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沂蒙文学

怀念家乡的辘轳井

时间:2015-10-24 21:25:02  作者:谭立忠  来源:  查看:1241  评论:0

辘轳井的应用,最早记载见于南唐李璟的《应天长》词。元代王桢著《农书》,明代宋应星著《天工开物》,南朝  刘义庆的《世说新语》和北魏 贾思勰的《齐民要术》等书中都有辘轳井图。辘轳井由辘轳头、支架、井绳、桶和水井等构成的。辘轳的制造和应用,在我国时间较长,虽几经改进,但大体保持了原形,这说明在几千年前我们的祖先就设计了结构很合理的辘轳。

辘轳是从杠杆原理演变来的提水工具,比直接用绳子提水轻便和安全,家乡的农村人都用它。把水桶挂在井绳一头的钩子上,转动辘轳,把水桶放到井下,再反方向转动辘轳,就会从井下拉上来满满的一桶水。用辘井一般是比较深的,水井浅的一般用桔槔这种汲水工具。用浅井旁边的树木或架子作支点,点上用绳子栓牢一长木杆,一端系水桶,另一端坠个大石块,长杆通过支点的作用这边起那边落,水就打上来了。这样提水既省力,又省时。刘义庆世说新语》“井别作桔橰、辘轳”,就是说的这个道理。

早先年,家乡沂源大大小小的村子里,都有三眼五眼的辘轳井。辘轳头最早是木制的,后来换成金属的了。支架有石头打制的,也有木制的和水泥的。辘轳井,深的可达十几米不等。井台都是料石砌成的,高出地面半米左右,平整宽敞。井筒多为圆形,井壁是石头砌的,直径二米左右,井口有的是圆形的,有的是方形的,但都经过工匠们的精心制作而成,很多井口都是工艺品。水面距井口也就四五米样子,对着井口,眨巴眨巴眼睛,借着太阳的光线,你才能模模糊糊地看到井底那一圈圈扩散的涟漪。有些辘轳井石上还详细记载着成井的年月、打井人和井的名称等。意为提醒人们饮水思源,吃水不忘打井人。

古谚语说,照井水,面娇美。俗传元宵之夜去观辘轳井会显得更美丽。所以古代少女趁元宵明月当空,皎洁玲珑之际,去俯视井水,希望自己变得更加可爱,显现出花容月貌来。而现实中的街坊邻居们最离不开、最爱去的地方也是辘轳井。但他们不是去照井水,而是干活、走路口渴了,到井台上就着别人的水桶喝一气,渴呀累呀的感觉顿时就消失了。要是心里有话憋不住要给别人说,到井台上找熟人发泄一阵子就心平气和了。听到啥新鲜事了,也会连忙到井台上发布。每年夏天的日子里,是辘轱井最风光的时候。傍晚时分,大伙干完活回来,便会陆续聚在井边,打上几桶水,从头到脚洗一通那才叫痛快。那时候,井水非常纯净,没有任何污染,你就是喝个肚儿圆,也不用担心闹肚子。辘轳井的水甘甜爽口,夏天喝了解暑败火,化滞清肠。冬天喝了养胃保暖,强身健体。逢年过节时,井边更是热闹,打水的、淘菜淘米的、洗碗筷的,人们边干着活儿边聊天侃地,当然也少不了眉目传情和打情骂俏的。
  
辘轳井打水并不容易,甚至还有危险。往井下放水桶时,需要一手按住井辘,一手顺住井绳,一圈一圈的均匀地往下放。如果掌握不住速度,放得过快,水桶会“嘭地一声拍打在水面上,水会把桶底顶坏。如果放慢了,水桶会浮在水面上,甚至打不上水来。水井上出事也并不稀奇,不按正规方法操作的,很可能被失控的摇把子打伤身子。为了保护辘轳井的安全和井水旺盛,每年的春夏之交,村里的长者就安排青壮劳力下井清淤,把井里的脏东西捞上来,把泉眼清洗透彻,使井水更干净更旺盛。村里的能工巧匠们对辘轳头、支架、井绳、铁钩和井口等重要部件进行认真细致地检修,确保轳井的安全和长久使用。淘井和维修轳等不仅是项重体力活,而且更重要的是技术活。那时候会做这活的人都没有报酬,但都受到全村人的尊敬。能出工的出工,有料的拿料,所有这些都是自愿的。轳井周边的人家有的送来香烟、有的沏来茗茶、有的拿来瓜果李枣等招待淘井人和维修者。甚至有的农家早早地做好了一桌可口的饭菜,等着他们完工后享用。

农村人勤快,每天的晨曦微吐他们就和辘井打交道了,他们要趁早把一天要用的水准备好再去干其他的农活儿。有些喜欢种菜的行家里手,最注重早起用辘井浇菜了。有俗语说,卯时水,浇菜好,菜收还不坏。我想,这样做一定是很有科学道理的。那担水的路上,老的少的,你去我回,匆匆忙忙,川流不息。担水的人们互相问候着,谦让着、帮衬着,一年四季,月月这样,天天如此。他们担得仿佛是一天的喜悦和一天的收获。在井台摇动辘把,辘轳“吱嘎吱嘎”的响声感觉是很悦耳的,每当“吱嘎吱嘎”的绞上来一桶桶清凉的井水,心里就有着无尽的快乐和凉爽。“辘轳咿哑转鸣玉,惊起芙蓉睡新足”。唐人李贺写给夫人的《美人梳头歌》就很好的再现了这一场景。“咿哑”,形容物体转动或摇动声,这里指是辘轳转动的声音,其声如玉之鸣。室外响起了咿咿呀呀像玉鸣一样的辘轳声,把芙蓉般的美人从酣睡中惊醒。辘轳井是有灵气的,格外识亲。她养育着村里人的祖祖辈辈,为人们奉献着甘露。水井浇灌着蔬菜庄稼,与乡亲们共盼丰收之年。现在的家乡农村大多钻了深井,用上了方便的自来水,但许许多多辘井还继续保留和使用着。

我的家乡沂源县悦庄街商业历史悠久,曾是商贾重镇。元末明初时悦庄叫袁家集,是一规模较大的集贸市场。据悦庄《袁氏茔碑》记载:“元朝泰定元年,吾始祖为避鞑乱迁徙至袁家集。”后来改称为“月庄”,意为中秋节吃月饼,齐心协力杀鞑子。明洪武年间,周边百姓皆来居住,集市规模进一步扩大,遂以市面而兴隆。至清代这里的酒店、油坊、字号、铺面等分列东西大街两边,百里闻名。乡绅们为此计议:“近悦还来,和悦人情广顺。”并因“人悦情和”之吉祥言,更名为“悦庄”。 当时,悦庄街上有酒店、钱庄、油坊、银号、商店、药铺、当铺、理发铺、客栈等80多家。悦庄街四周筑有三合土夯实的围子墙,高丈余。周长三里之多,设四门。其中西门上方的匾额上刻有“通衢”二字。据门前的“重修桥碑”记载:“桥之建,不知创于何人何年相成”。立碑时间是大清道光二十二年,至今已有174年。悦庄在民国时期系沂水八区驻地,位于沂水、临朐、蒙阴三县交界处,是沂水县西北乡的重镇,本街人口200户,人口总数1000多,常年在此经商的有400多人。过往的马队、推车及挑担行人络绎不绝。每月一、六大集开张,上万人汇聚悦庄街进行贸易,繁华集镇名噪千里。水是农业的命脉,也是集镇的生命。如果没有足够的井来支撑着这商贾重镇,其后果是可想而知的。

悦庄街有多眼辘井,纯净的井水再加上当地有许多懂得酿酒技术的庄稼人,于是街面上陆续出现了一些酿酒专业户,比较出名的商号有源盛东、宝和、春和、人和、增益东5家。1944年沂源县建县后的6月份,全县第一家工业企业——沂源县酒厂就诞生在悦庄街,县里看中的也是这辘井里的水。可现存的轱辘井只有五眼了,其中两眼也废弃了,但还有一眼井的上面架着辘,只不过没有井绳罢了。其它的三眼辘井还完好无损,继续发挥着它的作用。奇怪的是这五眼辘井旁边都有一盘老石碾。据今年92岁的肖衍明、84岁的赵文忠、83岁的张发亮、任明珍等老人们讲,原来的悦庄街有三千多口人,后来分为东悦庄、西悦庄两个行政村。这五眼辘井都很古老,现在分别归两村所属。前些年两村还普遍整整了一次,连石碾也修理一新。有井处必有碾,是悦庄街的一大特色。想当年乃至今,男爷们在井台上打水,女人们在井边推碾。你来我往,频频见面。井作媒,碾作证,成就了不少好姻缘,小日子过得红火又美满。

   

在外闯荡的人不管是成功还是失败,凡是有些岁月的人都有不同程度的恋乡情结,那怕是领袖人物也有常回家看看的愿望,这是人之常情。辘轳井就是我们农村人的老家,辘轳就是我们的爱。井水,就是我们的生命。时紧时缓的辘轳声,打捞出一股股大地的乳汁,滋养着祖祖辈辈的人生。在辘轳井时代,人们懂得感恩,懂得给予和分享。那时候,如果有过路的人口渴了来到井旁,那就尽管用辘轳打上来畅饮吧,直到喝饱为止,然后吧嗒吧嗒嘴,继续赶路。喝水收费?在淳朴的农村人看来,那简直是天大的笑话。现在的农村人,纷纷跻身进城,生活在熙熙攘攘的都市里。为了生活需要而努力拼搏,整天忙忙碌碌,马不停蹄。感到身心疲惫时,就会想起家乡的辘轳井。也许生活就像辘轳那样,一旦开始转动,就要咬牙坚持到底,一旦停下,就会前功尽弃。这辘轳井所蕴涵的是生命的意义,生活的真谛。

   “让居民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这是习近平总书记用诗意盎然的语言对新型城镇化建设提出的新要求。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我的家乡沂源县,广大党员干部甚至是平民百姓都悟出了美丽乡村的真正含义。这就是:因地制宜寻找产业支撑点,靠持续发展“富”村;推进公共服务设施进村,统筹城乡发展,靠改革创新“乐”村;保护好独特的民俗和自然生态,靠历史文化“美”村。 

家乡沂源的辘轳井,你是有功之臣。你更是幸运的,因为你遇上了一个好时代。

怀念家乡的辘轳井怀念家乡的辘轳井


 山东省沂蒙文化研究会 © 2015-2016 All Rights Reserved!任何转载须经本会书面授权

地址:济南市历下区燕子山路2号 邮编:250004  

主编QQ:85739096 qq群:176696276 

鲁ICP备1400815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