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沂蒙英杰

人间万代颂汪洋

时间:2016-1-22 17:51:25  作者:任启光  来源:  查看:671  评论:0

许多生命的图像,在历史的长河里,在时间的消逝中,在渐次的演化进程中,抑或是受现代喧嚣、世俗侵染的影响,早已渐行渐远,漫漶不清,或如飘逝的过眼云烟,了无踪迹。唯有汪洋台——抗日名将汪洋同志的纪念碑,不为沧桑暗淡,不被尘寰淹埋,巍巍然屹立于人们心中,时时生热发光,再现生命的真实;时时驱云拨雾,读懂生命的真谛。那一山一水,一草一木,一沙一石,散发着碧血酿出的芳香,为英灵洒春色,为英灵彰国魂,为英灵挽长歌,为英灵颂长生。伟哉壮哉,英雄浩然气,人天共仰兮!

 

难忘的战斗

今天,是汪洋同志殉难73周年。细雨绵绵的秋日,脚步凝重,心雨沥沥,我沿着洒着烈士鲜血的白杨河滩向莱城区茶叶镇政府走去。行至政府门前300米处,举目前眺,赢水环绕、松柏掩映的汪洋台耸立眼前。我漫步凌云桥,拾级而上,“抗日烈士纪念碑”豁然映入眼帘。无声的泪,无语的话,无言的我,伫立、伫立、久久伫立,脑海起雷霆,眼屏卷云烟,骤缩的时空,携我走进久远的血流漂橹的抗日烽火……

1942年,抗日战争进入相持阶段。由于战争消耗,侵华日军财力、物力、兵力严重不足,为确保华北沦陷区成为其进行长期战争的物资供应地,日伪军残酷地推行了“治安强化”运动,以扫荡为主,实行野蛮的“杀光、烧光、抢光”的“三光”政策,企图扼杀敌后抗日根据地军民的生存条件。泰山地区抗日根据地,地处胶济、津浦铁路的夹角地带,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又兼淄博、新泰、莱芜等地煤碳资源丰富,日本侵略者于1938年就占领了该区所有县城和重要村镇,并广设据点,控制泰安至莱芜、章丘至莱芜、博山至莱芜、新泰至莱芜的公路。整个泰山地区被分割为若干小区块,敌人可以随时进犯和扫荡,形势日趋严峻。对此,中央及时提出“军队地方化”的方针,山东纵队第四旅与泰山军分区合编为鲁中军区第一分区,廖容标任司令员,汪洋任政治委员兼中共泰山地方委员会书记。泰山地委、专署、军分区、战地医院、报社、子弟兵学校等所属机关也一并迁于沟深林密、群众基础好的莱芜茶叶一带,茶叶区成为泰山抗日根据地的中心。期间,日伪军出动重兵,轮番扫荡,仅从九月份开始,短短的137天扫荡达九次之多,动用兵力50000余人。魔掌之下,生灵涂炭。莱北村庄全部被烧光,方园百里,碉堡林立,铁网密布,制造了刘白杨等系列惨案,根据地被日伪军蚕食所剩不足200平方公里。面对凶焰万丈的日伪军,泰山军民没有被吓倒,没有被征服,他们宣传群众、组织群众、武装群众,把狭窄的区域变成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村村、街街、沟沟、坎坎成为埋藏敌人的坟墓,在不足两个月的400余次战斗中,拔掉敌据点40余座,歼敌数千人,缴获大量轻重武器。多次围剿未果的日本强盗,气急败坏,对茶叶区根据地恨之入骨,如饿狼寻食,似兽斗穷凶,处心积虑,寻图报复。

同年10月1日,为了提高党政军干部素质,泰山地委和军分区合署在茶叶镇船厂村举办军队排以上、地方区(县)级干部培训班,受训人员达150余人。军分区十二团团长石新担任教导队队长,汪洋、刘莱夫、赵笃生等党政军领导为教员。因教导队成员系党政军骨干,一旦发生意外,损失不可估量,容不得半点疏忽。所以,授课近半之后,为安全起见,他们兵分三路,分别驻扎在附近几个村庄,一旦有敌情,可互相策应。廖容标司令率主力去淄河流域开辟根据地,在此不多赘述。

10月16日,教导队在船厂村举行结业典礼。这时,地委接到省委关于日军从鲁南调运大批兵力对鲁中进行大扫荡望早作准备的电报;同时,军分区侦察科长刘采芹也得到章丘、博山、莱芜的日军大量集结,有对茶叶区合围的迹象。可谓山雨欲来,黑云压城。但汪洋考虑,还有一个重要会议未开,且时间尚来得及,便决定县以上干部当晚转移到茶叶北部的阁老村开会,其他人员16日在刘白杨村集结,17日一早出发,按照省委指示与东部淄河上游的廖司令会合。

翌日拂晓,刘白杨西山、南山、北山方向连续响起三颗手榴弹的爆炸声——这是他们事先约定的有重大敌情的信号,听到信号,教导队人员、部队指战员及后勤人员很快集结起来。人们循声望去,三面山上的树丛里晃动着日本旗,显然已经被敌人包围,情况十分严重。为了缩小目标、便于穿插、减少伤亡,汪洋决定,兵分三路向东突围,与廖司令汇合。刘莱夫、赵笃生、高启云所率人马几经周旋、拼杀冲出了敌人包围,而汪洋所率人马却陷入敌人设下的伏击圈。

汪洋率一营两个连直奔吉山村,刚到村头,迎面山头枪声大作,十几人应声倒下。汪洋急令一个排阻击敌人,两个排抢占南山制高点。刚到半山腰迎头遭到突然阻击,又有八九个人倒下。经过激烈争夺,汪洋队伍终于占领了这个小山头。汪洋用望远镜环视一周,东、西、北三山上的敌人正步步压来,唯一可突破的是南山方向。汪洋便率部向南冲杀,这时,溃退的敌人又反扑过来,原来,他们背后山上聚集着从莱芜、口镇等地调来的八九百日本兵,他们早就潜伏在这里——狡猾的敌人使用了诱兵之计。至此,我军已无退路。汪洋大声疾呼:“同志们,狭路相逢勇者胜,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一个,精忠报国的时候到了!做千秋鬼雄死亦光荣!冲啊!”率先冲向敌阵。

几番激战,几番拉锯,敌军蝗虫一般,越聚越多,我军逐渐从山头被压至吉山河滩里,双方展开了肉博战,刺刀枪托的撞击声、拳打脚踢的叫骂声响成一片。一营营长赵钧,被十几个鬼子围住,毫无惧色,怒睁圆眼,吼声如雷,连挑五名敌人,身中十几刀,壮烈牺牲;汪洋的警卫员张登,人高马大,自幼习武,练就一身好武艺,他挥舞大刀,左劈右砍,如割瓜切菜,连杀七八个鬼子,鬼子无奈,拉响手雷投了过来。张登见状,推倒汪洋并扑了上去,汪洋得救了,张登英勇牺牲。此时,汪洋所率人马大部分牺牲,剩下不足50人,仍与几十倍于己的敌人绞杀在一起。这时,敌阵后面枪声大作,石新带领教导队150名培训人员杀进重围。原来,战端一开,为了保存这支骨干力量,汪洋命石新带着教导队脱离大队人马绕道曼里岭突围,突围成功后,石新发现吉山河滩上汪洋等人正与敌人厮杀,遂调头增援。已负重伤的汪洋,严厉批评了石新。并决定由自已残存的十几人掩护,命石新再次率教导队向北突围,但已失去天机,几经冲杀,全部阵亡。而汪洋他们,几乎消耗殆尽,鬼子重重包围上来,不再开枪,轮番上前拼刺刀,遍体鳞伤的战士一个个倒下去,一连副连长张刚想作最后努力,背起汪洋,率所剩几人往西南坡冲去,只要冲到西南坡,借助山沟地堰及树丛还有生还希望,但断后的几人相继牺牲。张连长只身一人,把汪洋放在堰跟的一块大石旁,怒吼着挥刀杀向赶来的敌人,鬼子一个个被砍翻,但又有一批敌人扑了上来,他身中数刀倒在血泊里。只剩汪洋一人了,鬼子兵把他围得水泄不通。一个日本翻译说:“这是共军的大官,要抓活的。”面对强敌,汪洋出奇的平静,就是死也不能躺着,他要站起来,但无奈腿受重伤,几经站立未果,便用手把失去知觉的双腿盘起,用力挺身将胸端正,举枪对准自己的太阳穴,随着一声枪响,汪洋的身躯慢慢倒下……高山垂首默哀,赢水卷波抽泣。当廖司令率部解围时,战斗已经结束。河滩上到处是战士们的遗体。鲜血染红了赢河水,战士牺牲的最后一刻尤为壮烈:有的嘴里衔着敌人的耳朵,有的手攥着未烧完的文件,有的抱枪跳进水井……廖司令这位身经百战的钢铁硬汉怀抱鲜血染红全身的汪洋发疯般地摇晃、号啕大哭。消息传到延安,八路军总部在延安为吉山战斗牺牲的烈士开会悼念,周恩来副主席满怀悲痛挥毫为汪洋烈士亲笔题挽:“英雄碧血凝史册,人间万代颂汪洋。”……

 

炯炯目光里

“一片泥涂荒草地,尽是鱼龙故道……沧海桑田何时变,怕桑田未变人先老”,这是古代人对世事巨变的一种宿叹。如刀岁月,可以把社会雕琢得千姿百态,万种气象;如流时间可以把任何生命销蚀殆尽,成为前尘梦影、旧时月色,然而,却无力改变汪洋烈士那气宇轩昂的遗容。每每我迈着沉重的脚步,沿263级台阶拜谒与烈士亭遥相互应的西山上用汉白玉雕成的汪洋塑像时,他的目光总是那么刚毅、睿智、深邃和炯炯有神;不管从哪个方向看去,无论是东、是西、还是南,他的目光一直注视着我。我怦然心动。

是的,英雄的目光分明在告诉我,当死神一步步逼近时,你一定有话要说。你想说什么呢?

也许你要说,你出生在一个殷实家庭,放弃舒适生活,背着父母投奔了革命,转战数年,未曾和家中联系,父母状况,音讯皆无。你打算抗战胜利后,把父母接到身边,报答养育之恩。也许,你要说,那次,你接受了营救战友的任务,想不到狡猾的敌人改变了计划,提前押赴刑场。营救失败,你不甘心,混入人群,看到战友遭受酷刑后的惨状,怒不可遏,将手伸向腰间,战友也同时发现了你,狠狠地用眼光制止了你莽撞行为。这件事,你一直萦绕在心,深为这位战友的牺牲内疚不已;也许,你还要说,这次吉山战斗,你没有成功突围,尤其是那些久经考验的军政骨干力量血染沙场,造成了不可弥补的损失,愧对党和人民对自己的培养,也许……也许你什么也来不及说。佛语说,“心心印心,心心不异”,那震耳欲聋的炮声,那冲天的团团烟火,那彰显人格尊严的一声枪响,早已向父母、向战友、向老区的人民作了最好的诠释,传输了你大爱大义和民族气节。人们读你,懂你,爱你,自1945年以来,前来瞻仰、扫墓者达60万人次,现场报告1000余次。人们虔诚地摄取已逝的云烟,在现实的屏幕上重现你婆娑的身影,播放对你深深的怀念、悠悠的怅惋之情,这种心灵履约、情感系缆将世代传递……

烈士的目光分明告诉我,即便上帝半路将你带走,遥隔两界,你仍满腹牵挂。我知道你牵挂什么。

你一定牵挂生死未卜的父母亲。现在可以告诉你,1950年,你的老父亲跋山涉水来到茶叶镇想把你的骨灰葬于你母亲墓边。老人家看丰碑,走陵园,眼见得茶叶镇人民对你真诚的缅怀、敬仰和爱戴,随之改变主意,他说,“你生为人民生,死为人民死,你和茶叶镇人民心相连,别怪爹心狠,我把你的名字带回去,你就留在这里,看着这里的人,守着这里的山。”说罢,老人家泪水伴着河水和成了一团泥,用颤微微的双手按压在石碑你的名字上,捧着嵌印你名字的泥模返回故里。老人家为你感到骄傲和光荣,你内疚的心可以笑慰了;你一定牵挂着在吉山战斗中分别突围的战友。现在告诉你,按照你的部署,地委副书记刘莱夫、专员赵笃生、宣传部长高启云等带领的地、专机关及警卫连一、二排200余人,为减少目标,兵分几股,借助树木掩护,沿齐长城,转王庄河,越火龙台,在阁老村汇合,顺利突出了敌人包围,他们在以后的革命战争中,立下赫赫战功;你也许牵挂着威震敌胆的刘白杨村民兵联防队长刘俊林。现在也告诉你,因他在吉山战斗中表现出色,战斗一结束便加入了共产党。1944年,也就是你牺牲的第二年,穷途末路的日寇作困兽之斗,4月6日拂晓,400名鬼子趁漫天大雾偷袭刘白杨村。为了吸引敌人,为主力部队转移争取时间,刘俊林带领4个联防民兵边打边退,把大批日军吸引到易守难攻的火龙台。因为火龙台是民兵训练地,藏有足够的手榴弹和地雷。敌人死亡无数,直到下午一点,日军仍龟缩在山下。恼羞成怒的鬼子纵火烧山,五位勇士被熊熊大火困住,敌人顺着火势冲上山头,刘俊林等人誓死不降,他们扔完最后一颗手榴弹,纵身崖下,书写了一曲茶叶版的“狼牙山五壮士”,为纪念英雄,泰山军分区和莱北县委将火龙台改为“俊林山”;你应该还记得吉山战斗时,吉山村儿童团团长李隆春吧。吉山战斗后,在掩埋你和263名烈士遗体时,他发誓要宣传和守护你一辈子。为了这个承诺,建国后,他辞职还乡,担任村党支部书记,带领村民战天斗地,治山治水,改变本村面貌,义务当起吉山战斗讲解员,一个悲壮故事,他讲述了60年,一个庄严的承诺,使你的生命彪炳历史,无限延绵……

烈士的目光分明在告诉我,你一定盯视着高高飘扬在铁流前头的那面红旗;盯视着前赴后继、冲锋陷阵的战友们的脚步;盯视着在广袤的中国大地上拔掉的一面面日本“膏药”旗;盯视着双手沾满中国人民鲜血的日本战犯在美国战列舰“密苏里号”上签署投降书;盯视着人民解放军历经四年解放战争,28声礼炮换了人间,中华人民共和国昂然屹立在世界东方;盯视着共和国掀起的波澜壮阔的社会主义建设高潮;盯视着改革开放、新时代迈向新未来,举国上下共筑中国复兴梦。是的,你盯视祖国的一切。你曾为我国摘掉贫油的帽子欢呼,也曾为“两弹一星”升空掉泪,你为巨坝出高峡、长桥卧清波胸怀激荡,也为香港、澳门的回归欢欣鼓舞……

烈士的目光还分明告诉我,你也许担心过,担心人们在太平年里“醉太平”,害怕革命先烈用鲜血染红的江山改变颜色;也许,你更多的是处变不惊,相信党的坚强领导,相信共和国的力量,相信烈士的鲜血不会白流,相信“世有公议,天道好还”。是的,天理昭彰,邪不压正,善有善报,恶有恶报,那些忘掉“两个务必”、违背人民利益、背叛党的最高信仰和理想的人迟早会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不是吗?你听,华夏大地反腐号角响彻云空,“老虎苍蝇一齐打”的声浪席卷全国,贪赃枉法的百名部级高官落马,数以万计的苍蝇蚊虫被绳之以法。是呵,共和国这棵参天大树是共产党的基因和烈士的血脉孕育而成,岂能被几个毛毛虫所吞噬?你的目光告诉我,你关注共和国的所有变迁,心系它的成长壮大;你的目光告诉我,你始终不渝地守望着这方静土,快乐着共和国的快乐,伤痛着共和国的伤痛,坐望共和国披荆斩棘,势不可挡,走向未来;你的目光还告诉我,你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你大义永在,魂之长存。

 

共筑中国梦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白昼里,对烈士的怀念和追思未曾遣散,夜来便做起了神奇的梦。梦域之广,梦境之奇,前所未有。我梦见了不曾谋面但又谋过面的众多人物。他们有高呼“我中国欲独立,不可不革命;我中国欲与世界列强并雄,不可不革命”年仅25岁的清末资产阶级革命派邹容慷慨就义;有预言“试看将来的环球,必是赤旗的世界”,我国第一个传播马克思主义者、中国共产党创始人之一的李大钊;有大声疾呼“朋友们,兄弟们,救救母亲啊,母亲快要死了”,创造贑东北苏区和中国工农红军第十军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方志敏;还有狼牙山五壮士、集体投江的8名巾帼英雄等等。他们簇拥着我,我携手于他们,来到汪洋塑像前,心情格外凝重。是啊,自鸦片战争以来,实现民族独立,是代代先人的梦想。这梦做的好长,一做就是百年。百年竖独立之旗,百年撞自由之钟,百年呐喊,百年觉醒,百年浴血,百年抗争。这是一首用时间、用苦痛、用睿智、用鲜血书写在共和国发展史上的辉煌之歌;是一条从混沌到清醒、从盲干到理智、从失败到胜利的荆棘载途。百年来,折多少旗,毁多少钟,死多少人,流多少血,无从算起。仅长达8年的抗日战争,军民竟伤亡3500万人,8年间,茶叶区民兵先后组织了东榆林、茶叶、埠口、温峪、火龙台、珍映被服厂等60余场战斗,出现了誉满国内外的全国民兵战斗英雄、爆炸大王李念林,狼牙山式的勇士刘俊林,锄奸英雄张崇山,兵器专家宋氏三兄弟等英雄人物,民兵烈士608人;鲁中军区第二医院设在刘白杨村,该村“家家是医院,户户是病房”。三年多时间里,日伪军多次围剿,都是在人民群众的掩护之下化险为夷。刘俊青等32名村民,拒不说出战地医院伤员隐藏地惨遭杀害,仅为保卫战地医院一项,全村共有63人献出了宝贵生命……

奥斯特洛夫斯基说过:“人最美好的,就是在你停止生存时,也还能以你创造的一切为人民服务。”

的确,烈士虽去,但留下的“创造的一切”却为人师表,光照天日,恒久致远,成为代代后人学习的楷模。机枪手李念臣,因射击优秀,吉山战斗后,廖司令把他调进军分区警卫连。在以后的抗日战争中,李念臣不忘汪洋牺牲前“作千秋鬼雄死亦光荣”的豪言,冲锋陷阵,英勇杀敌,屡建奇功;在解放战争中,几乎打遍全中国,参加了鲁南、莱芜、孟良崮、济南、上海、徐州等上百次战役;赴朝参加了五次战役和上甘岭战斗。在战斗中成长的李念臣荣立三等功三次,二等功三次,荣获和平万岁奖章、独立自由勋章、解放勋章及抗日战争60周年奖章各一枚。建国后,李念臣返乡探亲,行装未放,便来到汪洋塑像前,手捧勋章,深深鞠了一躬,热泪盈眶,喉头哽咽说:“老首长,我来看你了,我们胜利了……”

电视剧《三国演义》片尾歌唱道:“湮没了荒芜古道,荒芜了烽火边城,岁月啊,你带不走那一串串熟悉的姓名。”是啊,先烈们个个倒下了,却用殷殷鲜血点燃起永不熄灭的火炬,百年来,这一束束火炬,照亮人们的心坎,滋润人们的心田,涌动人们的心潮,鼓舞人们的心劲,指引人们披风斩浪、勇往直前,完成了一个个阶段的历史壮航。茶叶镇历届党委政府,和着全国人民的脚步,秉承革命先烈遗志,发扬战争年代牺牲精神,率领人民发奋图强,创造了一个个人间奇迹。他们历经蜕变之苦,破茧之痛,承载着蕴珠于蚌的种种坎坷,公而忘私,国而忘家,利不苟就,唯义所在;他们紧扼命运咽喉,上下同德,戮力齐心,战天斗地,治山治水,用生命彩笔描绘社会主义新图景;他们如冲锋陷阵的勇士,跃向改革开放的前沿,不陶醉昔日创下的辉煌,不回避昨日留下的遗憾,踏着新鼓点,迈向新时代;更有新一届党政班子,牢记“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的名言,千头万绪抓根本,饮水思源不忘根,食肴饮浆当想革命先烈,锦衣高楼不忘复兴中国图强之梦。他们兴经济先筑思想堤坝,实仓廪率先充足正能量,打造为官清正,为民勤劳氛围,高举烈士旗帜,不忘革命理想,在追梦路上,奋力鼓扬新的风帆……

我站在汪洋塑像前,举目仰望,烈士背后深邃无极的太空上,群星璀灿,光焰灼灼。按照现代人的说法,星体是除太阳和月亮外,用肉眼和望远镜能够看到的发光天体。古代天文家按照物理性质和运动状态进行了卓有成效、神秘而有趣的研究,更有人以星象推算吉凶的方术占卜世象,使星空更加充满迷幻色彩。1928年国际天文联合会规定,全部天空共分为88星宿;我国古代将星空分为三垣和28宿。而在我的星空上,烈士们都是“月卿临幕府,星使出词曹”的宣威四方的星使。他们下凡为人民传输革命,杀身成仁,重返天庭。《论语·泰伯》说:“士不可不弘毅,任重而道远。”我想,只要我们不忘心中的星使,把星使生命的力、生命的智、生命的美、生命的根传承弘毅下去,即便山重水复路漫漫,也必定成就中国复兴伟大之梦想。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秦德纯--站在抗日战争爆发点上的沂蒙人

 山东省沂蒙文化研究会 © 2015-2016 All Rights Reserved!任何转载须经本会书面授权

地址:济南市历下区燕子山路2号 邮编:250004  

主编QQ:85739096 qq群:176696276 

鲁ICP备1400815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