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红色革命文化

不能忘却的临沂阻击战

时间:2015-12-11 20:39:14  作者:综合  来源:  查看:547  评论:0

编者按:血战台儿庄的前哨战——临沂阻击战,历时51天,比台儿庄战役长30天;歼灭日军1万多,比台儿庄战役多三四千人,成功阻击了日军精锐坂垣征四郎的第五师团于临沂以东,使其未能与矶谷师团合兵,粉碎了日军聚歼国军于徐州的企图,为台儿庄战役的胜利作出重大贡献。本文作者生前对琅琊文化和临沂历史多有研究,本文系作者生前经过大量考证为纪念台儿庄战役胜利70周年(2008年)而作。历史不能忘却,值此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我们特编发此文,重温临沂阻击战在抗战史上书写下的浓重一笔。

  作为台儿庄战役的前哨战,打得之惨烈、胜利之辉煌、意义之重大的临沂阻击战,在抗战史上举足轻重。其实,作为国民党第五战区统一指挥的1938年临沂阻击战,成功阻击了日军精锐坂垣征四郎的第五师团于临沂以东,使其未能与矶谷师团合兵,粉碎了日军聚歼国军于徐州的企图。如果不是庞炳勋的四十军和张自忠的五十九军的成功阻击,让坂垣师团如期到达,台儿庄战役是个什么结果不可预料。历史的烟尘也许会模糊了记忆,但临沂阻击战在抗日战争史上的重大作用不应忘记。

  1937年7月7日,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日寇大举入寇中原。12月27日占领山东省会济南,1938年初又占领山东第二大城市青岛。日军矶谷师团沿津浦铁路南下,坂垣师团从青岛西南推进,妄图与从南京北犯的日军会合,南北夹击徐州打通津浦铁路。由于南路北犯之敌受到中国军队李品仙、廖磊、于学忠等部的沉重打击,无法北进。日军总部改为由矶谷、坂垣两师团南进为正面进攻的战略。矶谷廉介率领的第十师团于1938年1月4日攻占兖州,5日再陷济宁,7日攻占邹县(今邹城市),至此徐州以北正面大门洞开。坂垣征四郎所部第五师团则从青岛沿胶济铁路西进,连占胶县(今胶州市)、高密、潍县(今潍坊市)后,顺台(儿庄)潍(县)公路直扑徐州。连续占领安丘、诸城、莒县,逼近鲁南重镇临沂。临沂自古乃兵家必争之地,得失关系国民政府“徐州会战”全局。

  当时,临沂的守备力量,只有山东省第三督察专员公署专员兼临沂城防司令张里元所辖保安团2000余人。张自知难挡强敌,于日军攻占潍县时,即急电坐镇徐州的国民党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求援兵。2月上旬,李宗仁急调驻防海州(今连云港市)的庞炳勋部第三军团驰援临沂,阻敌南进。该部实际仅有四十军之第三十九师。兵力只有两个步兵旅和一个补充团,另有炮、工、辎、通各一营,共计13000余人。

  同年2月中旬,庞部进驻临沂。张里元的保安团驻在城里,与庞部协同作战,战时归庞统一指挥。庞派人察看临沂周围地形,召开营以上军官和各级参谋联席会议,确定以沂河为天堑,据河死守的作战策略。

  3月2日,日军由莒城大举南下,经夏庄、黄庄等地进入临沂地界,逼近距临沂30公里的汤头周围。3月3日,日军即向汤头守军一一六旅二三二团阵地发起猛攻,临沂阻击战正式打响。敌机每日数次轰炸,以排炮射击,以坦克掩护步兵向我守军阵地发起连续冲锋。庞部在海军陆战队沈鸿烈部配合下,英勇战斗,不怕牺牲,苦战几日,损失严重,被迫放弃汤头南撤。敌军乘势进逼白塔、太平等村庄,临沂城暴露在敌人面前。庞炳勋一面命令第一一六旅第二三一团坚守阵地,拖住敌人主力;一面从垛庄调回补充团,由葛沟以北渡沂河抄袭敌人右侧背,从相公庄抽调一一五旅第二二九团沿汤河北上,抄袭敌人左侧背。第二二九团汪大章营北上到达铜佛官庄时,与敌遭遇,展开激战。汪营长身先士卒,壮烈殉国,其他官兵伤亡80余人。日军见左右被围,前进不能,于3月6日被迫放弃太平、白塔一带村庄,撤回汤头镇,庞部遂收复汤头以南村庄。此役双方各伤亡数百人。3月8日,占领沂水县的日军60余人,南犯临沂县李官庄,被张里元的保安一团击溃,该团接着于万福河一带袭击来犯日军,一度形成相持局面。

  撤至汤头的日军经过休整,集步兵“约八九千人,骑兵四五百人”,在“战车二十余辆,装甲车六十辆,飞机十余架,火炮三十余门”的配合下,由坂垣师团的田野旅团长指挥,于3月10日向庞部阵地再次发起猛攻,很快占领汤头以南的沙岭子、白塔街、几个太平、亭子头等村庄,向临沂逼近。庞部官兵抱着“誓与临沂城共存亡”的决心,调整部署,与敌血战。庞军各部利用沂河这一天然屏障,集中火力给进攻之敌以重大杀伤,日军伤亡三四千人,未能达到进占临沂城之目的。庞军方面也有很大伤亡,要求李宗仁派兵增援。此时,接到李长官复电:“临沂为台、徐屏障,必须坚决保卫,拒敌前进。除已令张自忠部前往增援外,并派本部参谋长徐祖诒前往就近指挥。”

  3月12日黄昏,国民党第五十九军军长张自忠偕参谋长张克侠率部来到临沂,接替庞军阵地,布防于城北沂河西岸的诸葛城一带,第五战区参谋长徐祖诒已先一日到达临沂。五十九军下辖三十八、一八零两个师,连同军、师直属部队共23000余人,战斗力强于庞军。张军到达后,由徐参谋长召开两军高级人员会议,商讨破敌方案。最后决定对当前之敌反守为攻,采取正面坚守,两翼迂回,抄袭敌后,聚而歼之的战略。总攻时间定在3月14日晨4点。届时,张自忠指挥黄维纲的三十八师,自诸葛城东渡过沂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敌军右后方猛烈冲击,庞部除牵制攻城敌军外,亦派兵配合。张军很快在亭子头、大太平、申家太平、徐家太平、沙岭子等村庄突破敌人防线,一夜之间,歼敌逾千。敌人遂放弃攻城计划,回军对五十九军作战。庞军乘机攻克小黄山一带地阵地,并派手枪队肃清城东南日军残敌,当夜进至相公庄等地,第二天夺回东西沙兰、郑家寨、黄家屯和柳杭头等村以南村庄。五十九军两天来在沂河两岸与敌反复冲杀,战斗异常惨烈。张部毙、伤敌军四五千人,自己伤亡也达六七千人。

  3月16日,敌从莒县调千余人,又从东张屯一带抽出大部兵力,在炮火掩护下,于7点钟对张部发起猛攻。并以飞机十余架向崖头、钓鱼台及石家屯一带轰炸,国军阵地悉被炸平,敌人攻占茶叶山。张部三十八师二二五团七连官兵全部殉国。二二五团之二、五两连只余数十人。他们仍奋不顾身与敌白刃格斗,终将日军击溃,夺回阵地。16日午后3时许,敌人再次集中兵力渡河到西岸,向五十九军左翼阵地突击,4时,刘家湖、苗庄被敌三面包围。张部三十八师二二六团之一、三营与敌肉搏,使刘家湖数易其手,终以损失过重,弹药用尽,不得已退出阵地。张令总预备队一一四旅投入战斗,从晚10时开始反击,于次日凌晨2时,将刘家湖重新夺回。但张军伤亡近半,损失也极为惨重。战区参谋长徐祖诒见张部损失太重,拟电请李宗仁同意该军撤往郯城休整。张自忠要求再打一天一夜。

  3月17日黄昏前,张部所有的火炮一齐轰鸣,把敌人阵地炸成一片火海。入夜,张部官兵全部投入战斗,猛攻盘据在沂河西岸凤仪官庄、刘家湖、苗家庄、船流等10余个村庄的日军。沂河东的庞军趁张部与日军在河西大战之机,一举将敌人控制的黄屯、傅家屯、甘屯、寇家屯之敌肃清,进至沙岭官庄、大张家寨、东张屯一线。张部与敌激战到凌晨2时,号称“铁军”的日军坂垣师团已失去抵抗能力,残敌丢盔弃甲向汤头、莒县逃窜。据日俘玉利陆大供述:此次参战的日军第五师团第十一、二十一、四十二等共8个步兵联队、1个炮兵联队和1个骑兵大队。自进攻临沂以来,全师团已伤5000余人、亡3000余人,为进中国以来伤亡最惨重之战。对此辉煌战果,蒋介石、李宗仁均传令嘉奖,并给张自忠、庞炳勋各记大功一次,擢升张自忠为二十七军团军团长(仍兼第五十九军军长)。李宗仁通电全国告捷,报纸舆论盛赞:“是役亦当增我抗战中之光荣一页!”

  日军并不甘心,仍要拼死完成打通台维公路、参加徐州会战的任务。乘3月19日,张部除留一一四旅归庞炳勋指挥协同守城外,其他部队撤至费县、沈村一带,威胁矶谷师团左侧,策应五战区正面之作战之机,坂垣师团得坂本旅团4000余人的增援后,于23日卷土重来,向四十军阵地疯狂反扑。庞部孤军不支,被迫退至河东桃园、黄山一线防守。20多天的激战,造成该部“伤亡甚重,现剩有战斗兵计一一五旅五六百人,一一六旅八百余人,补充团亦七百人”,“军、师部即一连之预备队亦无”。庞部13000人进临沂,至此已损失逾万,剩下不足3000人。24日,日军进攻更加猛烈,攻击的重点转向两翼:攻击右翼埠前店村之敌三四百人,当即被击退;攻击右翼三官庙的五六百日军进到庞军阵地前一二百米,庞军一齐开火,毙敌甚重。战争处于胶着状态,对我守军极为不利。

  为确保临沂不失并解庞军之危,张军奉令于24日回师增援,占领南曲坊、古城、朱高一线后,次日下午以数团兵力渡至沂河东占领桃园等村。在迎击三官庙之敌中虽毙伤敌人甚众,张部也伤亡营长、营副3名和士兵五六百人。26日,日军继续增兵,一路在坦克掩护下猛扑临沂城,一路千余人的日军在汤头西强渡沂河绕道西行,再渡祊河后转到临沂城西,占领义堂、沙埠庄、营子等地,对临沂城形成夹攻之势。张自忠急派重兵于娘娘庙至大岭村一线布防拒敌,设在城西古城村的张自忠军部亦受义堂之敌威胁。27日,西面之敌向张部之古城、南沙埠庄、小岭、北道等村发起进攻。同时,敌之一部从蒙阴南下,穿过城西袭击临沂西南的朱陈镇。庞军以三十九师一一六旅副旅长崔玉海率刘富生之二三一团会同张里元的保安团守城,余皆撤往城南,军部移至河东九曲小黄山一带。双方恶战不止,达到白热化程度。28日,张部在十里堡、岗头等处与日军肉搏,两昼夜毙敌上千,自己也付出伤亡两千余人的代价。29日,敌猛攻前后钦宿、五十九军与之展开巷战,三进三出,毙敌百余。使敌人虽占领城西不少村庄,却不能逼近临沂城边。

  临沂战事吃紧,第五战区急调援军。先是调驻海州缪征流部王肇治旅驰援临沂,归五十九军指挥。29日当晚7时,王部即向城西北十里堡、大岭、小岭方向出击。是日,汤恩伯部骑兵团奉命来到临沂,午后抵达城西湖子峪,即向义堂以北地区进攻。张部官兵如虎添翼,猛烈突击,致敌“损失颇巨”,向北逃窜。由于台儿庄方面日军吃紧,当晚日军坂本旅团主力两个步兵联队、1个野炮联队前去增援。临沂只留1个步兵联队,少数炮兵与张、庞部对峙,临沂战事稍有缓和。

  4月18日沂河两岸之日军,会同从青岛新来6000援军,第三次全线围攻临沂城,夺取台潍公路南段控制权。自午夜起日军炮火对守军阵地全线猛轰,至19日晨,城西十里堡、韦家屯、八里屯一带阵地被敌摧毁。晚固守城西水田村的十三师朱旅与敌激战竟夜,剩官兵300余名。

  19日,日军集中炮火与飞机联动,轰炸临沂城。10时许,西北角城墙被炸毁数处,日军进入城里。守城的四十军李旅与保安二团据城东南部与敌对峙。外线张自忠部两路出击,一路向城西北义堂村一带敌军进攻,一日肉搏六七次,伤亡惨重;一路向大岭、小岭之敌侧背出击,在一团长带领下,冲入敌阵,短兵拼杀。五十九军为解临沂城被占之危,一面派三十八师努力恢复友军既失之城关,一面令十三师主力右旋向八里屯、韦家屯进攻,以收夹击敌人之势。敌军则全面从西面攻城。12时许,张部之十三师朱旅沿城北攻,颇有进展。但因城垣被敌占据,遭敌内外夹击,伤亡十分严重,守城部队无力支持。是役李旅之二三一团伤亡千余人,保安团亦伤亡数百人。20日晨,临沂守军战略转移,临沂城陷敌手。日军进入临沂城,进行惨无人道的烧杀抢掠。

  21日晨5点,国军各部到达指定地点:五十九军转移至城西南峰对口、黄店一带对敌游击;四十军调江苏沛县休整,并对微山湖警戒;专员张里元率保安团余部入县西南山区游击。日军以伤亡逾万的代价打通台潍公路,却为时已晚。台儿庄战役于4月7日以中国军队的胜利结束。

  作为台儿庄战役重要组成部分的临沂阻击,在抗日战争史上书写了浓重一笔。

  (注:本文略有删减)


 山东省沂蒙文化研究会 © 2015-2016 All Rights Reserved!任何转载须经本会书面授权

地址:济南市历下区燕子山路2号 邮编:250004  

主编QQ:85739096 qq群:176696276 

鲁ICP备1400815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