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沂蒙文学

军旅记忆:我的同行郝勤奋

时间:2017-3-2 14:30:42  作者:高辉礼  来源:  查看:510  评论:0
 郝勤奋,是我从前的同行,同属新闻战线上一小员。我俩“同居”多年,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日久天长也就不免生出点小感情。因此,至今时常还有点小思念。
  我俩相识是在20多年前的一天,奉师政治部主任之命,说是为加强新闻报道工作,壮大新闻报道骨干力量,特从中原部队挖到一名大笔杆子,号称“名记”,让我带两名报道员速到火车站迎接。在去车站的路上我还想,这位“郝名记”一定长得英俊、威武又帅气。按接头暗号见面后,让我们前往迎接的仨同志共同产生了不小的小失望。用两位报道员夸我的话说:“老郝长得绝对比你还难看。”要不是事先知道他芳龄36岁,我绝对把他当成63岁的老大爷了。
  初识郝勤奋,让我那是相当的失望,说心里话还有点没瞧起。郝勤奋,人长得虽然困难点,但在日后的同吃、同住、同劳动中,经深入了解他的成长进步史后,使我才产生了不小的小敬佩。郝勤奋人如其名,那是相当的勤奋。
  初入新闻门
  土生土长于沂蒙山区的郝勤奋,从小唱着“人人那个都说哎沂蒙山好……”长大。虽说是长在红旗下,但却生活在苦水里,同龄人吃过的苦他都吃过,同龄人没吃过的苦他也吃了不少。在离开家之前,农村的冬天再冷他从没穿过棉鞋、内衣,睡觉没铺过褥子,在上初中之前一年春、夏、秋三季就没穿过鞋,到了冬天穿的鞋不过也就是双草鞋而已。
  高中没毕业,学校经常停课闹“革命”,他就响应祖国的召唤,胸怀保卫祖国的远大理想应征入伍当了兵。正如入伍通知书上所说:“郝勤奋同志,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无限忠于毛主席,无限忠于毛泽东思想,无限忠于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积极响应以毛主席为首的无产阶级司令部的号召,以实际行动保卫毛主席,保卫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保卫社会主义祖国,这是很光荣的。”其实,郝勤奋当兵用他后来的话说,现实目的是吃顿饱饭,远大理想是改变祖祖辈辈当农民的穷命运。
  郝勤奋,勤奋好学,在新兵连就经常有“革命战士是块砖,东西南北任党安,放在粪坑不怕臭,放在高楼也不牛”、“革命战士一声喊,能叫敌人吓破胆”、“枪杆子笔杆子,保卫红色江山要靠革命的‘二杆子’”等大作在连队黑板报上发表。新兵连结束后,他的确做到了“革命战士是块砖”,服从组织分配来到了部队驻大别山区某英雄连队当了一名工程兵,既没扛上枪杆子也没拿起笔杆子,却扛起了老愚公挖山用的锹杆子,整天与锹头、镐头、石头打起了交道。用他的话说:“天天虽吃窝窝头,革命理想记心头,上山扛起革命的小镐头,进山搬的是革命大石头,困难面前不低头,‘二郎山’(他所在的连队,当年修川藏公路打通二郎山功绩显著,被国防部授予‘劈山开路先锋连’荣誉称号。当时流传甚广的歌曲《歌唱二郎山》,就是他们连的连歌。)精神记心头。”
  郝勤奋在如此艰苦环境条件下,一干就是两年多,英雄连队的革命精神武装了头脑,勤奋好学的好习惯他始终没有丢。这年,正逢《毛泽东选集》第五卷胜利出版发行,全军掀起学习“红宝书”的革命热潮。他学习《毛选》那是相当的刻苦,再加上年轻记忆力强,可说是倒背如流。郝勤奋刻苦学习《毛选》的事迹被前来采访的师报道员发现后,笔下生花写了篇人物专访,经军区小报一报道,他一下就成了军区的小名人,被军区评为“学习《毛泽东选集》积极分子”。部队党委把他列入干部提拔对象,可在查体时却发现肚子里长了个不该长的坏东西,干部没提成肚子却被医生割了一刀,住了好长时间的院。
  出院后,郝勤奋情绪相当地低落。“一年团,二年党,三年提拔当排长”的伟大理想难以实现了,弹指一算3年服役期满,已是超期服役的老兵了。还得面对现实,学点挣饭吃的真本事吧。
  思来想去,自己以前的成长进步,除个人努力外,多亏师报道员笔下生花写的那篇文章起了关键作用。在这方面自己也有点小特长,何不发挥发挥。从此,郝勤奋就成了连队的有心人,谁做了好事,连队有了成绩,出了什么新鲜事他都写成小故事、小简讯什么的向报社寄。那时候什么“狗咬人不叫新闻,人咬狗才是新闻”啊、“五个W”啊,他是一概不懂。不到半年稿子写了近百篇,邮票用了不老少,铅字一个也没变成。
  一年一度的老兵退伍工作开始了,心灰意冷的郝勤奋正全心全意地准备光荣退伍的事。一天,连部通信员挥舞着一张军区小报边跑边喊:“郝班长,郝班长,你写的,咱连超额完成施工任务的事迹上报了。”郝勤奋看到自己辛勤的劳动,终于在报上结出了烟盒那么大的小成果,比当年被军区评上先进上台领奖时的心情还激动,两行热泪那是相当的盈眶啊。
  郝勤奋的大作见报后,团政治处发现了这位小人才,如获至宝,从速选拔到机关报道组当了报道员。从此开始了爬方格子的神圣使命,由此也改变了他人生的命运。
  漫漫爬格路
  爬格难,爬格难,难于上青天,这是郝勤奋走上新闻工作战线后的感慨。从连队调到机关,从山沟搬进城市,对郝勤奋来说就如刘姥姥进了大观园,看啥都新鲜,干啥都有劲,做啥都不愁。可是写稿子让他吃了不少的小苦头。
  刚进报道组,新闻干事、老报道员都是他的老师,虚心向他们学习,白天采访晚上写,干通宵那是家常便饭,什么通讯啊、消息啦、专访的写了多少他自己也说不清。他始终牢记老报道员们的名言:“中不中,向外涌,涌多了就成功。”
  初学写作,郝勤奋也有写不下去就撕稿纸的坏习惯,而且还由此养成了吃稿纸的嗜好。一次,他白天采访构思好了一篇稿子,吃过晚饭就开始写,写了个开头再也写不下去了,写到半夜稿纸撕了一大堆,稿子就是没写成。如是,他就停下笔把成堆的废稿纸一张一张地放到嘴里嚼并从中品味着写稿子的滋味,最后再把它咽到肚子里。一堆废稿纸吃完了,写稿子的灵感也突然上来了。从此,郝勤奋就暗下决心,只要稿子写不好,撕碎的稿纸再多,味道再难吃也都把它咽到肚子里。吃稿纸的嗜好就是由此养成的。
  为了能上报,遇上刮大风下大雨飘大雪的坏天气,他就怀揣写好的稿子向报社跑,由此人们都说:郝勤奋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别人刮风下雨向家跑,他郝勤奋越是孬天越向外窜啊。谁人能知他是以此来感动编辑们好用他的稿子啊,可报社的老编们丝毫没有同情弱者的心,郝勤奋跑了无数趟就是连豆腐块大小的稿子也没给用一篇。同行们说他不是写稿子的那块料,以前上的那块“烟盒”纯属瞎猫碰了个死耗子。为此,他自己也深感内疚,就连吃饭都自觉无脸去食堂,整天躲在宿舍里啃干馍。新年度老兵复退工作又快开始了,郝勤奋因新闻报道成绩不够显著,只好回连队等退伍了。老天不绝有志人,就在这节骨眼上,多家报社的编辑们开了恩,一气为他发表了10多篇大小不等的新闻稿,这相当于当时全团一年的上稿量。政治处主任乐开了花,郝勤奋自然也就继续留队穿上了4个兜的志愿兵服。
  组织为他改变了不再回老家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光荣使命。对此,郝勤奋那是相当地感激,决心用实际行动报答组织上的恩情,由此激发起的革命干劲那是相当地冲天。为写一篇反映通信兵顶风冒雪抢修线路的稿子,他一人冒着暴风雪步行40多里山路深入连队采访,掉入雪山沟险些送了命,多亏村民相救才得以脱险。所写的新闻通讯《银线护士》在《解放军报》上发表,还被评为年度好新闻奖。
  这年春节,部队领导带上好吃的、好玩的、好用的下连慰问基层官兵,他就写了篇《首长新兵连里过新年》的小新闻,那时又没有传真更谈不上什么互联网了,为求时效性,只好借请假回家过春节的机会改道去了北京,送下稿子急忙赶着回家过年。谁想火车没赶上汽车也已停运,旅馆、饭店也都关了门。他也就只好在火车站与流浪儿们过了个终生难忘的除夕夜。年虽然没过好,可这篇稿子在军报发表后还在多家报纸的显著位置作了转载,还被评上了好新闻。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经过几年的打拼,郝勤奋在师、军乃至军区同行们中成了小有名气的小“名记”。
  “名记”趣事
  郝勤奋不但稿子写得好,处事能力那也是相当地老道。办啥事都是三思而后行,想办的事基本都能办成。
  一次,政治部主任让我们俩陪他到军区所在地办事,晚上就住在军区机关招待所。正巧赶上机关小礼堂为军区首长放电影。所放电影我们听说过没看过,都十分想看但苦于没法入场。这时郝勤奋胸有成竹地对主任和我说:“走,咱们也看电影去。”主任怀疑地问:“咋去看啊?”“您甭管,只要您左手夹上个公文包紧跟在我的左边,让小高拿上您的水杯紧跟在我的右边,您当领导的放下架子,给我当一回秘书,看我是怎样装大首长的。”郝勤奋很有把握地说。我说:“能行吗?”“没问题,大不了咱们再回来啊,又不是违法乱纪的事。”政治部主任是个没架子的人,也就同意了郝勤奋的高见。
  郝勤奋虽然是个志愿兵,但穿的衣服与首长们的是一样的,都是4个兜的干部服,那时还没实行军衔制,官大官小谁也分不清,相互间如果不认识就看谁派头大,气质高,年龄大,别人就会认为你是大首长。郝勤奋虽然长得没多大派头,更谈不上气质,但天生老成。由此还经常闹些小误会,每次下部队,他从来不敢提前下车或与一同前往的首长靠得太近,否则,人家就会把他当成最大的首长来迎接。
  有次,郝勤奋去军区机关办事,那时部队刚刚换发了新式服装,是那种小翻领的小西服。穿西服扎领带这可能是郝勤奋大姑娘出嫁头一次,难免出点小差错,他把领带系在脖子上,余下的不放在衣内却放在西服外,把领带当成了红领巾。经过大门口时,门卫给他打了个敬礼并示意让他整一下军容,郝勤奋还认为他不是本机关人员不让进呢,便目不斜视,雄赳赳气昂昂地向里走。门卫一时着急连喊了几声:“哎——哎——”听到喊声,郝勤奋回过头来对门卫训斥道:“哎——哎——哎什么?对首长就这么个态度啊?”蒙得门卫一愣一愣地两手垂立没敢吱声。
  有了大首长的先天条件,又有装首长或被误认为是首长的经验,我们一行3人也就顺利地接受了礼堂门卫的敬礼,享受了一次大首长的待遇,看了一场免费的内部电影。
  尾 声
  郝勤奋最高服役期已满,当年的小郝变成了名副其实的老郝了,由于条条框框的限制,郝勤奋必须得转业了。提前半年他就着手准备工作,把多年来的见报稿件、获奖证书剪贴成本。
  抱着厚厚的剪贴本,在省城逐家新闻单位进行自我推荐,得到的答复基本一致:成绩显著,人才难得,可惜年龄偏大,恕不接收。跑到最后一家得到同样的答复后,郝勤奋愠怒地说了句:“我儿子年龄小,小学还没毕业,你们要吗?”便走出了省城,回到了养育他多年的沂蒙老家。
  带着转业手续和厚厚的剪报本走进了当地复转军人安置部门,并请求根据他的特长安排合适的工作。安置部门不愧为复转军人的“娘家”,认真负责地将郝勤奋推荐给了市委宣传部。宣传部的领导一看是个人才,决定接收。就要办手续了,市委办公室不知怎么得到了消息,听说复转军人中来了位“笔杆子”,便抢先一步把人给抢走了。就这样郝勤奋他乡无知己,故乡却成了香饽饽。
  多年后,又遇郝勤奋,看年龄还是63岁那个样。但过去的假首长如今可成了真首长,当上了市委宣传部的“一把手”,成了市委核心人物中的一员。真秘书夹着文件包,真司机端着水杯,左膀右臂不离寸步。
  但是,我细观察,真首长与假首长的派头还是有一定差别的。

 山东省沂蒙文化研究会 © 2015-2016 All Rights Reserved!任何转载须经本会书面授权

地址:济南市历下区燕子山路2号 邮编:250004  

主编QQ:85739096 qq群:176696276 

鲁ICP备1400815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