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历史名人

临沂探花林与明朝礼部主事周京的那些事儿

时间:2014-6-18 19:45:39  作者:高军 王学诗  来源:琅琊网  查看:1120  评论:0
[提要] 据探花林碑文记载,周公讳京,字野王,文学家,万历举孝廉中探花,官居礼部祠祭吏司主事,曾奉诏赴陕西封藩王。一生著有《金城集》、《吴越游稿》和《贲园集》等,工于书法艺术,享有“家无野王字,不称仕宦家”之美誉。万历13年探花祖谢世,后葬于李庄。现存于李庄镇李庄二村的探花林和周探花墓就是纪念周探花而修建的,

临沂探花林与明朝礼部主事周京的那些事儿

 

周京书法石刻拓本

 

临沂探花林与明朝礼部主事周京的那些事儿

 

东阁大学士于慎行书写的“枕流”

 

临沂探花林与明朝礼部主事周京的那些事儿

 

清朝举人翟云升(字文泉)书写的“枕流亭”

 

  探花林,指明朝万历进士周京的陵墓。位于郯城县李庄镇李庄二村西北之高地上,被列为县级重点保护文物对象,保护范围总面积6000平方米。

  据探花林碑文记载,周公讳京,字野王,文学家,万历举孝廉中探花,官居礼部祠祭吏司主事,曾奉诏赴陕西封藩王。一生著有《金城集》、《吴越游稿》和《贲园集》等,工于书法艺术,享有“家无野王字,不称仕宦家”之美誉。万历13年探花祖谢世,后葬于李庄。现存于李庄镇李庄二村的探花林和周探花墓就是纪念周探花而修建的,

  据史料记载,周京,字寤西,号野王,沂州(今山东临沂)人。1612年(万历四十年),中癸丑科乡试,翌年壬子科中二甲第一名。授礼部主事。

  1610年(万历三十八年),周京寓居费县的寿圣院僧舍读书,曾偕二三同志,倘徉于玉泉之侧,吟诗作文,欣赏美丽的玉泉风光,久久不愿离去。 周京觉得玉泉边适合造一座小亭,于是和朋友曹廷琪等商量,就地势凿石造亭,让泉水都流入亭下,商量好后,大家齐心协力把亭子建起来,亭子可以遮挡风雨,可以供行人休息,也可以在里面睡上一小觉。他给这个亭子起了个名字叫“枕流亭”。后来清朝高密举人翟云升(字文泉)书写的“枕流亭”3个大字,笔工苍劲,传说每字花银30两。

  现在在费县的玉泉观风景区看到的清代任毓秀《浚玉泉并重建枕流亭歌》中说“野王”是仕途不得意辞职回乡,在玉泉边修建“枕流亭”。这与史料所记有矛盾,应该是修亭在先,树碑在后,可能是“野王”厌倦了官场生活,又回到了和他有缘的玉泉水边,并在泉侧立碑一块,请东阁大学士于慎行书写“枕流”两个大字。

  据记载,于慎行是山东东阿人,做过明朝万历皇帝的老师,被誉为“天下文章官,三代帝王师”,他曾写了一首“泰山岩岩,海水泱泱。文有孔孟,武有孙姜”。这首诗被高悬在金銮殿里。一直到今,仍无人写出和诗。“野王”周京和于慎行同朝为官,为他心爱的玉泉求得“枕流”二字,我们才有机会看到这位帝师的墨宝。

  周京在他所作的《玉泉枕流亭记》一文说,他经常和三五个朋友,徜徉在玉泉水边,喝酒吟诗,直到日落月出,云归鸟还。近处有水声潺潺,远处是山歌小唱,喝醉了就枕在石头上睡,睡醒了起来吟诵泉边的古松,久久不愿离去。

  《百泉诗集》编辑了包括从西周到民国1200余首诗歌 ,百泉景区在河南、河北省都有,河南省的百泉景区位于新乡市辉县,百泉景区由苏门山和百泉湖组成,这里山青水秀,风光宜人,留下了不少历代著名文人、学者的足迹。他们来到这里游览之余,赋文吟诗,刻碑题铭,在百泉和苏门山间留有350余块碑刻,据《百泉诗集》中记载“甲寅夏,奉使肃藩,取道游苏门,憩百泉书院......”,现存于百泉碑廊中的一处石刻碑文落款:周京寤西甫题,据此考证《百泉诗集》中记载就是指的周京“奉使肃藩”。后有人解释成是:周景寤,字西甫。据考证,甫,是中国古代对男子的美称,多用于表述字之后。其实碑文落款是“周京,字寤西”,并非是“周京寤,字西甫”。《临沂县志》卷十也有记载,周京还“曾奉命封藩王陕……”。

  从以上二处记载中还发现,一处是“奉使肃藩”,一处是“奉命封藩王陕”,难道周京2次奉诏出使甘肃、陕西二省?其实,“奉命封藩王陕”记载是比较正确的。据查证,甘肃行省最早设立于元朝,在明朝已经撤销了甘肃省,将其并入陕西布政使司(也就是陕西省),明朝对甘肃的管理并不完整,直接统治区只限于嘉峪关以东,嘉峪关以西直到哈密都是挂着明朝卫所之名的藩属部落,由皇帝封藩王。周京于万历四十二(甲寅)年正使持节行,与副使捧册郭湸至兰州肃王府,后因“万里不辱君命”,加二级。

  周京工诗文,诗宗李、杜,其参加乡试之作,脍炙人口。著有《金城集》、《贲园集》、《吴越游稿》等,可惜皆佚。还有吟山水景胜之作,如《题玉泉》、《臥冰河》、《琅琊冢》、《诸葛城》等。

  近时期人们对明代有名的才子书、也有说淫书的《金瓶梅》和作者的研究一直作为“千古之谜”,然而这些却又像一块磁石,吸引着无数学者去研究、考证。周京一生著作较为丰厚,和《金瓶梅》的作者“兰陵笑笑生”是同时期的人,并且都是沂州人,周京家离兰陵也较近,又同是文人,周京和“兰陵笑笑生”不会不熟悉的,如果对周京的作品和资料进行研究,也许能获得《金瓶梅》和“兰陵笑笑生”的一些信息。

  周京亦善书法,犹以行书见长,所书《重修石河广济桥记》碑文,流利潇洒,其拓本在国内外流传甚广,现存临沂市博物馆。周京现散存于部分诗,所写的《玉泉枕流亭记》、《重修石河广济桥记》,附之赏析。

     玉泉枕流亭记

  [明礼部主事] 周京 (沂州人)

  东蒙之阳,饶佳山水,其风峦回伏,林壑萦纡,在关之前,则烂柯庵最胜。由烂柯折而南十里许,琳宫梵刹,相错其间,而玉泉观最胜。

  观在上冶镇迤东数百武,泉流涓涓,迸出岩岫下,渟(tīng)泓曲折,汇而并川。游鳞浮藻,鲜澄可人。

  庚戌间,余避嚣入山,假寓寿圣院之僧舍,相去既近,进偕二三同志,徜徉于玉泉之侧,或竟日迟留,或月出忘返,醉则枕石,醒则吟松,白眼箕踞而视。途之人负者休,乘者下,莫不临流就荫,欲去低徊。少焉,阳景西挂,云归鸟还,但闻水声潺潺,而樵歌牧唱,已赓和前村矣。顾其地阒(qù)寂,鲜冠盖之游。其流下注,于灌溉之利,故文人骚客,亦未有过而传之者。余谓梓泽、兰亭,洵多胜事,而箕山有洗耳之河,顾谷有弃蔬之水,亦足映彻千秋,非必鸣玉花间,考钟石上,始为林壑吐气也。

  泉之侧宜亭,余乃与同志五瑞曹公廷琪等谋,因地凿石而亭之,引诸泉环注其下。人谋既协,群力斯集,不逾时而亭告落矣。制从坚固,饰陋丹垩,可以待风雨,可以供偃息,暇时一憩止焉。若山增其翠,泉益其碧,长松茂桧,远水遥峰,俱奔赴于极覆之间,以助其吟眺,而盈盈一泓,遂为东蒙胜概已。

  嗟夫,自有宇宙,即有此泉,乃志乘不载,讽咏无述,慁(hùn)辱于田夫,牧竖都,几千百年兹幸吾辈扬扢风雅,陶写丝竹,自谓与斯泉有夙昔之缘,而又皆寂寞枯槁,嗒然世外之士,岂山水之遇合亦有定数?不但有情者为然耶!必若柳子之自愚,至取溪谷而并愚之,则余负此泉,此泉不负余矣。

  今颜其亭曰:“枕流”,标其致也,亦以志吾志也。

  时万历庚戌孟冬九月记

  重修石河广济桥记

  周京

  距琅琊东南三十里,有石河店,因河得名也。地为青徐孔道,而河处其间,峻狭湍深,行旅艰渉。嘉靖辛丑,沂人满宗道辈,始创为石桥,名广济焉。经六十年而圯,又适值辛丑,秋水泛滥,轮蹄维谷於两涯之间,一瓠千金,呼号属路,余居去此二十里,心常伤之,而方困公车业:自顾力不从心,每过则发言慷慨,喟然而叹,有家河之湄者曰高守贤妻刘氏,优婆夷也,闻余言而笑曰:“大丈夫欲为一桥,乃付之长叹耶?吾虽妇人,当力任之”。余闻而亦笑,谓一弱女子力几何?乃欲办伟丈夫所不能了事,此徒虚语耳!无何,而刘氏悉解其赀装,可三百金,捐之。又自持疏以募同志者。于是善士马应才、袁大儒辈皆多其义,助之经营。期月之间,应者如响,材、粟。镪、币不胫而至。余始洒然异之。信曩者言不虚也。以事之未立,跋涉辛荼,不避寒暑,竟用此殉焉!贤与大儒辈因其将成而终亏一赞,竭力赞助,桥遂以成,约用钱千余缗,为三孔,高一丈八尺,长八丈,广一丈三尺,经始于乙己八月念八日,落成于丁未四月十五日。岿然为南北利济焉。始刘氏将属纩,语其夫曰:“不竟吾功,吾不瞑也。”又曰:“桥即成,必以周孝廉之言为记”。故贤辈称其遗意,而以记请。夫晋代有夫人城,隋季有娘子军。一妇人,好善有才识,或得之天性耳。刘氏义侠之流,求之斯事,男子中盖鲜其俪独怪其未尝操短铅弄柔翰,何事乃从文字间重余?岂余之为人,即妇人女子亦能知之耶?抑世无知定余文者而仅足置田媪齿頬间也!余终哑然自笑矣。遂为书其事于石,以励世之为男子者。

  (高军 王学诗 作者供职于郯城县李庄镇党委) 


 山东省沂蒙文化研究会 © 2015-2016 All Rights Reserved!任何转载须经本会书面授权

地址:济南市历下区燕子山路2号 邮编:250004  

主编QQ:85739096 qq群:176696276 

鲁ICP备1400815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