临沂广大市民中获得广泛赞誉,在莘莘学子心目中更是树立了一座“刻苦学习、努力创业、奉献社会”的精神丰碑。

临沂人自古就有孝的优良传统。如今,沂蒙孝义精神在年轻一代身上传承光大,就读于临沂大学文学院历史系的大学生刘秀祥即是新一代孝子的典型代表。刘秀祥出生在一个边远贫困的山村。他4岁时,作为一家顶梁柱的父亲因病去世,几年后,哥哥姐姐因承受不了窘迫困苦的生活而相继离家。12岁那年,本来身体欠佳的母亲又患上了间歇性精神病。7年来,刘秀祥一边照顾病母,一边辗转各地打工求学。2008年,他通过自己的努力,考上了临沂大学。他带着生病的母亲走进了大学校园,边学习,边打工,边照顾母亲。刘秀祥同学曾说过“母亲之于我尤是生命,即便生活的路再艰辛,再难走,亦不可弃”。刘秀祥用他稚嫩的肩膀向世人诠释了什么是当代的“孝义”精神,谱写了一曲孝老爱亲、自强不息的青春之歌。刘秀祥先后获得第二届全国道德模范提名奖,中华新二十四孝提名奖,入选中国好人榜2008山东新闻网十大新闻人物,中国孝心大使等一系列荣誉称号。

当代临沂也涌现了大量侠肝义胆、见义勇为的英雄人物,他们中就有勇敢制止歹徒施暴而光荣负伤的宋建民。20061110,到半程镇党委开会的宋建民,目睹在金锣科技园打工的四川姑娘小王被4名歹徒殴打,立即上前制止,与歹徒展开了搏斗。歹徒从身上拔出匕首凶狠地向宋建民连捅6刀,致使宋建民的肌腱被挑断,腹部大网膜被刺透至肺。宋建民在长达6个多小时的手术中,共计缝合46针,后被鉴定为九级伤残。宋建民将自己获得的10000元见义勇为奖金,无偿捐赠给临沂市希望工程办公室。类似宋建民这样的见义勇为之士在沂蒙大地还有许许多多,他们用实际行动传承着临沂“大义”传统,危难时刻,首先想到的是他人,他们用自己的鲜血和生命诠释了什么是当代的“侠义”精神。

自古至今,在沂蒙大地上诞生了无数“大义”之士,他们的大义之举和大义精神,感召和引领着一代代沂蒙人艰苦奋斗、开拓创新,共同铸就了“大义临沂”的城市品格,成为沂蒙人不断前进的永恒的推动力。

 

(作者单位:临沂大学文学院)

 


 山东省沂蒙文化研究会 © 2015-2016 All Rights Reserved!任何转载须经本会书面授权

地址:济南市历下区燕子山路2号 邮编:250004  

主编QQ:85739096 qq群:176696276 

鲁ICP备1400815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