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民俗文化

浅谈撕纸“沂蒙老农”

时间:2014-6-14 22:20:41  作者:孙枫玲  来源:第一次学术研讨会论文集  查看:615  评论:0

主题:浅谈撕纸沂蒙老农”       采集沂蒙剪纸小记   

 

浅谈撕纸沂蒙老农

 

 

我这一生用心最多的就是撕纸画,修来改去几十年,但总是不理想,我的撕纸沂蒙老农是用黑色宣纸,以手代替剪刀所产生的撕纸画。用手撕没有剪刀灵活,很多地方受到局限,纤巧工细之处无能为力,但这种局限性又恰恰是个长处,撕出来的不规则的边沿正如古人所说:画贵有笔误。而撕纸画笔笔误与画理不谋而合。撕出来的人物都是影像,没有鼻子,眼睛,衣纹也很少,好的作品外轮廓寥寥数笔,但粗得合理,概括得恰到好处。

撕纸可谓是素打扮,没有诱人的斑斓色彩,却也能让人喜爱,记得2000年在北京举办的剪纸世纪回顾展中,北京美术馆的何主任看了我的撕纸作品:对火拾粪捻线后,找到我说:你的撕纸让我想起了我家乡的父母亲,请您给我撕几幅,我挂在墙上看。

撕纸的魅力在于给观赏者留有想象的空间,由于影像外在特征简洁,鲜明而形成,诱发欣赏者丰富的想象力。影像内结构模糊所产生的与外轮廓的形成分明,这种黑白分明的影像表现了丰富的内容,黑和白一阴一阳,好似天配姻缘。撕纸造型突出的外轮廓形成的影像没有零碎的细节干扰,将结构隐于黑影不至分散视觉。集中对人物整体的表现,虚与实之间的大的构成关系,突出了富有变化的动态影像,这些农民影像是从真正的自然界所呈现的素材中造出另一个想象自然。使作品具有夸张多变的造形特征,凝重浑厚的风格。那一幅幅洋溢在画面上的情趣,使作者和读者情投意合,导致情感交流,诱发人们的思维,获得艺术欣赏的乐趣。

撕纸沂蒙老农记录了平凡的、微小的、不起眼的、不被人注意的一些农民劳动场景和生活细节。是如此平凡以至大家都习以为常,往往视而不见忽略过去,没有留下任何记载,能在平凡中看见了不平凡,平凡的一旦被表现出来必是亲切的。观后可感受到那份单纯的可爱,那份谆朴的可敬,那份贫穷的轻松。又由于撕纸时往往出现一些意想不到的随意性,自有妙趣天成的韵味。

与农民结交就像在空旷的荒野中相遇知音。有些往事曾敲打过我的心灵,经过了半个多世纪的沉淀与发酵,现实风雨的冷却和深化,促使我不断地回忆,不断的梦中重现。

难忘农民渴望知识的情景,冬季每当夜幕降临,劳累一天的男女青壮年都端着用墨水瓶改做的小煤油灯,抱着小板凳去学文化。认真的趴在儿童白天上课的土坯台子上学写字,他们迫切想学的是“1”“2”“3”,使自己能认得钱数。想学二字,使自己外出时能找到厕所,想学认自己的名字,在生产队分配的地瓜堆上能顺利的找到写有自己名字的纸片……记得有一位四十岁左右的社员,在屋内屋外同样温度的寒冷冬夜,他竟满头大汗,问何故,答曰:我不会写,急的。

难忘60年代初在烈日下割麦子,大家都割到地头了,唯我还落得老远,焦急、疲惫、尴尬、无助,是他们每人伸出了镰刀帮我。

    更难忘抄家后是他们悄悄叩响我的家门,无言的帮我扶起坛坛罐罐,送来抚慰和同情,使我感受到人的气息与光泽。这些往事,偶然启发了我用撕纸的艺术手段歌颂农民的想法,经过日夜的酝酿、苦思、修改,百余幅撕纸画沂蒙老农的初稿形成了,我想表现的是农民那种老实巴交、吃苦耐劳、忍辱负重的精神,那似山一样的沉稳、宁静、博大的胸怀,以不变应万变的气度。这些撕纸是我心中积蓄太久太重创痛的一种倾诉形式。

那是我用心灵为他们拍下的一张张照片。昔日的涌泉之恩,今日的滴水相报。

 

 

 

 

 

 

 

 

 

采集沂蒙剪纸小记

孙枫玲

 

那是一九九九年底,我偶然听说石井镇大集上有绣鞋花样剪纸出售。腊月十八这天,经过一个多小时的山路颠菠,我赶到了石井。因逢年集,人特别拥挤。在拥挤的人群中,不时有绣花鞋闪现,穿者大多是年轻妇女、姑娘、小女孩。剪纸是实用者的艺术,有人用就有人卖。经过多方打听,终于在路边一个低洼处找到了。剪纸摊毫不起眼,地上铺着一米见方的一块黑布,上面摆满了各种各样的绣鞋花样,在黑色底子的强烈对比下,白纸鞋花醒目而又漂亮。梦寐以求的剪纸精品突然展现在眼前,我的心不由得砰砰直跳,即使当时黑布上堆满了黄金,我也绝不会如此激动。我急忙挤过去,剪纸千姿百态,使我目不暇接,清新的格调,沁人心脾的乡土气息,充满了装饰情趣的风格,原始而又质朴,浸透着对生活的执着和乐观。我蹲在地上仔细地翻看。那一刻,我获得了极大的艺术享受,心中有种莫名的陶醉。

这些剪纸全部是绣鞋用的花样子,有姑娘媳妇用的花样:梅花、桃花、荷花、菊花、兰花、海棠花、水仙花、牡丹花,事事如意花等,而每一种花又变幻成各种图案,有结婚用的鞋花样:双喜、鸳鸯、龙凤、龙戏珠、凤凰戏牡丹、五子登科(一只母鸡四周围着五只小鸡)、连年有余、喜鹊闹梅、鲤鱼跳龙门、佛手、木瓜、石榴百子、松鼠吃葡萄、狮子滚绣球,夫妇皆老、百子千孙字鞋花,还有寿鞋花样:金童玉女打灯笼、一蟾一鹅过奈河,萤火虫在飞舞。另外还有宗教题材,如耶稣信徒寿鞋上天堂字鞋花样等,透过这些古老的绣鞋花样,隐约看到中国古老美学思想构架轮廓的完整和严谨,也看到它的基础的坚实和广博。我要尽自己的力量,把故乡的这些珍品收藏起来,留给后人慢慢的享受。也许有一天,人们的目光会重新发现传统潜在的优秀资质,文化新的肌体会需要本原丰厚基因的滋养。

一些儿童用鞋花由于大胆变形,显示了幼拙可爱的风格。仅虎鞋花就有三种:全身虎鞋花、二虎争头鞋花、虎头鞋花。虎头鞋花又分多种,有的在虎头两边伸出两只胖乎乎的小爪子,有的则伸出两片花叶,有的虎头张着大嘴、露出两排小白牙,有的在虎嘴两边剪出两只弯弯的大獠牙,竖眉瞪眼,威风凛凛。多种蛙鞋花(俗称蛤蟆头鞋花),同样千变万化,妙趣横生。全蛙鞋花中的蛙有四条腿,抱着一朵美丽的荷花,生动表现了蛙与莲的戏耍情景。小蛙鞋花最多不过6cm长,2cm宽,小巧玲珑,线条细处只有一线宽,极见作者刀法娴熟,这种小鞋花专为婴儿鞋而剪,寓有蛤蟆戏莲、小孩活到万万年的吉祥之意。

        “鸡吃白菜狗咬鸡,小孩活到一百一的说法更有多种表现。在农村,母亲们为图个吉利,都喜欢给小宝贝绣这类鞋花。它的剪法也让人眼花缭乱,相同之处是每幅中间都有一棵大白菜,只在白菜两边的鸡和狗的动作上见区别,比如这一幅,左边一只小鸡在得意地啄白菜,右边的卷尾巴狗正虎视眈眈地扑向小鸡;那一幅中,左边的小狗老老实实观赏小鸡啄白菜,两者和平相处,毫无意;再一幅,小狗则跑到小鸡尾巴上站着,玩起了杂技。还有一幅,小狗张着大嘴在训斥小鸡,而小鸡一生气,尾巴变成了树叶形状,表现出了浓郁的浪漫色彩,让人产生强烈的心灵震撼。

这些剪纸花样出其不意,毫不造作,完全是作者感情奔放、随意而为,线条大胆又恰如其分,妙趣浑然天成,充满了幽默和智慧。作者虽大字不识,但心智聪明,象黄土地一样淳朴自然。这些剪纸不受自然形态的约束,完全是艺人思维、意念、想象和理想的溶合,内涵深远而丰富。这些剪纸无不散发着古老的文化气息,闪烁着人类童年纯真本性的艺术灵光。让我深深感受到这些民间剪纸的原汁原味和可亲可近。这些艺术品将引导着我们去寻找中国美学的渊源。

卖鞋花的小脚农妇近60岁,稀疏的头发已全白了。她从塑料袋中取出白纸,一叠是四张,纸是用湿毛巾包过的,她把纸放在一块布满了针眼的小木板上,用针在纸上扎了几下,为的是纸不散开,然后不起稿样,胸有成竹地信手剪来,纸在她手中左旋右转,不一会儿功夫,四幅精美的鞋花一气呵成,她又念念有词地说道:鱼穿莲,儿女全。一条金鱼口含莲花一会就剪好了,金鱼瞪着一双大眼睛,摆动着大尾巴,莲花瓣舒展俊美、圆滑,花和鱼之间布局精确合理,动植物结合的那么完美,任何改动都是失败和多余的。她把剪好的鞋花轻轻地放在我手中笑着说:花是有心草,怎么剪就怎么好,剪朵花配只鸟,添枝加叶全靠巧。我问她:多少钱一双?五毛。她说话带点鼻音,脸上皱纹密布,皮肤很粗糙。我又问她:你不戴老花镜,能看清楚吗?她看都不看我一眼,手在不停地剪,现在吃得好了,不花眼,也不头晕了。我很奇怪,忙问:你都吃什么?她露出了满足的笑容,一边剪一边回答我:有油吃了,自己种的花生,打的油。身怀绝技的沂蒙山儿女太容易知足了。我又问你还会剪什么?她自信地回答:你能叫出来的花名,我都会剪。”“你能不能再给我剪些不重样的?我指了指黑布上的花样。她痛快地说:行!我再给你剪些大枕头顶子花,小耳枕子花,结婚用的各种喜花,和这上面没有的鞋花。我高兴的连连点头,她问了我地址,并说路远不让我再跑一趟,让她丈夫给我送来。

腊月二十一,寒风呼啸,人们都躲在家中忙年。早晨九点左右,有人敲大门,打开门,送剪纸的老人出现在我面前,他围着一条破围巾,胡子上挂着冰凌,有些气喘,一见是我,递过来一个纸包:给你,剪好了。我双手接过花样,念他辛苦寒冷,加上路费,我想多付些钱,而他分文不肯多取,无论我怎么邀请,他也坚决不肯到屋里坐一会儿,也不喝口水暖和暖和,骑上破旧的自行车走了,两只脚蹬子只剩两根铁轴,车子不时发出咔嚓咔嚓的响声。沂蒙艺人很需要钱,但他们不贪钱,我们能做得到吗?当这批艺人去世后,有谁还会剪鞋花?有谁还能超过他们的技艺?一个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物种绝灭了!

记得新庄的剪纸艺人住在一个小山坡上,只他一家,房屋周围开遍了桃花,而桃树却只有1米多高。当男主人听说我也姓孙时,一论辈份应叫我姑,他高兴地说:俺姑来了,快屋里坐。进屋一看,家徒四壁。他忙从墙洞里掏出一个塑料袋,把仅有的一点红糖倒在碗里冲水给我喝,我的泪顺腮而下,我受不了这种情。他的妻子正在院子西面的小草棚内烙剪饼,由于烧的柴草,连院子里都浓烟滚滚。

听说我买剪纸,女主人忙跑进屋拿出一个用破蓝布包着的书本,又去烙剪饼。由于夹的剪纸多,书鼓鼓的。我挑选了很多,全部是鞋花,精美绝伦。但他说什么也不收钱,在我的坚持下他按价收下钱,马上三步并做两步,向小草棚跑去,把钱交给了妻子,妻子掀开了衣襟,把钱装在口袋里,把衣襟放好,又在外面摸了摸装钱的口袋,以向耳后掖头发来掩盖自己的喜悦。夫妻之间毫不掩饰纯真的感情,至今使我难忘。

我去朱家庄一个会剪纸的老太太家拜访,老艺人有70多岁,身体很单薄。她住一间小草屋,屋内只有一张床,一个泥捏的三条腿的小火炉,炉子上的小铁锅里有几个用清水煮的地瓜。六七只白色的红眼睛的长毛兔在屋里旁若无人的跑来蹦去,四周的墙根全被兔子打成洞,我明白了为什么一进院子就臊臭难闻,为什么屋子的门槛用石头叠的那么高。老人像做了错事一样谦和地微笑着,她从床头的破席子下面拿出一个只剩下几张纸的本子,微笑着说:你喜欢就送给你吧。我翻开一看,有古老的精美剪纸,有没绣完的耳枕顶,还有各色丝线,但由于年代久远,又在屋内烧火做饭,全熏成黑色的了,她说她的全部生活来源就是卖兔毛……

我请老人当场剪一幅,她很高兴的答应了。用一张20厘米见方的白纸,不起草稿,一剪下去,一气呵成,5分钟后,一幅枕头顶用的桃花绣样完成了,花枝安排的如此得当,蔬密如此合理,实在美得让人触目惊心。这时老人的小孙女爬过门槛进来了,我从包中拿了一个苹果给她,吃完后,老人马上把孙女手中的苹果核拿过去,握在手中。当我起身告别走到大门口,想拉拉老人的手时,发现她手中还握着那个苹果核,这时那拇指般大小的苹果核已变成咖啡色,水水的、粘粘的。问为何还不扔掉,老人和善的说:留给她爷爷尝尝。

我的心噗噗的蹦起来!

我听见我的灵魂在喊叫:这是无论哪一种主义也不能允许的极度贫困!中国农民一直在上下五千年的文明釜中哭泣。他们挖出口中的粮食喂狼,狼回过头来咬他,他会低眉顺眼。

这样的大才华竟人兔同笼,竟不知苹果为何滋味!为什么?我替大救星呼儿嗨哟汗颜!

如果体制允许公仆依然沉浸在、迷糊在、欢颜在公款吃喝、公款旅游、公款轿车、公款考察、公款…… 中,那么大批寒士何时能吃到苹果不得而知。

两年后,我再度去拜访老艺人,她不在家,两个月前已辞去养兔工作去了天堂,老艺人在人间没做恶,应该去天堂。


 山东省沂蒙文化研究会 © 2015-2016 All Rights Reserved!任何转载须经本会书面授权

地址:济南市历下区燕子山路2号 邮编:250004  

主编QQ:85739096 qq群:176696276 

鲁ICP备1400815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