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沂蒙文学
  •  2015-1-30 14:32:47  点击:707  评论:0

    桃花涧

    粉红色的桃花,掩映着马陵山下的一条小河,这就是桃花涧。桃花涧,是河名,但又是村名。那沿河而居的三四百户人家,虽说都是桃花涧的子孙,但却分属着两个省。那河南的是江苏的地盘。这河北的,不用说便是我们山东的属地了。那省界便是门前这条两步就能过去的小河。一条小河,分为两省,赵、钱、孙、李... 阅读全文>>
  •  2014-7-3 9:05:43  点击:1107  评论:0

    白云也难比拟的圣洁

    战争本乃雄性之舞台。生死场上,幸存者辄会落下金疤暗伤,这或因白刃劈剌,或因子弹洞穿,或因弹擦损。然做军鞋竟会在诸多沂蒙巾的柔肌滑骨疤痕,实为亘古罕见。昔年子弟兵追南逐北昼奔夜袭,悉凭铁军,鞋需求之多,远远超过沂蒙根据地妁女之负掩。椒军鞋经打布壳、纳鞋底、绱鞋帮多道工序,沂蒙姐妹上... 阅读全文>>
  •  2014-7-3 8:52:08  点击:901  评论:0

    沂蒙匪事之邳州女悍匪赵嬷嬷

    土匪,是中国古老历史之树上结出的一颗硕大的毒瘤。落笔写近代沂蒙匪事,我知道不能仅仅用墨水,而应该溶入那众多无辜百姓的漓漓血滴。民国初叶,军阀混战,世事纷纭,群凶猬起,匪患遍及中国,沂蒙尤甚。多年来,我对沂蒙匪事颇有了解,但始终缺乏勇气用文字作解剖刀将这历史之树上的毒瘤剖开。我不愿... 阅读全文>>
  •  2014-7-3 8:43:29  点击:936  评论:0

    李存葆:沂蒙山人给我最大的影响

     沂蒙山人特别具有社会良知,我写过一个专访《70年代青年》,就是写这些沂蒙山人的品质,这都给我很大触动,我想一个作家应该有自己的社会良知。  在中国不管哪个作家,他不了解人民想成为一个大的作家是不可能的,不管写散文、小说还是报告文学,沂蒙山人给我最大的影响就是做人多少要有良知。李... 阅读全文>>
  •  2014-6-22 23:35:24  点击:712  评论:0

    著名文学家颜之推

    原籍临沂的北齐著名文学家颜之推,在经学、史学、文字学和音韵学等方面都有一定造诣。《颜氏家训》是他的传世名著,全书有教子、治学、勉学、风操、养生共20篇,多是质朴的散文,事例生动,论述精到。《家训》虽系作者为教诲自己的子孙而作,但远远超出了一般“家训”的范围。它涉及面较广,内容相当... 阅读全文>>
  •  2014-6-22 23:27:52  点击:796  评论:0

    北周诗人、书法家王褒:以北曲唱南音

    祖籍临沂的王褒,曾祖父是南朝齐文学家王俭,姑父是南朝梁文学家、书法家萧子云。他自幼博览史籍,并向萧子云学习书法,7岁时就能著撰文辞,草书也写得很好;20岁考中秀才,曾任秘书郎、太子陪读;梁武帝萧衍非常喜欢他的才艺,将自己的侄女嫁给了他,并封为南昌县侯;历任秘书丞、宣城王文学、安城... 阅读全文>>
  •  2014-6-17 9:11:50  点击:914  评论:0

    临沂赋(高明)

    临沂即古之启阳,因濒临沂水而名之。族继伏羲东夷,地乃海岱腹心,城若龟驮凤凰。历来南船北马之咽喉,为兵防綦重。   沂源其势左环渺渺黄海,右拥鲁之国都,北枕齐之长城,南襟楚之水地。融吴越之文化,得燕赵之精华。仁浸乡风,爱润民情,民风淳朴,崇文尚武。商工咸至,舟车通崮。纳三山之惠风,... 阅读全文>>
  • 藏之牛
     2014-6-17 9:09:20  点击:724  评论:0

    藏之牛

    或许从对动物的驯化、家庭饲养开始,牛的地位就一直为人们所重视。人们对牛的倚重,除了它在生产生活中的重要作用外,更乐于称道的是它有着勤劳、憨直、只知奉献不知索取的优良品格,可以说人们对牛的称赞从来就不吝惜溢美之辞,如鲁迅诗句“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就很典型,至于那个牛郎织... 阅读全文>>
  •  2014-6-15 23:12:47  点击:615  评论:0

    《金瓶梅》与兰陵文化

    《金瓶梅》与兰陵文化,分而析之,这一课题实际是由《金瓶梅》与文化构成的学术探索空间。《金瓶梅》是中国第一部由文人独创的以市井人物与世俗风情为描写中心的长篇小说。它的诞生,标志着诸如《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等小说取材于历史故事与神话传说而集体整理加工式小说创作模式的终结... 阅读全文>>
  •  2014-6-14 23:30:16  点击:790  评论:0

    又到春节 全球共相欢(散文)

      剪纸作者:任平  季节推开腊月的大门,春节就像一位婀娜多姿的古典女子,插一枝大红的灯绒花,迎着飘舞的瑞雪,走进五谷丰登的农历和乡村古老纯朴的风俗,在庄稼人的心坎上做窝筑巢。闪光的镐头和弯把犁,大汗淋漓的农事,躲在粉刷一新的墙角憩息。裸露金黄牙齿的玉米棒、鲜红的辣椒串和粗犷沙哑... 阅读全文>>

 山东省沂蒙文化研究会 © 2015-2016 All Rights Reserved!任何转载须经本会书面授权

地址:济南市历下区燕子山路2号 邮编:250004  

主编QQ:85739096 qq群:176696276 

鲁ICP备14008153号-1