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革命历史人物

沂蒙山区的革命母亲——庄大娘

时间:2014-7-8 21:15:09  作者:杨东霞  来源:  查看:2028  评论:0
革命母亲——庄大娘
革命母亲鈥斺斪竽 
 
    她是一个很不平常的女性,父亲是曾任费县的教谕,公公是清末翰林庄清吉,丈夫是山东五四运动学生领袖、抗日英雄吉鸿昌将军的部参议,受丈夫的影响,她也成为一名忠诚的革命者,是一名没有穿过军装的战士。她以特殊身份为掩护,秘密为党工作,她家是敌占区的地下交通站,许多八路军的领导人都在这里住过,为八路军抚养幼儿,她先后送三个儿子,一个侄女,5个侄子走上革命道路,是一个名副其实的革命家庭。
    她为革命做出了突出贡献,可她从不向别人透露她的事迹,更没有向组织提一点要求。她就是在战争时期沂蒙山区远近闻名的革命母亲——庄大娘。
 
     庄大娘名叫杨佩范,1890年,她出生在齐东县的一个书香门第,后随任教谕的父亲来到费县,嫁给清末翰林庄清吉的长子庄达中为妻。五四运动爆发时,庄达中在济南商专读书,作为山东的学生代表进京请愿,与我党的创始人李大钊、瞿秋白来往甚密,1926年庄达中任滨县县长,因不满官场黑暗,两年后投奔吉鸿昌将军,吉鸿昌将军被害后,庄达中只得离开带家眷天津,回到诸满老家,利用庙会继续向群众宣传抗日。跟随丈夫走南闯北,庄大娘见过不少世面,丈夫也经常经她讲革命形势,她深受影响。丈夫去世后,她决心继续未竟的事业,将抗日进行到底。从此,庄大娘带领导着这个翰林后代的大家庭,全面投入抗日战争中。
    1934年,庄达中的三弟庄建中在村里办了所新式学校,招了500多名学生,庄大娘的外甥郁顶新介绍临沂二中四中的几个老师到学校任教,其实,这几个人都是被敌人追捕的地下党员,郁顶新了解庄大娘的抗日思想,庄建中是个读书人,开始并不知道这几个人的真实身份,但他深明大义,积极支持他们的工作。抗日的烽火,从翰林庄园里开始燃烧了。
    有了地下党的联系,1938年,八路军来到诸满,就住在庄大娘家。这也是她的革命生涯的正式开始。庄大娘把16岁的大儿子庄文朴送到山东省战工会在沂南创办的政治干校学习,回来后在费县三区(诸满区),与李怒潮、孙波等在方城一带做组织工作,1939年攻打古城里国民党王洪九的部队住在庄大娘家,庄大娘要送15岁次子庄文琨当兵,连长觉得太小没有接收,1940年,她又送去延安抗大学习,因敌人封锁没有去成,就在费东县青救会工作。1945年,13岁的三子庄文琮到临沂山大附中学习,接受革命教育,14岁就到北海银行工作。除了自己的三个儿子,她还让自己的一个侄女和五个侄子全部参加革命。
    在沂蒙专区,有很出名的“革命三大娘”,是沂水的彭大娘,蒙阴的李大娘,费县的庄大娘,她们都是“红嫂”,她们都是“革命母亲”。与两位两大娘不同的是,庄大娘是出自翰林家庭,她有文化,思想超前,抗日初期,她被任命为费东县妇救会主任,1941年,沂蒙专署建立政权,庄大娘和儿子庄文琨作为费东县的妇女和青年代表参加选举。1941年,115师东进支队来到诸满,晚上举行了万人的军民联欢大会,庄大娘自己也和丈夫一样,上台发表抗日演讲,动员群众支前参军,庄大娘从此声名远扬。当时诸满街非常热闹繁华,号称“二费县”,庄大娘和儿子儿媳组织识字班积极排练节目,当时诸满的抗日宣传做的非常好,在大青山突围中壮烈牺牲的女英雄辛锐,就随宣大在这里居住工作了三四个月,教人们唱歌,排练节目。1946年春方城区文艺比赛,演出了高跷、《扑蝶》、《小炉匠担挑》等节目,评为第一名。
     庄达中的抗日演讲宣传在前,庄大娘组织发动在后,虽然鬼子在诸满设立了据点,但诸满的抗日斗争从未停息过。日本鬼子要在诸满建据点,庄大娘让儿子文琨和另外一名战士去搞破坏,打击敌人的嚣张气焰。两人在野外打一枪换个地方,鬼子不了解情况不敢轻举枉动,十发子弹引着鬼子打到半夜,一进诸满就得到当头一棒。
     庄大娘家是地下交通站,家中革命同志来往不断。长子庄文朴开了个小卖铺做掩护传送情报。每天晚上有北山阳站的冯秃子送来秘密文件和《大众日报》,由次子庄文琨接收交通讯员当夜转送朱家崖子站,那是国民党王洪九和张元里的部队就驻在方城,地下交通站的工作是非常艰巨和危险的。1948年,由于党内出现叛徒,还乡团到诸满抓庄大娘的两个儿子庄文朴、庄文琨,敌人没找到兄弟俩,就把庄大娘抓起来,用刺刀在她的脖子上来回拉,逼她说出儿子的下落,庄大娘毫不畏惧,沉着应对,因为没有庄大娘的把柄,还乡团也不敢拿她怎么样,只得放她回去。
     庄大娘知书达理,平易近人,在村里很受人尊重。庄大娘的家务很好,杨家虽是书香门第,对孩子却不娇惯,杨家的女儿出嫁前必须熟练掌握各种饭菜的技艺,又在城市生活多年,她的厨艺很高,村里的厨师,妇女都向她学习做菜做饭,庄大娘总是耐心教授,不嫌麻烦,与乡亲们相处的非常好,这也为庄大娘的革命工作打下良好的群众基础。旧社会讲究“女子无才便是德”,但庄大娘很清楚,妇女只有有文化,才能认清革命形势,才能接受抗日的思想,但当时男人识字的都寥寥无几,更别提女人了,这只有她们这个家庭才能做到。在家做家务的两个儿媳,也担任了识字班的辅导员,因为是庄大娘发起了,群众也很容易接受,庄文琨的妻子陈谒云,晚上随丈夫学几个字,第二天就出去教,跟她们学字的识字班就有60多个。庄大娘不仅仅让自己的亲属带头参军,还积极动员村里的群众起来抗日,一个仅200多人的诸满前村,就有27个人参加革命,其中有三名女青年,当时入伍的李清国最后成为南京军区副司令员。
    和许多沂蒙“红嫂”一样,庄大娘抚养过好几个八路军的后代。曾任国家农委主任的朱则民的女儿就是其中的一个。1938年,朱则民住到庄大娘家,先后担任了山东省战工会民运部副部长,蒙山独立支队司令等职务。他和妻子杨军与庄大娘感情很好,认庄大娘作干娘。庄大娘对朱则民夫妇象自己的亲生儿女,把家中上好的灰鼠皮袄,貂皮帽子给了他们穿用。1939年他们的女儿小青出生,部队出发,就交给庄大娘抚养,庄大娘找到刚刚生育不久亲戚,让她同时也给小青哺乳,小青在庄大娘抚养下健康成长。1941年,鬼子到蒙山一带扫荡,在诸满设立了据点,小青在诸满就很不安全。庄大娘就想法把孩子转移,她先后找了好几个人家,最后选定方城街的禚家,也没敢说是八路军的孩子,怕人家不敢要。为了不让禚家起疑心,庄大娘不敢正面去看小青,就连八路军每个季度给孩子25元北海币作抚养费,也不能给禚家,直到1944年形势好转,朱则民夫妇来接孩子,孩子五岁了,禚家人养的非常好,与他们难舍难分。后来,庄大娘也觉得对不住禚家人,所有抚养费她一并交给组织,转交禚家。1945年,朱则民夫妇又捎信让庄大娘到临沂看看小青,之后部队转战南北,他们再也没有见过面。
     庄家在当地属名门望族,远近有权有钱人家都想把的女儿嫁进翰林府,但庄家家规很严,庄翰林以“清、慎、勤”为座右铭,与人为善,吃粗茶淡饭,思想进步,不迷信,男女都可读书。在外随丈夫任职多年的庄大娘,继续发扬良好的家风,勤俭持家,男人都闹革命,上战场,女人不裹脚,剪短发。庄家生活在当地属于上层,但庄翰林任职时两袖清风,庄达中为官也清廉,本无多少家产,所有积累又都在从天津返回途中被坏人扔到海里,家里也只有三百多亩土地,庄家都是读书人,不做生意,也不剥削百姓,家庭来往的人又多,各项开支很大,没有钱了,就卖地,没地卖了,男人又都出去打鬼子,庄大娘就带着儿媳妇做豆腐,打烧饼卖,一个大家闺秀,翰林的儿媳,县长的夫人,能放下架子,做起粗活,实在难能可贵,庄大娘的思想境界非常高,只要家庭的需要,只要革命的需要,她什么苦都能吃,什么累都能受。
    解放时,庄大娘已经60岁了虽然生活很清苦,但她没有向组织提一点要求,又做起了母亲,奶奶,象一个普通的农村老太一样,随儿子庄文琮远赴安徽,忙家务,看孩子,平平淡淡地度过了余生。1976年,庄大娘因病去世,享年86岁。村里特地为她召开了隆重的追悼会,乡亲们深深怀念这位为穷人得解放,为革命奉献整家庭的伟大女性。

    1990年青驼战工会旧址修复,在沂蒙山区战斗生活过的老领导谷牧、朱则民又一次返回沂蒙山,可是庄大娘已经去世十几年了,朱则民再也没有上这位沂蒙母亲,但他永远也不会忘记,所有从那个时代走来的人都不会忘记,在抗战最艰难的时候,是谁给了他母亲一样的关怀,是谁为他养育刚刚出生的婴儿。庄大娘,只不过是千千万万个沂蒙母亲中的一位,也正是有了她们,有了让蒙山沂水有了历史的辉煌,永放红色的光芒。
                                                
 

 山东省沂蒙文化研究会 © 2015-2016 All Rights Reserved!任何转载须经本会书面授权

地址:济南市历下区燕子山路2号 邮编:250004  

主编QQ:85739096 qq群:176696276 

鲁ICP备1400815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