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传统文化

莒南县大店镇庄氏家族教育成功的原因及启示

时间:2014-6-22 21:03:35  作者:陈祥龙  来源:  查看:3260  评论:0

      大店庄氏家族是明清时期临沂地区著名的科举望族,官僚世家。庄氏初到莒州朱陈村(即今临沂市莒南县大店镇驻地),生活贫苦,以务农为生,勤俭持家,逐渐由一个贫弱之家变为文墨之家。自五世庄谦万历四十七年(1619)中进士起,成为庄氏第一个获取功名的人,家业初振。明清鼎革以降,社会动荡,庄氏家族由此进入一个短暂的沉寂期。至八世庄若胃,家族再次复兴,十一世庄瑶,十二世庄锡级“父子进士”,成就了家族科举辉煌。这一时期,庄氏家业鼎盛,人才辈出,家族实力大增,成为临沂地区著名的科举望族。据笔者统计,明清二代庄氏共出进士8人,举人22人,“五贡”34人,其余各类生员300余人[1]。这些科举士子的涌现,也使庄氏从明末至民国近400余年保持地方望族,家业不衰。

      庄氏家族何以在短短几十年间从一个贫弱的移民家庭变为科宦满门,锦衣玉食的地方望族,独具特色而又富有成效的家族教育无疑是其根本原因。荀子曰“干越夷貉之子,生而同声,长而异俗,教使之然也”。[2](3)教育作为一种有目的的培养人的活动,它规定着人的发展方向,对年轻一代的发展起着主导作用。成功的家族教育促进了家族成员的迅速成长,从而进一步促进了家族的勃兴。庄氏家族在发展过程中,逐渐形成了以科举为目标,尊师重教,精心举业,著书立说,办学兴社,以科举诗文为主,书画为辅,以族谱修订为道德教育的手段,与时俱进的教育模式,成为家族教育的一大特色,给现代家庭教育以深刻的启示。

一、庄氏家族教育的基本特色

     大店庄氏家族在家族发展史上,根据不同时期的特点,与时俱进,家学发展也呈现出鲜明的家族特色与地域特征,庄氏家族教育成功的主要原因,具体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重视道德,传承家训

     道德教育作为我国古代社会主要教育内容,从寻常百姓家到公卿帝王家,道德教育地位明显。从颜之推的《颜氏家训》到唐太宗的《帝范》,以家训、家谱为代表的家学都彰显了道德教育在我国家庭教育中的特殊地位。在庄氏这个以科举起家的世族表现的异常明显,在历次修订家谱,撰写家训的过程中,庄氏都将道德教育放在重要位置。从为人处事到读书兴家,从勤俭持家到安身立命都有所涉及,其中有庄位中“仁圃斋治家十二忌九戒”,庄瑶的“有余斋忠言十二则”及“家教箴言六则”,庄许的“训弟子箴言”。“勿忘诗书,治家勤俭,处事和平” 、“人当砥行砺名,期其远大,区区翰墨词章未足以概学问也”,是庄氏先人对后学的殷切教导。独立成书的家训作品有庄位中的《十二忌九戒》,庄瑶的《式古篇》、《课子随笔》、《慎守堂家训》,其中以《式古篇》为代表,其书共分五卷,分为立身、居家、应世、贻后、居官五大类,集古人名言,撮人生大要,用以教育庄氏后学。“懿行嘉言,足铭左右。秘之为性命身心之学,扩之见民胞物与之天,资于教子训家,尤为剀切”。这些家训是前辈先人一生经验的总结,以诗文的形式传于后人,作为后学不断进取的经验与教训,组成了家族教育的重要部分,有效的促进了家业的延续。

     母亲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德国著名教育家福禄培尔称母亲为人类的教育者,庄氏家族的道德教育离不开庄氏女性对其子女的教育。庄位中出生三个月,父亲即殁,其母吴太儒人素性严明,延师课读,稍有怠惰即加督责。吴太儒人病危时握着庄位中的手说“汝父赍志以殁,余复不得见汝成立,大惧汝之不克乘父志也”。庄位中、庄咏父子刻苦攻读,终于完成遗志。庄锡纶英年早逝,其二子在其妻子袁氏抚养下,均有所成,使得“书香有继,克绍家声”。在道德传家过程中,庄氏女性孝慈睦邻,有效地影响了后世子孙。庄锡级之妻张氏俭以自奉,宽厚待人,灾荒之年屡次赈济灾民,受一方盛赞。庄阿聚之妻丁氏,是日照乡绅丁铠轩之女,其夫早逝,丁氏忍着巨大的悲痛,抚养幼子,照料公婆。莒地大旱,她捐粮助赈,复兴新民小学,赢得“诗礼名门,知书名义”的赞誉。庄宝儒之妻赵氏,夫君早逝,“守节抚孤,恩勤抚育,勖以无坠家声”。

      2、刻苦学习、尊师重教

     在科举制日益完善的明清时期,以程朱理学为核心,以八股文为主要形式的科举模式统治了书院、家塾等各类学校,功利性极强的学习目的在士子中表现明显。明成化八年(1472)离大店十五公里处大白常村王璟中进士,官至都察院左都御史,太子太保,受朝廷追封二代。西汉时期,临沂地区曾出现以“凿壁偷光”闻名于世的经学家匡衡。这些妇孺皆知的故事被记入庄氏家训,警示后人。从贫弱之家到问鼎一方,庄氏家族刻苦学习,科举为本成为家族教育的突出特点。大店庄氏族谱中记载了数十位庄氏族人刻苦学习的事迹。庄谦年少时,家贫,靠卖烧饼为生,却经常到私塾门口偷听塾师讲学,后受塾师王凯接济,终于成名。庄予桢“幼年好学,课余犹于诸兄弟默诵经史,陈说典故,以为常。值捻匪作乱,携家避居山中,得间,犹手置一编,日夜无少懈焉”。庄日跻读书欲睡,用瓷片刺腿,血流至足。庄谐家贫,每逢考试,步行前往青州府,吞雪充饥,却一日不忘诗书。这些记载也深深的影响了庄氏后学,秉承先辈遗志,一心只读圣贤书的追求。

      齐鲁之地自古就有尊师重教的优良传统,著名儒家传经大师,曾任临沂兰陵令的荀子将教师提高到与天地君亲同等重要的地位,几至师云亦云的程度,这对同处临沂的庄氏家族有着深远影响。庄谦年少家贫无力读书,常驻足私塾,塾师王凯见其聪慧好学,免费讲读。庄谦成名后,庄氏家族供养其受业恩师王凯后半生,并立下规矩,庄氏世世代代与王氏友好,永远不准购买王氏土地。庄咏年少时听说那里有名师,会不惜数百里的路程前去请教。清光绪年间,温水泉村刘培基任塾师,以身作则,治学严谨,其学生庄予桢中进士,成为庄氏复兴时期的重要人物。

     庄氏家族非常重视对子女的教育,“勤俭持家,读书兴业”作为科举世族的发展奉条在庄氏亦有体现。庄氏族谱记载了庄庆豫和庄恩绶的家教箴言:“读书即生命,保身保家,承先带后,胥在于是”、、“譬诸一身,财者,肉也;地者,骨也,而读书则气脉也。有骨肉而无气脉,人胡以生”。他们以朴素的比喻诠释着读书兴业的家训。庄氏在外做官者多为教谕,训导等职,教育事业倾注了他们大量心血。庄咏精于理学,奖励后学,任邱县知县期间,重修桂岩书院,邀请山长,并亲自讲学,为其提供资金。庄瑶,庄予桢,庄恩植,庄锡级等都有外地做官并在书院讲学的经历,这些经历也为他们教育子女提供了经验,促进了教育的成功,体现了庄氏对教育的高度重视。

      3、创立书院、结社讲学

      书院夜诵是著名的“莒州八景”之一,书院文化对莒地一方之民影响深远。庄氏前期多就学于家塾,家族势力扩大后,就逐渐开始创办书院,提升族人学识。清乾隆六年(1741),大店庄氏族人在大店浔河南岸建立了占地六亩多的“林后大学”,有师生宿舍,食堂,藏书室20余间,延聘名师,教授四书五经等儒家经典,收藏大量书籍供师生阅读,初称“林后大学”,后根据环境特点,取因树成屋之义,改称“因园”。“因园”创立发展过程中,吸收我国传统书院的特点,族人在其中研学诗词、理学,是供祭祖先,交友聚宴的理想之地,“因园”环境优美,办学时间近百年,成功的推进了庄氏科业的再次复兴,庄锡绅的《花朝后四日宴集林后因树书屋》、朱凤翱的《因树成屋咏梅花》、《大店学中杂咏》都记载了“因园”的优美景色和同僚研读诗文的乐趣。

     明末书院讲会制度风行一时,东林书院讲会名动天下,结社讲学成为一时之风尚。曹雪芹的《红楼梦》中就有探春结“海棠社”研讨诗文的细致描绘,庄氏家族亦是如此。庄氏族谱记载:“道光年间,大店庄在芳于村东文昌阁立“文昌社”后,世乱废弛,庄氏相约子侄等重建之,曰:“文昌继社” 。庄恩艺、庄恩植与同族兄弟叔侄结思诚社,后庄予检继之。二社定期讲学解疑,切磋学问,坚持到晚清时期,宗族乡党多有所成。庄恩植也在《九日登七峰顶文昌阁怀李际武并思诚社同人》一诗中,记述了与同社诸人登山作赋,凭吊古迹的雅致,和对同社亲友的殷切期望。通过这种结社交游的形式,庄氏族人形成了一个“学术共同体”,有效的促进了全体成员的共同进步。

      4、重视诗文、兼习杂艺

      家族文化生长于区域文化的土壤中,齐鲁之地自古就是中华传统文化的发源地之一,自宋元以后,到明清诗坛都有山东诗文大家的影子,从李清照、辛弃疾到李攀龙、王渔洋均领一时之风尚。山东科举世族在发展过程中也出现了精于诗文的特点,桓台王氏、高密单氏均以诗文名震海内。大店庄氏也是如此,而且随着时间的发展,后学涉猎范围更广。从早期的专于科举的功利性,到后期家业扩大,逐渐重视素质教育,学习内容逐渐转向文学、书法、绘画、音乐、美术、医学、数学、生物等多个领域。

      有明一代,庄氏家族家业初兴,后因庄鼐受朝廷通缉,家族所藏作品焚烧殆尽,家族文化遭到重创,多无作品传世。清代中期以来,庄氏进入良性发展期,极其重视族人的诗文作品传世,自庄位中起至庄陔兰止,共有十一人近五十余部作品传世。其中庄咏的《学庸困知录》被时任山东学使的李少峰评为初学“四书”者的“暗室之漆灯,而迷津之宝筏”。民国二十三年(1934)庄陔兰应莒县县长卢少泉之聘,担任《重修莒志》总纂,于1935年底定稿,详述了从西周到民国年间莒地的历史文化,成为研究莒文化的重典。诗词方面有庄咏的《菊香亭诗草》,庄瑶的《小琅玕馆古近体诗》、《杜津浅说》,庄逵《浔西诗草》、《红豆青松唫舍诗文集》,庄湘泽(女)《簌声阁诗词集》等。书法方面,沂蒙地区自古翰墨飘香,书法名家层出不穷。东晋时期,以天下第一行书《兰亭集序》名世的“书圣”王羲之,唐代开创“蚕头燕尾”的“颜体”的颜真卿都曾生活在这里。庄氏家族吸收区域文化精华,涌现出以庄瑶、庄锡纶、庄陔兰为代表的数十位书法名家。其中以颜体大家庄陔兰的《重修定林寺碑》为代表作品。绘画方面,有庄逵、庄呈骏、庄迈、庄景楼、和剪纸艺术家庄平(女)等,其中以庄景楼的《卢雁图》,《花鸟四幅屏》著名。在医药方面,庄瑶、庄允埔、庄云章、庄少庚成就突出。数学家庄圻泰,生物学家庄孝僡,音乐家庄虔昕(女)等从另一个侧面反映了庄氏族学与时俱进的嬗变过程和厚重博大的内容体系。

二、庄氏家族教育对现代家庭教育的启示

      现代社会发展至今,聚族而居的状况已基本被单个家庭独居的现状所取代,但是豪门世族家族教育的优秀元素还是给予我们很大的启示,对于我们现在提高家庭教育水平有所裨益。

      1、改变“重智轻德”的现状,重视对子女的道德教育

     道德教育历来为我国社会所重视,是促进儿童全面发展的最重要的组成部分,是家庭教育不可推卸的责任。当今社会处于经济高度发展、信息急剧膨胀的时代,各种社会现象涌现,道德教育缺失明显。从清华大学刘海洋“硫酸烧熊”到云南大学马加爵“残害室友”,从中学生举刀砍向亲母到网络流行语“弑师”,报纸、网络、电视传播的各种案例,让我们震惊的同时,也给我们的道德教育敲响了警钟。在升学就业的压力驱动下,我国当代家庭教育存在“重智轻德”的倾向,而道德教育是家庭教育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儿童处于幼年时期,“染于苍则苍,染于黄则黄”,可塑性极强,是道德教育的良好时机。孔子曰:“弟子入则孝,出则弟,谨而信,泛爱众,而亲仁,行有余力,则以学文”,充分体现了德重于智的道理。先学做人,后学做事,道德教育理应成为家庭教育的首要内容。

     从实际来讲,我国古代豪门世族传承数百年,缙绅满门正是由于他们始终把道德教育放在首位,把“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作为精神诉求。德国教育家赫尔巴特认为教育的最高目的就是道德,中外教育家在此殊途同归。庄氏家族以族谱家训为手段,谆谆告诫,以身示范给我们很好的启示。族谱家训作为我国古代社会特有的文化形态,对家族教育意义非常重大。以身示范更是家族教育的有效方法,对个体的发展起到潜移默化的作用,是故孔子云:“其身正,不令则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正是庄氏先祖励精图治,奋发进取的精神,尊师重教,严于律己的品质激励着后人,使家业经久不衰。

      2、发扬合作学习精神,形成“学术共同体”

     当前我国家庭教育过程中合作学习发展用力尚微,集体的重要性没有得到更加有效的加强。当独生子女群体逐渐成为社会主流人群后,张扬个性成为一代青少年的呼声,好像张扬个性与融入集体水火不容,实则张扬个性与融入集体不相矛盾,个性在集体的发展中得到张扬,集体的发展也进一步促进了个性的成熟。苏联著名教育家苏霍姆林斯基就在他的教育试验田“帕夫雷什中学”给我们展示了一个集体教育的梦幻乐园。庄氏家族通过家族书院,结社讲学的形式形成了一个“学术共同体”,在共同研读诗文的过程中促进了全体成员的发展。庄氏“文昌继社”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清光绪年间,莒州知州蒋楷对“文昌继社”高度评价:“文昌继社,备试卷,集生童,按期分题较艺,评定甲乙,传观而奖励之,数十年而成名者多社中人,迄今士林犹称述不忘”。庄瑶卸官回籍后曾办“东墅”,作为族人子弟读书的场所,并作《东墅杂咏》诗篇嵌入墙壁内,让子侄辈共同研读经书,继承前辈遗志,有效的促进了科举的成功。现代家庭独生子女增多,增强人际交往能力,提高团队合作精神更应该成为青少年教育的重要课题。在家庭教育中,加强合作学习,让儿童在亲友同学之间形成的小型的“学术共同体”中成长,不仅有利于青少年个体学习成绩的进步,也有利于个体人际交往能力和团队合作精神的提高,从而进一步促进个体的成长。现在西方社会流行的小组合作学习(cooperate learning)就充分展示了这种学习形式的优越性。我国作为社会主义国家,集体教育理应摆在更加重要的位置,家庭教育过程中重视儿童在各种组织、各种集体中锻炼自己,有利于儿童更好的融于社会,提高自我认同感。

      3、重视素质教育,培养全面发展的人才

     我国现阶段的教育目的就是培养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这也是马克思主义对人的全面发展的要求。一个全面发展的人是一个充实的人,一个完善的人。全面发展有利于提高个体的成就感,从而进一步提高生活质量。孔子曰:“君子不器”,[9](22)庄氏家族发展过程中许多个体表现出了这个特点。庄瑶(1791-1865),字琪园,号漱泉,作为庄氏发展中期的重要人物,政绩卓著,爱好广泛,在诗词、书法、医药等领域都有很深的造诣。嘉庆二十一年(1816)中举,嘉庆二十二年(1817)中进士,任工部都水司主事,道光二十年(1839)任河南河北兵备道,后任河南彰怀卫道,身先士卒,政绩卓著受到当地百姓爱戴和道光帝的赞许,道光帝曾对赴河南就任的官员说:“尔等到官日,做事用心如庄瑶,则朕信汝”。庄瑶辞世后,获赠太仆寺卿,入祭乡贤祠。庄陔兰(1872-1946),字心如,号春亭,光绪二十九年(1903)中举,光绪三十年(1904)中进士,钦点翰林院庶吉士,后授翰林院编修,后由翰林院保送日本法政大学留学,留日期间加入中国同盟会,民国十四年(1925)孙中山先生逝世,庄陔兰退出政坛,赴崂山广善寺研究佛经,民国二十一年(1932)返回故里。民国二十三年(1934)出任《重修莒志》总纂,民国二十五年(1936)应孔府之邀,赴曲阜担任孔子第七十七代孙,末代衍圣公孔德成的汉文老师,受到礼遇,死后葬于孔林,成为唯一葬于孔林的外姓人。)庄陔兰经史皆通,而且是名震一方的书法大家,著名的收藏家,藏有众多字画、金石,他收藏的商代“且辛剑”和汉代“上林瓦当”都堪称精品。这些多样的爱好,丰富了他们的业余生活,提高了自我认同感,从而进一步促进了他们的发展。

     当今社会全球化发展迅速,对教育也提出了新的人才标准,“国际人”成为世界性人才战略潮流,也成为教育新的目标指向。在这种情况下,培养全面发展、兴趣广泛的个体成为家庭教育更加重要的使命,建立在自己兴趣爱好基础上的全面发展更加有利于个体发展。有人把一项爱好比作一个保证机体正常运转的“安全阀”,这是很有道理的。人只有在自己感兴趣,能发挥自己才能的活动中,才会感受到真正的满足,才能消除心理的压力和疲劳,获得自我肯定。庄瑶,庄陔兰等个体的发展充分展现了个体全面发展的可行性与有效性。

     总之,“知今宜鉴古,无古不成今”,正如有人说历史是一面镜子,透过庄氏家族教育近四百余年历史与经验的总结,给我们现代家庭教育以重要启示,现代家庭教育也必然在历史的滋养下变得更加成熟,更加完善。

参考文献:

[1]  据鲁莒大店庄氏族谱和重修莒志综合得之.

[2]  安小兰译著.荀子[M].北京:中华书局,2007.

[3]  庄维林,庄宿庭等.鲁莒大店庄氏族谱[M]. 2000.

[4]  庄瑶. 式古编[M].留有余斋道光十八年刻本,省图藏本.1836.

[5]  庄应宸. 光绪城阳朱陈村庄氏族谱[M]. 光绪三十二年(1906)续修.

[6]  庄陔兰. 民国重修莒志[M]. 莒县:莒县新成印务局,民国二十五年(1936).

[7]  党明德,何成.中国家族教育[M]. 济南:山东教育出版社,2005.

[8]  庄咏.学庸困知录[M]. 城阳清和堂道光二十三年刻本,1843.

[9]  罗炳良.论语解说[M]. 北京:华夏出版社.2007


 山东省沂蒙文化研究会 © 2015-2016 All Rights Reserved!任何转载须经本会书面授权

地址:济南市历下区燕子山路2号 邮编:250004  

主编QQ:85739096 qq群:176696276 

鲁ICP备1400815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