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沂蒙文学

鲁南王王洪九

时间:2015-12-11 20:55:12  作者:未知  来源:  查看:3170  评论:0

核心提示: 王洪九,临沂朱保镇沙沟崖村人。他自幼读书,后毕业于直鲁军官学校,有出众的军事才能;他的队伍曾经积极抗日,是当地一支重要的抗日武装力量;他是国民党临沂专署保安司令,大肆屠杀革命群众;他为了报父仇,挖眼掏心,残害革命干部;他有着蛇蝎心肠,是群众眼里杀人不眨眼的活阎王。      记者来到王洪九的老家朱保镇沙沟崖村,见到了85岁的老人杨义太和村干部王元如,他们向记者讲述了很多王洪九的故事。

鲁南王王洪九
     

心狠手辣,传说是蝎子精托生

沙沟崖村的正南面就是艾山。 从沙沟崖村东南面的密家庄朝正西看,艾山北面山头的一堆石头,像极了一只蝎子。蝎子的头朝向正南,蝎子尾正对着沙沟崖。村里人都说那是王洪九的化身。 王洪九是蝎子精,还有一个传说。 东山有一个大地主,好烟土,与王洪九素有交往。这一天,王洪九像往常一样去了东山,吸大烟,玩乐。八路军的一支部队听说这一消息后,从100多里路外的北边急行军赶来,包围了东山,发动了东山战役。 王洪九的贴身卫队——手枪队的人慌忙进来禀报,正沉醉在烟雾缭绕中的王洪九一下从床上跳将起来,自觉手枪队绝对不是八路军的对手,情急之下,就摇身现了原形,变成了一只蝎子,翘着高高的尾巴。其部下无不目瞪口呆。后来,从李家宅据点赶来的援军救走了王洪九。 王洪九是艾山蝎子精托生的故事在村里传了开来。

一开始,他是个有正义感的人  

1938年,意图夹击临沂的一支鬼子队伍驻扎在艾山一带。 从军官学校回家的王洪九,满腔热情地盘算着和鬼子大干一场。 鬼子的一支骑兵队(百姓称之为“探马”)整日向艾山以西巡逻、警戒、侦察地形,并经常骚扰附近的村子,抢粮抢钱,要“花姑娘”。 摸清了鬼子动向的王洪九,喊来自己亲近的同学和朋友,8个人来到艾山西北方向的岐山寺,计划着和这支骑兵队狠狠地干一仗。 这是和鬼子的第一次正面较量。 这天夜里,王洪九等8人,带着仅有的两三条枪,悄悄潜伏在岐山寺东边的刘庄附近。 天刚亮,一支七八人的鬼子骑兵队进入了伏击圈。一声枪响,鬼子的一匹马嘶鸣着倒在地上。遭到突袭的骑兵队乱作一团。 有着一身好功夫的孟兆文从藏身的沟里一跃而出,跳起一脚,把骑在马上的鬼子踢翻在地,自己跳上马,拂尘而去。 这次伏击,他们打死了2个鬼子,打死了一匹马,抢到了几杆“三八大盖”。艾山一带的鬼子闻此大为恼火,遂对附近村庄进行了疯狂的报复。

鲁南王王洪九
      先抗日后反共,岐山寺招兵买马  

有关王洪九的故事,离不开岐山寺。 出了朱保下正西,记者随同杨义太和王元如前往岐山寺。我们经过了芝房、东墠、刘庄、万家庄,来到了位于沙沟崖西北约10公里处的羊角弯村,岐山寺脚下。前面是山路,村民告诉我们,岐山寺下有三棵白果树。 寺庙位于岐山深处,东西北三面环山。越往里走,越让人感叹,这里确是个易守难攻的好地方。 山谷深处,我们终于望到了白果树。前后三棵,都是那种饱经风霜又茂盛葱郁的古树,却不见庙宇的踪迹。 心目中勾勒过的或雄伟或沧桑的古寺变为脚下的一片青石瓦砾。 踏上寺庙的旧址,这里只剩下一片断壁残垣。一个石碾,两三间行将坍塌的青石屋。惟有三棵千年的白果树在延续着一丝生机。 在临时简易搭建的“大殿”里,我们见到了照空和尚——这座寺庙里唯一的和尚。 正如杨义太所说,这个寺庙不一般。 照空师父说,岐山寺由隋朝的一位开国大将所建,历经几朝修缮,一度香火旺盛,最多时曾有800多和尚在此居住,是一座远近闻名的寺庙。文革时遭到破坏至今。他本人从江苏远道慕名而来,就是希望能够重修寺院。 王洪九就在这里起事,竖起抗日大旗。 刘庄伏击日军后,王洪九一伙人又回到岐山寺,招兵买马。他们8人成立了8个大队,各自任大队长,每个大队负责在各自活动区域内扩展势力,组织抗日。十里八乡很多爱国青年都来投靠王洪九,其中也不乏一些有识之士。王洪九的抗日队伍迅速扩大。 师父说,王洪九相信佛祖。 王洪九对当时庙里的和尚都很客气。王曾经对佛祖许愿,求佛祖保佑他的队伍能够发展到1万人,他就来还愿修庙。 后来,兵强马壮的王洪九露出本来面目,渐渐走上反共反人民的道路,消极抗日,肆意屠杀革命群众。 队伍发展到1万多人的王洪九果真回来还愿,并准备重建观音殿,可惜还未完成就被八路军打跑。 因寺庙地势险要,易守难攻,王洪九此后又多次带队伍回到岐山寺。

他还当过小学校长  

村里的小学坐落在村子的西头。南面和东面都是一片水洼。 杨义太的家当时就在小学的对面。 那时候,村里没几个人识字。而自幼读书的王洪九就成了村里小学的校长。 杨义太说,当时学校的门楼子很带劲。 根据杨义太的描述,大门两侧是两根石柱,石柱顶端用一拱形的石板连接。石板里又有一个拱形图案,图案用碎玻璃渣拼成,这样的门楼子在当时的县城也是找不到的,走南闯北的王洪九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施工图纸。 王洪九从外村请来了两三个老师,教那40多个学生。学生统一分发的土黄色校服,关于这校服的颜色,有人说这是王洪九意图借学校培养他的后备军官。 当时的学校有六间屋,三间是教室,另三间王洪九自己用。后来,王打算在学校南墙内再盖几间屋,由于鬼子进了村也就半途而废。      

不认真干,亲大爷也差点被枪毙  

学校盖屋,王洪九亲自负责。 鬼子来之前,盖屋的石料王洪九早已派人准备好。 村里的青壮年都被王洪九喊来帮忙。王洪九的大爷也不例外。 当时盖房打地基,村里人都要用细线测量尺寸。而找不到细线的王洪九的大爷就拿来了井绳,被监工的王洪九碰了个正着。 王洪九看到竟如此敷衍了事,非常生气,大声斥骂,“不好好干活,亲大爷也得枪毙!”说完就把他大爷拖了出去。最后是家里人求情,王才放了人。 其他人见王洪九对他亲大爷都动了真格,干起活来也没人敢大意。

鲁南王王洪九鲁南王王洪九分享到鲁南王王洪九鲁南王王洪九鲁南王王洪九鲁南王王洪九鲁南王王洪九鲁南王王洪九

      怒杀小舅子

“谁劝我当八路,就杀谁。” 王洪九与共产党反目后,不止一次说过这句话。心狠手辣的他是这样说,更是这样做的。 王洪九有一个姓薛的小舅子,是共产党员。 看着王洪九日渐走上歪路,滥杀无辜,小舅子劝说他不要再拉山头,当大王,要跟着共产党走才是正途。 当时已经加入国民党的王洪九对此很反感。因碍于老婆的情面,没有当面反目,心中却暗自盘算着。 6月里的一天,老婆带着孩子回了娘家。王洪九暗自庆幸,这是下手的绝好机会。 入夜,王洪九就派手下把熟睡中的小舅子绑到了村西头的地里,寂静的田野里随即一声枪响。 第二天,下地的村民发现了尸体,纷纷来看,有人认出那人就是王洪九的小舅子。

济南弄来的洋玩意

经常在外面闯荡,王洪九长了很多见识,也让他喜欢上了一些洋玩意。 从济南回来的王洪九,带回来一部留声机。从此,村里时常会传出一些美妙的不知名的小曲。 这么稀罕的玩意,一般人是见不着的。这让村里人着实开了眼界。现在的留声机一根读片针能用上一阵子,而王洪九的那部却是一个唱片转不到头就得换针,往往一个唱片用好几根针,足见其矜贵。

鲁南王王洪九

      请王洪九写请帖

85岁的沙沟崖村民杨义太说他是19岁结的婚。 结婚需要找人写请帖。当时村里没几个人识字,时任校长的王洪九是最佳人选。 这个想法杨义太也觉得很疯狂。村里人都说像他们那样的平头百姓是不可能用的动他的。但结婚是大事,好像又没有更好的法子,于是杨义太的父亲硬着头皮,拿着大红纸去找王洪九。 杨义太听父亲说,当时屋里有很多人。把来由说明之后,杨老先生怯生生地看着王洪九。 王洪九思忖片刻,转身让手下张凤明研墨。 后来,杨老先生拿着写好的请帖,不敢相信那是王洪九给写的。

蒋中正亲自写的委任状

朱保镇沙沟崖村村干部王元如说,他见过这幅委任状。 1989年,当时借调到朱保工作区的王元如整理档案柜时,从旧纸堆里翻出了一张发黄的跟奖状一样的纸,让他过目不忘。 那张纸宽约27厘米,高约35厘米。最上面是青天白日的国民党徽章印,下面是打印的字,大体意思是委任王洪九为临沂专署保安司令。最后的落款是用毛笔写的“蒋中正”三个字。 能够得到蒋介石的亲自委任,足见蒋对王洪九的重用,后来李庄被围时区区一个保安司令的王洪九能够调动飞机空投也就不足为怪了。

被活活打死的“八路军探子”

一个人做多了亏心事,心里总是不踏实,就会疑神疑鬼。 王洪九就是这样的人。 与八路军交了几次手,没占到啥便宜的王洪九,对八路军心生畏惧。深知自己欠下的性命太多,就怕哪天八路军来个突袭,端了自己的老窝。 有一次,王洪九在地里看到一个陌生人在转悠,遂上前询问,那人却始终默不作声。这引起了王的猜忌,难道是八路军的探子?那人被王洪九抓了起来。 不管被如何拷打,皮开肉绽,那人始终没有开口,只是哑哑乱叫。手下认为那人可能是哑巴,而王洪九却不死心,直到那人被活活打死。 没过几日,有邻村人前来收尸,才知道那人果真是个哑巴。

脚底锲钉子,专治掉鞋

据说王洪九初任临沂城保安专员时,长年动乱,城里风气极为不正,地痞流氓满街窜。 占城为王的王洪九虽没有把临沂城治理得繁荣稳定的大志,对一些“二流子”的习气也是看不惯。 一日,一位在王洪九手下做事的青年,歪戴着帽子,衣服敞开着怀,鞋子拖拉着在街上逛游,与王洪九一伙碰个正着。 王洪九看着他的得瑟劲,心里窝火,就想整治整治他。 王洪九对那人数落了一番,训斥说好好的鞋为啥不穿上。那人却说:“我的鞋总提不上,不如就这样拖拉着。” 把鞋子钉在脚上,鞋子就不会再掉。 王洪九让那青年抬起脚来,硬生生地用找来的钉子把鞋和脚底锲在了一起,青年的惨叫让王洪九哈哈大笑,并对周围的人说,以后再碰到掉鞋的,都要这么办。

冲锋枪夹道为大爷送殡

1947年,在土改运动中,血债累累的王洪九的大爷被枪毙。 得到消息的王洪九带着队伍耀武扬威地从临沂城回到沙沟崖,给大爷送殡。 送殡的队伍很威武。 王洪九站在那辆敞篷的绿色吉普车上,身边是他的手枪队,手提冲锋枪的护卫分散在队伍两侧。杨义太说王洪九送殡的护卫足有四五十口子,清一色的机关枪,村里人没人敢近前。而离这不远的岐山寺,还驻扎着王洪九的一支部队,防备解放军的突然袭击。 王洪九的大爷就葬在村子的西南角,由于平坟现在已找不到坟墓的踪迹。

为报父仇,挖心陪葬

在土改中,同样被处决的还有王洪九的父亲,罪行累累的地主王恩荣。 沙沟崖北面的谢家洼。村里人步行30里路把王恩荣的尸体抬了回来。走这么远的路去抬这个老地主的尸首,村里人害怕王洪九的报复。 正如人们设想的一样,王洪九大搞反攻倒算,进行疯狂的阶级报复。 他没有领村里人的情。指责说,如果当时村里人出来保他爹的命,他爹就死不了,是村里人害死了他爹。 只要与土改沾一点边的村里人,尤其是村干部,都成了王洪九残害的对象。由于村里有人向王告密,沙沟崖村支书、村长、儿童团长等五六名村干部被王洪九抓住。 在押往临沂城的途中,这几名革命干部都被王洪九枪杀。这其中有的被当成靶子,乱枪打死,有的被活埋,而村支书兼农会会长陈玉贞则被挖眼掏心,王洪九认为就是他向解放军告的密。 沙沟崖的村干部几乎被王洪九杀绝,成了其父王恩荣的陪葬。

鲁南王王洪九鲁南王王洪九分享到鲁南王王洪九鲁南王王洪九鲁南王王洪九鲁南王王洪九鲁南王王洪九鲁南王王洪九

天上掉下来的热馒头

1945年,日本投降后,失去依靠的王洪九部退到李家宅一带负隅顽抗。 面对王部的狡猾与顽抗,解放军采取以战壕对战壕的新战术,在5个据点周围挖成了长达几十里的战壕,把王洪九和部下几千人围困了起来。 数月的围困,让王部据点供给奇缺。 村民的牲畜被杀掉吃光,门板被拆掉烧火,弹药也开始紧缺。心急如焚的王洪九派部下去济南求救。 国民党随即从济南派飞机空投物资。 敌机空投时,解放军架起机枪对空射击。敌机不敢飞得过低,在盘旋了几圈后,决定高空投送。 巴掌大的李家宅,空投的物资大部分都落到了解放军的阵地上。沙沟崖村民杨义太说,这里面除了枪支弹药,竟然还有冒着热气的馒头。 王洪九不甘心,派人争抢物资,被解放军打了回去。 这次被当做救命稻草的空投让王洪九几近崩溃。 几天后,国民党派飞机再次空投,依然未能解王洪九的燃眉之急。

河里飘来的“葫芦”

围困,不仅让供给紧张,还让李家宅和其他据点间的联系变得十分困难。 仅有的一部电台已被诈降的王洪九交了出去。有限的旗语、号音等方式也被解放军识破。 驻守在孟家村据点的杜庆九想了一个办法。 他派人钻出地道,潜入祊河,妄图通过水路联络李家宅的王洪九。 一天,解放军的侦察员在祊河的流水中,发现一只形似葫芦的东西漂浮而下,遂下水察看。 待侦察员接近“葫芦”时,那“葫芦”竟快速游动了起来。 侦察员发现不对劲后,一个憋气从水中潜了过去,一番争斗后,将敌人制服。 被抓获的那名通讯兵,头发全部剃光,头皮又被涂上了葫芦一样的颜色。 从此,孟家村与李家宅之间的联系被完全切断。

令人发指的酷刑

王洪九杀人成性,但他更善于折磨人,更善于折磨女性。 许多日本鬼子用的酷刑,都是王洪九的发明。 王洪九侵占临沂城时,很多被害者在枪毙前,都要游街。而王洪九让人游街的方式让人发指。 湖西崖村年仅21岁的女共产党员吕宝兰就被这样折磨过。 吕宝兰就义时目击者的后人向记者这样描述: 正值秋冬天。匪徒们先把吕宝兰的衣服扒光,然后把凉水泼到她身上,从而让血管收缩。这样即使把乳房割掉,人也不会立即因流血过多而死。 秋天的高粱秸,茎叶锋利,接触到皮肤稍不留神就会割出血。被割掉乳房的吕宝兰,下体就被捅入了几根高粱秸!露在身体外面的高粱秸跟地面基本平齐,人一走,高粱秸就会划过地面。 每前进一步,吕宝兰都忍受着窜骨的疼痛。鲜血顺着高粱秸流下来,游街走一路,后面就流下一条长长的血线。惨遭折磨的吕宝兰最后在刑场被枪杀。 “点天灯”,不是王洪九的独创,而他“点天灯”的方式却无人能及。 对于女性被害者,王洪九会把她倒着吊起来。从女性被悬在上面的下体倒入油,然后点着。油燃烧起来,旁边行刑的人像看礼花一样的淫笑,并伴随着受害者的声声惨叫。 王洪九折磨人到了变态的地步。像烤羊一样烤人,也是他的发明。 受害者不分男女,都会被用一根铁棍从下体捅入,遇上女性受害者就会把铁棍烧红。铁棍捅入身体足有1米多。 被捅入铁棍的受害者,像烤羊一样,被放在火堆上来回翻转着烤,直至被烤到焦糊。

国民党营长的军礼

吕宝兰被枪杀后,赤裸的尸体暴晒在街头。 吕宝兰一家其余4口早已被王洪九杀害。远房的一个本家找来村里人,把吕宝兰的尸体抬了回来。尸体上只裹着一件黄色军大衣。 据目击者的后人称,那件军大衣是国民党的一个营长留下的。 一位年轻的国民党营长骑马路过刑场,看见了吕宝兰裸露的尸体。惨不忍睹的尸体,让这位军官对这位惨烈就义的共产党员心生敬意。 那位军官随即下马,脱下自己的军大衣,盖在了吕宝兰的尸体上。然后,行了一个庄严的军礼,骑马而去。 烈士吕宝兰的墓地,在现苍山县仲村境内的马山。

十三孔桥的那些冤魂

当年临沂城的北门外,有一座始建于清代的十三孔桥。 这座横跨涑河桥的修建,不知方便了多少行人。而在1947年至1948年,这里却成了王洪九的杀人场。 杀人成性的王洪九,在临沂城为所欲为,有多处杀人场。除在西关几处杀人场杀人外,便是这十三孔桥了。因此处杀人太多,又被群众称之为“奈何桥”。 王洪九令人发指的“下饺子”就是在这里。 每到夏天,雨水多,河水上涨,王洪九就将成批的被害者装入麻袋,在十三孔桥上把他们推入河,名曰“下饺子”。 王洪九在临沂城的杀人手段数不胜数,其残忍与花样更是让当年的日本人都折服。在王洪九侵占临沂城的1年多时间里,先后杀死了近万人。

王洪九埋了很多银元

国民党节节败退,王洪九开始转移自己多年来搜刮的财物。 沙沟崖村干部王元如听村里的老石匠说过,王洪九当时让人用青石打了两个马槽。每个马槽足有2米长,60厘米宽、厚。 王洪九那些带不走的银元放满了一马槽,估计足有上万块。 他让人在地里挖了一个1米多深的坑,然后把装满银元的马槽埋了进去。为了不被人发现,第二天,他又让人把那片地全部翻耕了一遍,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 两个马槽只用了一个,其中被埋的那个马槽至今也未被发现。

宝物不翼而飞

1995年,沙沟崖村南面山岭上是一片果园。 这天,看园人向往常一样巡园。突然,在不知走过多少遍的果园小路上发现了车轮印。这是从未有过的。 顺着车印往前走,在离尽头五六米远的地方惊现一个大坑。 那坑直径有60厘米,深约3米,呈圆形,很明显是一个同尺寸的瓷缸被从地里提了出来。坑的旁边还有几根没用完的蜡烛。 这是一件稀罕事。 之后,从村里老人那里,就传开了这样一个故事。 被发现的这个坑所在地,原来是一间看瓜屋子。那片果园原来是一片松林。 当年撤离时,王洪九发现了这间不起眼的屋子,遂又在屋子四周栽了很多松树。那些金银宝贝就被藏在屋子里。 知道自己一时半会回不来,王洪九留下了日后寻宝的记号。 他选择了离屋子正南面不远的一块大青石作为标记。 他派人在青石和屋子之间挖了一条宽高约30厘米的沟,沟里洒满石灰,石灰不易消失,方便日后辨认,然后把沟用土填上。从上面看不出任何异常。 为确保万无一失,毒蝎心肠的王洪九又把干活的人都灭了口。 许多年后,人们发现这个大坑时,才知道这里原来有宝贝。而那个盛满宝物的瓷缸早已不翼而飞。

死前想回家看看

1947年,王洪九部经郯城溃败到徐州。国民党大势已去,王洪九开始考虑自己的后路。 1949年,国民党全面撤离徐州。王洪九送走家属后,自己打扮成商人,混过解放军哨卡,前往济南。到济后,又戴上破毡帽,赶着几头黄牛,化装成牛贩,逃到青岛。 罪恶滔天的王洪九就这样背负着累累血债,从青岛几经辗转,败走台湾。 而来到台北的王洪九及其残部,并未受到国民党重用。 坐吃山空。为谋生,有人说王洪九包了二亩地,有人说他开了一家酱油厂。 1957年,王洪九患中风后瘫痪在床,肌肉一块块坏死,于是人们都说他是遭了天谴,等于凌迟处死。 1979年4月,王洪九病死于台北。 而在他死前一年,自感时日不多的王洪九曾想回老家看看。叶落盼归根。 据曾在当时临沂县公安部门工作的一位老人回忆说,王洪九在去世之前曾联系当地政府,对其所为表示忏悔,并意图回老家沙沟崖看一看。 而当地政府给予的答复是:民愤太大,无法保证其安全,不予准许。 叶落终不得归根。王洪九罪恶的一生,岂是一次忏悔所能弥补的了的。


 山东省沂蒙文化研究会 © 2015-2016 All Rights Reserved!任何转载须经本会书面授权

地址:济南市历下区燕子山路2号 邮编:250004  

主编QQ:85739096 qq群:176696276 

鲁ICP备1400815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